2017年2月28日 星期二

不安



開學前一週,想去IKEA買些櫃子,要把家裡收得更整齊些。很不喜歡出門的妹妹,很勉強地答應了。

到了午餐的時候,媽媽跟姊姊去點餐,我跟妹妹找位子,找到一張靠近邊邊的桌子。我想購物袋放在旁邊短牆之外,清潔阿姨來制止,說這裡不能放。我看,明明空空蕩蕩不放,要擠在座位這邊,實在太奇怪了。於是我就問為什麼?她是說上面的鐵門會關下來,怕壓到下面的東西。


我說,你們現在不會關門吧?
她說,不一定,怕有可能發生。

妹妹問為什麼?我說阿姨說上面可能有鐵門會關下來。
聽完,她就開始哭了,她說那很恐怖,不要坐那裡。我說不會打到也沒用。總之就愈哭愈大聲。

接著清潔阿姨經過。我就跟她講,你把我小孩弄哭了。她想解釋公司交代、怕我們危險。我又重複一次,我沒有怪你,也不管是誰交代你要這樣講,但是你講完,她就哭了。

還好媽媽回來,轉移一些焦點。妹妹勉為其難地吃了午餐。

我想到我小時候,可能也是小一的時候。我們全家去台北一間父親朋友開的餐廳吃飯。其實我是很不想去那裡,看什麼朋友,我又不認識。終於,小姐倒茶的時候,滴到了我的手。因為燙手,立刻縮回。後來又滴到一次,這次我就大哭。我記得,其實跟第一次一樣痛,但是我就放任哭了出來。

現在想想,妹妹才不是因為那什麼鐵門要關下來而哭。應該是她勉為其難來這個吵雜的地方,又沒有地方可以安心坐下來。清潔阿姨的話,剛好讓她找到情緒的出口。

於是,我趁裝咖啡的時候,找到那位清潔阿姨,跟她講說,不好意思,小孩子很緊張,我也不好意思說那些話,然後就問她這咖啡機怎麼按啊~~我當然是會操作,這是轉移話題,讓自己有台階下。

我睡前也把這段跟妹妹講。免得阿姨害怕我們會去告訴他們主管,害她被罵,甚至被扣錢。她也不是故意要嚇我們的。

哎~~~以前那位倒水的小姐,是當場被老闆罵說,怎麼這麼不小心。後來有沒有被扣錢,就不得而知。(說不定被開除,離開這打工餐廳,然後展開她人生事業的大氣魄之路。有哪個女老闆回憶說感謝那個大哭的小孩嗎?)

2017年2月27日 星期一

專一與多才多藝



《棉花糖大姐的話》

善化糖廠裡有賣棉花糖的攤位,那攤位是我見過最乾淨的。不鏽鋼的製作機器,擦到光亮。不像其他棉花糖攤販,多少會有一些前一天,甚至是更早的棉花。

我發現她一個人要顧四攤,棉花糖之外,還有烤花枝、烤鳥蛋之類的。等待的時候,我說:
『大姐,你是我看過最乾淨棉花糖了,沒看過這麼乾淨的,還發亮咧!小d寶,妳看阿姨的機器有沒有好乾淨?』女兒點點頭。


然後我繼續說:『你一個人要顧這麼多攤喔!真是厲害、也很辛苦。』
她回答說:『啊!就是一種做不好,才做這麼多樣。如果一種就賣得好,賣一種就夠了啊!』

對,我想起了某家機種超多的手機公司,也許我的學術生涯也遇到類似的困境。

2017年2月25日 星期六

出口



人會用發脾氣來宣洩情緒。

姊姊上禮拜有天回家看到弟弟有了新的軌道,就一直念,說不該再給他玩具,不然遊戲室又亂七八糟。跟她講說玩具室亂掉,會帶弟弟收,不會找她來。她還是一直氣,要睡覺時還這樣。


我就小聲跟媽媽說,大概是在學校跟什麼人吵架吧!生那個鐵軌的氣,沒道理這麼久。果然,在她們母女睡前的甜蜜小時光裡,姊姊就說跟誰有什麼衝突等等。

上禮拜五晚上入睡前,換弟弟生氣。他氣我忘了拿他的小貓咪枕頭。喔!~立刻幫他拿上來。他還是繼續念,什麼最討厭爸爸、還要離家出走不要回來(不知道哪邊學的)等等話都說出來。我就想,枕頭都拿來了,應該不是因為枕頭。唸了一堆之後,就抱著我哭哭,說他明天(禮拜六要補上課)不要上學。安撫了一陣子,終於想睡了。

那些表面上生氣的點,只是他們的出口,真正的原因在其他地方。還有,他們(就跟許多大人一樣)會找最安全的人來發洩。有些人是找物品,例如打枕頭。姊姊是發在弟弟上,因為弟弟小,而且一下子就忘記了。弟弟是發在爸爸身上,因為爸爸不會跟他計較。換句話說,我們要有耐心地誘導他們講出真正的不滿之處。還要一次又一次地跟他們講,不要這樣發脾氣。也有可能這是跟我們(或其他大人)學來的,我要自己問自己:我有把脾氣發在弱勢者身上嗎?

我們不是常常會看到許多『奧客』影片嗎? 許多最基層的店員,時常是顧客發洩的對象。因為他們最弱勢、最不能反抗。

另外,為什麼我好像很有耐心地看他們發脾氣,找出發脾氣的原因?不是我特別有耐心。那是因為我心情還不錯,不會直接跟他們情緒對沖。我們說,父母教養小孩,要以身作則。這有兩點,第一、行為表現在小孩身上,要自我檢討。第二、自己修養精進,維持健康心情穩定,才不會一不小心就跟小孩子情緒對沖,沒完沒了。

刊登在五月號的
女科技人的美麗心世界

2017年2月24日 星期五

無知的勝利


近日有好多文章稱讚AI,說人類快要被機器人取代。對於機器人的恐懼,似乎到了世界末日的哀嚎。

不過,說來有些弔詭,人工智慧(AI,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的深藍可以戰勝西洋象棋棋王、華生電腦可以贏得機智問答冠軍、2016年Alpha Go還成為圍棋棋王。即便如此,卻通過不了「圖形辨識」測驗。人類之所以能在圖形辨識上戰勝AI,是因為人類的「無知」。我們因為對於自身如何辨識圖形的無知,而無法寫成程式教導AI。

之所以AI在這方面不如人類,乃因為人類對自身的無知。

反過來說,如果人類了解自身是如何辨識圖形的,就可以發展出可以辨識圖形的 AI。各個網站的測驗,就要改成其他方式了。

這裏還有個缺口,如果我們掌握自身學習的秘密,知道人類是怎麼學習的,也許可以教導AI如何學習,讓AI自身學習,說不定他在人類了解如何辨識圖形之前,就學習到如何辨識圖形了。因此,人類對AI還掌握有優勢的原因,是來自於對自身如何學習的「無知」。

保持人類的無知,也許是不被機器人淘汰的關鍵。

難怪老子要人『無知無欲』(機器人也會跟著『無欲無知』),那是很高的境界。他早已預知未來世界,在兩三千年前,就已經提出警訊,目的說不定是要防止機器人的反叛啊!

2017年2月7日 星期二

名店


投宿的旅館說是在上野,其實比較接近根津,那是所謂江戶的下町。《神劍》迷也許會注意到,劍心一出場,就是在明治十一年的下町,旅遊書上會用江戶老街來形容這個地區。既然是老江戶,就會有老食堂。

上網一查,有人在部落格推薦這家烏龍麵店。其實我們每天都經過,引人注目的是隔壁的付費老人安養中心,這家店沒那麼亮眼,也不知道這麼有名。離開的前一晚,說晚餐在這裡吃好了。店員說要等到八點半。那預約明天中午呢?對不起,中午要現場排隊。要離開日本的那天早上,逛完根津神社之後,就回來這家名店。




我們排第五順位。店家還很貼心地準備毯子,給在冷風中排隊的人們。開店前十分鐘,店員開始找客人點菜。我看別人這裏翻,那裡點。我們點了四分烏龍麵,兩冷兩熱,有粗有細。

這是這回旅行的最後一餐。出來時,還發現長長的隊伍。

PS. 關於下町,有注意到文豪之街,有看到神谷家,但是沒看到神谷活心流道場。

2015 二月

2017年2月3日 星期五

《雪》- 發現問題


一般在談教育,就會說,除了知識之外,我們還要培養解決問題的能力。解決問題是很好,可是也要先發現問題。一但沒人提問,這世界一樣太平。

在東京下雪的早上,姊姊跟我先出去逛了一圈。一邊走一邊看下雪。姊姊就會問,為什麼天上下雪,地上卻沒有雪。我就說,不知道耶~妳覺得呢?我們再走一下,看看哪裡有積雪。


果然,有些地上有積雪,有些地上就沒有。然後,看到了地上這場景:有兩塊四方的雪,跟兩塊圓圓的雪。她也發現了,叫我看看,問我為什麼這樣。我說,喔~~妳看那兩塊是什麼東西啊?繼續走,會不會看到像這樣的地方,有些積雪,有些沒有積雪?

不過,姊姊是發現了不一樣的地方。但是她對下雪本身比較有興趣,畢竟是人生第一回體驗下雪。


PS. 2015年二月,小朋友到日本的心願之一,就是要看到雪。終於在離開日本的前一天,東京下起雪來。大概從七點下到中午,然後就變成雨。即使如此,也夠小朋友們玩個過癮。

小朋友在路邊就玩起雪來,還是我一直勸他們說,前面有更大的公園,可以讓妳們玩得更開心。玩得最盡興的是最小的DoDo,他鞋子早就溼透了,褲腳也濕了,可是就繼續踩雪、踩水。連第二天的殘雪也不放過。



小雲門的飛飛馬


姊姊四歲的時候,喜歡跳舞,我們幫她報名了小雲門的體驗班。體驗之後,她決定要去小雲門跳舞。剛開始的時候,姊姊是嫌制服很醜。真的很醜,男生女生都穿綠色上衣灰色褲子。姊姊說,為什麼老師有小裙子,學生的沒有?我幫她反應,行政老師說老師的小裙子是因為有些老師生過小孩。意思是說生完小孩身材變形要遮掩的?

姊姊還是忍耐繼續學。


後來她愈來愈不想去。其實我也看出來,小雲門號稱創意舞蹈,其實是「制式的創意」。

有一次跳完,她很生氣。那一次的主題叫做夢想(還是什麼幻想)的動物。老師要大家做一些幻想動物的動作。例如:飛飛馬。就是有翅膀的馬。所有人都跟老師一樣,張開雙臂當成翅膀,然後邊走(或邊跑)邊揮舞著象徵翅膀的手臂。

她比不下去,索性就蹲在地上生氣。

我問她為什麼這麼生氣。她說:馬有四條腿,加上兩個翅膀,人根本比不出來。什麼飛飛馬,大家都亂比。

這就是我所謂的「制式的創意」,比飛飛馬很有創意,可是大家要跟我一起比。

現在的翻轉教室,不也如此?要跟我一樣的動作才叫翻。小孩子都知道這樣子不好玩,學不下去,教育部卻要執意如此。

原本可以有各種教學法並列的百花齊放,現在GY部出手了,大家只能種櫻花,而且還要四季都開粉紅色的櫻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