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9日 星期日

冷猜謎


《冷猜謎》—— 也許符合SHS喔~~

題目:

今早路邊社指出:日前毒澱粉事件的添加劑-順丁烯二酸,高層打算開放使用。

猜《論語》裡一句孔子的話。






















答案:朝聞道,夕死可以。


註解:化學上的順反異構物,順式叫 cis,反式叫trans。cis 聽起來像cis。

課堂上的孔恩


九零年代的大學時,物理系的學生在必修『中國通史』之後,還要必修『中國近代史』。在修過的科學類課程,不管是物理、化學、生物化學,通通沒提過孔恩這個人,也沒提過什麼典範不典範的。講最多的,反倒是『中國近代史』,那時的教授,幾乎是把『奇理斯瑪』當成發語詞,把『孔恩』掛嘴邊,每堂課都在『典範的轉移』。

那時候,就看到有些同學買了那本《科學革命的結構》,我也差一點跟著買。為什麼說差一點呢?

因為教授老是拿孔恩的『典範轉移』說,民主也需要『奇理斯瑪』,要有相當的『權威』,才能從專制進入民主。她用這個理由,來說明辛亥革命之後,中國為什麼沒有進入民主時代,因為缺少可以學習的『典範』。也要替國民黨化個妝,要說中華民國在台灣四十年了,民主進展才這麼一點點。完全沒有提到國民政府自身的缺失,也沒提到中國文化的根本問題。

『典範』被她這樣亂用,還動不動就提什麼量子力學的革命,完全無視一起修課的心理系同學。好歹也要舉一些心理學發展的例子,來講什麼是『典範』。

幾個物理系的同學,對於歷史教授把量子力學拿來這樣亂套,實在搖頭不予認同。但是,環視其他一起修課的心理系同學,眼裡竟然散出崇拜之情。不禁開始懷疑,難道是自視甚高、孤芳自賞過頭了嗎?

於是,同學們又回去重讀有關量子力學的發展史。然後很肯定的說:所謂學生的好運,是遇到了對的老師。那一年,他們運氣並不好。

孔恩誕辰紀念

2015年7月4日 星期六

焦躁的文化,為什麼?

在鄉下地方,常常看到摩托車沒有右轉箭頭,卻紅燈右轉。這不是摩托車愛違規,只要路夠寬,汽車駕駛也會做同樣的事情。即使在到處都有監視器的台北街頭,很難交通違規不被抓到,也會看到紅燈時,摩托車騎士下來牽車到人行道上,牽到橫向的車道,然後揚長而去。

有這麼急嗎?


真的,手握『含多路』,神經和荷魯盟就自動進入焦躁狀態。被紅燈擋下,真的口袋裡被拿走一百塊一樣。我們真的很焦躁。

我們常常在趕工,在短時間內,做出不照起工(有人說是『紀綱』的台語)的東西。接下來就是補補修修的。心態上,我們常常抱著『臨時』,可以用就好,等到有錢有閒了,再做好一點。工作如此,生活上如此,休閒上更是如此。


我們為什麼有這種『臨時』的心態?而且很普遍。

這跟『反攻大陸』有關係,中央政府一天到晚說要回去,這裡只是復興基地。你的未來不在這裡,為什麼要好好建設這裡?就像租來的房子,你會好好地裝潢設計嗎?

這跟『兩千顆飛彈』有關,這個外在壓力,讓很多人的夢不在這裡,他們想賺了錢,就趕快移民,趕快逃離這裡。這裡只是賺錢的地方,他們的家不在這裡。


簡單講,我們對這裡沒有『家的感覺』。如果是家,我們世世代代會在這裡生活,你的規劃、設計,就會有長遠的考量。那種『臨時』的東西會有,但是不會太多。對於這裡的人,當然也不會有家人的感覺。你的心不在這裡,你不會覺得小孩以後也是住這裡。甚至,在心態上,你希望小孩有能力就離開這裡,不要再回來。

因為我們沒有安全感,對未來充滿不安。賺的錢,能存的就存起來,為了未來準備。對於現在,只求生存,當然不懂生活,更何況休息。我們長期幾代以來,就是在生存上打拼,這種祖先的印記還在。所以我們焦躁,所以我們求快,因為眼下只要能生存就好,老老實實做的太慢,來不及推出就被淘汰。我們普遍有這樣的心態。

我們,靜不下來。

(諷刺的是,講求細細品味的料裡餐廳,充滿聒噪的顧客;講求速食的麥當勞,卻坐滿安靜的讀書人。)

解藥?沒有特效藥,要慢慢來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