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7日 星期五

笑臉

 一生只有一次. 如果可以的話,我要記住你每一個笑臉.

 妹妹因為吃藥的關係,所以有每天的最後一餐要用瓶餵.也因此,我可以有機會看十點以後的電視節目.本來是看十一點檔的<怪醫豪斯>,可惜卻在三月就演完,要等到夏天才會有新的一季.還好,不久之後,就有十點檔的<篤姬>.這是日本NHK的大河劇,講的是日本幕末時期一個女孩子的故事.她十七八歲時,與原來的家庭分離,過繼給藩主當女兒,又掛著公卿之女的身分,嫁入了日本權力中心的將軍宗家.那個日本維新之前的幕末時代,書上都查得到,我比較注意的是她與生父之間的感情.他跟生父的感情,表現在與父親告別的那時候.父親不知道要跟她講什麼,只好東跑西跑躲著她.她們的心理很清楚,這一別大概就無法再見面了.可是,到底要說什麼呢?最後,父親就跟她說:能有妳當女兒,實在是快樂的事情.就這樣,含著淚光,送著女兒走她自己的路了.

 看著小女兒黑溜溜的眼珠,我就在想:是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道路要走.能這樣整天跟小孩在一起的日子,大概也只有剛出生的這幾年而已.到了小學,小孩子回家可能忙的是他的功課.高中畢業後,很可能到外地求學,甚至負笈他鄉留學.能這樣靜靜地看著這可愛的小臉蛋,也只有這每天一兩個小時的晚餐時間了.我對著她做做鬼臉,她會用笑臉回報.

 我們像是浮在時間長河的小船,難得能聚在一起,不久之後,可能就要分離,各自往前航去.



PS. 隨著藥量的減少,妹妹愈來愈活潑,也愈來愈會笑.當然,乖乖躺在小床上喝奶的機會,也愈來愈少.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