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4日 星期五

有關『女人是推動世界的力量』


我常常講『女人是推動世界的力量』。


結果就有個女學生來問了,『女人是推動男人再去推動世界』嗎?女人自己不能推動世界嗎?

因為她要念博士班*,所以我就先從看起來無關的事情講起:


讀書研究都要有興趣,而且是對你要研究的對象有興趣,而不是對得到的結果有興趣。就好像很多人念碩士,其實對碩士念什麼沒興趣,對碩士學位也不是很有興趣,而是對那個學位可以幫他找到高薪的工作有興趣。如果對事情本身沒興趣,而是在乎伴隨著的利益。這樣的事情做起來不會很快樂,也可能做不久。


這裡又要講另外一個例子。


我跟某個學生社團的團員聊天。這是社團主要是思考並關心一些人文、社會等議題。他們跟我問了一題:


『要如何吸引理工科系的學生來參加呢?』


因為他們清一色都是文組科系的學生。


我就說:


這不是理工科學生少的問題。這是喜歡思考基本問題的人本來就不多。你們看,即使是社會組的同學,要來參加的人,不過就是你們幾個而已。



做研究的人,要對『思考基本問題』有興趣。


哪些是比較基本問題?


比如說:


量子力學在要學生算東算西之外,讓我們對世界的看法,有什麼重大的改變?


相對論也是,對人類有哪些影響?


或者是物理學科之間的關係:


比如說:


量子力學是建立在什麼基礎之上?


量子系統會如何遵守熱力學第二定律嗎?

或者是:


生物學有用到物理學嗎?哪些?


這些社會上的現象,有遵守一些規則嗎?是依照什麼原則運行。


可惜的是,會往這個方向思考的人不多。甚至連聽到這樣的議題有興趣的人也不多。


更糟糕的是,雖然物理號稱是自然科學的基礎,很多物理系的人只在乎那些方程式。

不思考的原因,很可能是老師沒這樣教。老師沒教的原因是可能他自己也不是這樣思考的。不過,我猜想這主要是氣質的問題。有些人就會往基本的方向思考。有些人只在乎可以換到多少利益。我大學的老師也不會這樣教,不過我們好幾個同學都往哲學系修課。原因是想知道物理學可以推到多遠。

如果你學的是真理,那就應該能解釋所有現象。如果只在課本有用,這些東西就很值得懷疑。那麼,人類社會運作的原理是什麼?

答案要從演化裡面找。



演化的道理很簡單,只要是能幫助個體的基因傳遞,不管是遺傳或是行為都會留下來。如果看到一些看似反常(代價又很高)的現象,那必然有更高的利益在背後。比如說長尾雞和孔雀的尾巴,根本就不良於行。害得有那些長尾巴的容易被抓到。

那為什麼孔雀又要長那麼大的尾巴呢?



這表示背後有更大的利益存在。答案是:母孔雀喜歡。


這種瘋狂裝飾自己的行為或特徵,在動物界比比皆是。那麼人類就沒有嗎?



答案是有。


一堆男人聊什麼天?等到女人出現的時候,話題會怎麼轉變?阿嬤跟小姐在旁邊,講得又不一樣。男人遇到女人,就會做一些看起來神經神經的事情。目的就是要展現他自己很厲害**。

同樣的道理,看似愚蠢的heuristics也應該有更大的利益。心理學家跟腦神經科學家看到了運作的過程。他們的答案是把這種快速思考當作是反射動作。我們跟他們不一樣,我們把時間拉長,單就利益本身就可以解釋了。

於是又回到女人推動世界的主題。


兩性主要差在女性可以懷孕,男性不行。

男性必須找到願意為他懷孕生小孩的女性。所以,真正掌握關鍵的,其實在女性手上。

我以前講到這些性別演化等等,就提出了一個問題:


女人不能利用這項優勢,扭轉男女不平等的世界嗎?


做為一個人,就要努力完成自己的夢想。


生命不短,但是卻不會回頭,要照自己的意志活著,這樣才不會枉過一生。


女人又比男人多了會生小孩的優勢。這是當女人最大的福氣。


我常說的另一句話是:

母親跟小孩的關係是天生的;父親跟小孩的關係要後天培養。
這是女人另一個優勢。


小孩子在媽媽肚子裡,女人是生命的泉源。

請記住這一點。

*後來這學生沒有唸博士班,倒是又唸了個語言學碩士。
**這在小學班上就看得到,男生好愛比較,比跑步、游泳,什麼都要比。因為班上只有兩個女生。

2011年6月14日 星期二

懷疑如疥癬之疾

建立可靠的知識,首先就是要克服『懷疑論』者所講的,這外在世界根本是虛妄假象。如果外在世界根本是虛妄的,那關於這外在世界的知識,不就是更假:靠外在世界建立起來的知識,也就沒有根基可言。
幾個有名的懷疑論者,可能大家都聽過了。萬巒豬腳的接班人——笛卡兒、徹底懷疑『歸納法』『演繹法』的休莫,外加一篇科幻小說《桶中大腦》。笛卡兒的那句名言:『我思故我在』,你可以懷疑這個、懷疑那個,可是『你在懷疑』這件事,你不能在懷疑了。他打算從這裡建立他的知識體系,他很厲害,可以從哲學談到解析幾何。所謂解析幾何,就是用x, y, z 當變數,用數學式子描述幾何形狀。

這個高中數學就有了,比如說:拋物線寫做 y = ax2 + bx + c
                                                                 圓就寫成  x2 + y2 = r2

笛卡兒的原文寫成 Descartes ,解析幾何裡最常用的直角座標系就叫Cartesian coordinate,也就是笛卡兒座標系。他的懷疑論是用做夢來闡述:有時候,我們的夢境很真實,真實到你跟本不知道自己在做夢。既然如此,妳又怎麼知道現在是真實,而不是在做夢?如果你無法分辨現在是不是做夢,夢境又那麼沒道理,那你又如何建立可靠的知識呢?

  要建立可靠的知識體系,就要克服很難辯解的懷疑論。那種小病,不會致命,可是很討厭的,叫做『疥癬之疾』。


  疥瘡的英文叫做:scabies,就是那個由疥蟲引起的癢啊癢的毛病。
  懷疑論叫做:skepticism。


  對我們這種發音不準的外國人而言,有點像吧!










2011年6月9日 星期四

知識如病毒般漫延

有個教書的朋友說,他最希望他教的知識,可以像病毒一般,在學生之間蔓延開來。這樣他就一勞永逸,不必每年都費力講一樣的東西。

說到這裡,我們來看兩個英文字:epistemology, epidemiology
長得很像,念起來也很像。
第一個字是『知識論』,哲學用語,告訴你知識建立的方法,如何判斷這知識是否可靠。
第二個字是『流行病學』,公共衛生用語,就是在講那些傳染病的產生、控制與防治等等的醫學知識。

所以說,知識果然和流行病有關,最好能像病毒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