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0日 星期日

Every little thing

我要問的是有關歷史學派的問題。

像《婦人王氏之死》的史景遷,談歷史喜歡用every little thing談起,逐漸累積起來,最後歷史的大勢走向如此,已成不可抗力之事。

這種談法,有什麼專有的派別名稱嗎?

我想,在未來的歷史學家們,談論二十一世紀的東亞史,也許會把小朋友的死亡事件,以及當時社會各界的反應,作為台灣部分的章節主軸。

一滴一滴的累積,終於成為大洪流。而我們,正在這過程中。。。





2016年4月8日 星期五

雙生子悖論、浦島太郎、與阿美勇士的女人國歷險記

今天講到相對論的時間,移動者看起來時間變慢、動作、心跳、代謝等等都變慢了。因此有個雙生子悖論:有對雙胞胎兄弟,哥哥搭火箭從事太空旅行,弟弟留在地球,他們之間互相傳遞影像。

對弟弟而言,哥哥是移動的物體,看起來時間變慢、動作慢、代謝慢,整個人都慢,當然,看起來也比較年輕。


對哥哥而言,弟弟是移動的物體,看起來時間變慢、動作慢、代謝慢,整個人都慢,當然,看起來也比較年輕。

後來,哥哥回到了地球,與弟弟相會。到底誰比較年輕呢?

這種故事,其實古代也有。像是蒲島太郎的龍宮遊記,向大海出發,遇到了龍宮,與公主談戀愛之後,又回到陸地上。公主給他一個寶盒,他上岸之後打開,轟!整個人變老了。但實際上,他離開陸地好些年了,這『變老』只是變回他應有的樣貌。

不是日本才有喔~~

阿美族也有類似的傳說。話說阿美勇士,航向大海,結果到了一座神奇的女人島。女人島沒見過男人,覺得這個勇士怪怪的。於是餵他吃飽喝飽幾天。勇士也覺得怪怪的,是不是要把我餵飽了宰來吃呢?於是,他找到機會就溜了。划回岸上,發現不認識半個人。回到家,咦?有個年輕人問,你是誰啊?這是我家啊!我是那個第一勇士啊!最後他才發現,原來大家都老好多,他的太太也變成阿婆,只有他還是以前的樣子。跟蒲島太郎不一樣,他沒有寶盒可以把他變回應有的年紀。

(至於為什麼要航向大海。我之前講過,那是天圓地方的產物。航向地平的一方,終究會遇見圓形天空降下來的星辰,而星辰就是神仙之所居啊!請看《航向未知的大海》)

在傳說中那個遠離又回的人,不會變老。那麼雙生子悖論裡,太空人哥哥還是留在地球的弟弟,誰比較年輕呢?




2016年4月2日 星期六

春日的憂鬱



隨著日照時間變長,天氣果然也變熱了,春天還是依照她的腳步,逼退了冬天。

如同這個字的本意,spring有泉水跟彈簧的意思,可以變熱、變冷,很有彈性。不過,可憐的是,照著個趨勢,變冷的機會愈來愈低,即使寒流,也顯得嬌弱無力。


唉~

隨著氣溫的上升,我陷入深深的憂傷,我懷念剛離開的冬天,也期待下一個冬季。

愛春者眾矣,憐冬者何人?

(屁股雞出現了一段時間,而且今年唱出新曲。廚房的紅衣灶神,也在早晨下樓梯時咚了一聲。不過,壁虎倒是還沒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