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31日 星期四

從哪邊思考起?

  家裡開地瓜酥工廠的研究生,拿了一袋麵包來請大家吃,說是他哥哥開始學做麵包。他父親覺得『管理』自然就會了,倒是點心技術要學一些,才能研發出新口味。聊著聊著,我就提了一個問題:

  為什麼同樣是麵粉,東方發展出『蒸』饅頭,西方發展出『烤』麵包?當然東方有烤餅,可是沒有像麵包那樣『發』起來,能『發』起來的拿去『蒸』而不是烤?當然,德國是有蒸饅頭的傳統食物,相較於麵包,那個饅頭是簡單得可以。

  那個研究生是這樣說的:

  我覺得是麵粉不一樣耶~  可能是麥的種類,一開始就不一樣了,磨出來的麵粉,成份可能就不同,那個『筋』數不一樣。東方的麵粉發不太起來,所以拿去烤也不像是麵包,沒那麼『蓬』。

  我說:

  你講得可能是對的,也可能是錯的。但是你思考問題的方式,比較『左派』。也就是從『物質環境』方面談起,不會直接說這是人的差異、文化的差異,或是說這是歷史傳統的因素。比較像『科學』的分析了。

  看來,我常常囉哩囉唆的,還是有『植入』一些觀念。附帶一提的是,這研究生常常睡覺,常常聽一聽就睡著了,也許因為這樣,所以觀念『植入』到更深層的潛意識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問題,家裡的大人有不同的見解。她認為『蒸』跟『烤』比起來,火候比較好控制。蒸籠的設計,就是把火全開煮水,水蒸氣冒出來之後,就是那個溫度,大火小火差不了多少。烤箱或烤爐,就必須考慮到火的大小,內部的通風,烤麵包也比叫容易烤焦,需要移動,或讓熱對流等等,技術層次較高。

  為什麼這樣子呢?這又要牽扯到文化問題,中國是差不多的民族,很多事情都沒有深入研究,可以就好。簡單講,這個民族長期處於動亂、飢荒,根本沒時間『靜』下來好好研究一下。

  我補了一句,所以到現在,深受中國文化影響的台灣,還停留在『食、色』,這種人類基本需求的階段。我每次看到公視在廣告《美食縱貫線》,心理就覺得一陣悲哀。『色』的部份,大家不敢公開暢談。美食節目倒是做得多,我們的層次就只到『吃』而已。

  這時候,家裡大人又說了。之前有人說專制帝王發展美食文化,所以中國、法國、義大利是世界美食國度(註)。可是,你去看看他們發展出什麼吃的文化?即便在吃,中國強調的是材料的稀有、獨特,烹調技術較多是強調那種熬煮幾天幾夜。

  我又補上一句,你看『滿漢全席』,強調很多盤,滿桌子菜,其實都還是在滿足『飽』,層次還是很生物原始的。像是『歐式自助餐』吃到飽,我在歐洲待好一陣子,也只吃過一次,是有人開party慶祝會。這種『歐式自助』在台灣會流行,重點在那個『飽』字。

  我們身體、意識都還有飢荒的記憶,我們都好像在準備對付下一次飢荒。在這種身體跟心靈之下,我們還有多少時間,會坐下來思考、研究人生的其他課題呢?

(註)這是一個在中原教書的教授說的。

觀念的產生


  在電影《全面啓動》(Inseption) 裡,主角利用人在做夢的時候,意識最為薄弱,可以從潛意識裡偷取腦中的機密。反過來,也可以利用意識防衛最薄弱的時候,植入觀念,讓人以為自己生來就有這個觀念。

  大學生到了二十歲的時候,終於有空可以回顧自己的生命。回顧到目前為止,腦袋裡裝的那些觀念。以前在升學的壓力之下,大部份的時候都是記憶,再加上很多『輸入』來的觀念。現在到了大學,應該多多利用這段時間,回頭想想腦袋裡的那些觀念,看看能夠形成什麼樣的體系?看看有哪個觀念是比較基本的,可以推出哪些另外的觀念?還有,哪些觀念是有衝突、有矛盾的?

  我們要整理一下自己的觀念。

  有許多觀念是矛盾有衝突的。例如說:少子化問題,所以內政部鼓勵多生小孩。可是當有人二十幾歲就詰婚生子,就會有那種道德魔人跳出來說,二十幾歲太早了,自己都還沒成熟,就要當人家的父母了。不能早婚,又要多生小孩。這不就矛盾了嗎?到了重陽節又會表揚人瑞、表揚五代同堂的阿嬤。你們想一下,阿嬤九十歲,有四代的子孫,最小的算剛剛出生好了,每一代要相隔幾歲?二十二歲半,對吧?每一代都要『早婚』、『不成熟』就當父母,這樣才能五代同堂接受表揚。為什麼這些譴責早婚的人,這時候不跳出來指責這個人瑞阿嬤呢?(即使是四代同堂,每一代也都要三十歲結婚,也是所謂的剛成熟而已)這些矛盾的說法充斥,社會上如此,你的腦袋裡是否也是這樣?是否也人云亦云,沒有自己的思想體系或觀念體系呢?

  於是,我們要給自己出一個作業:

  我們回顧一下,到目前接受的一些觀念裡,那個觀念最基本(或是最重要)?這觀念是怎麼來的?是自己想出來的?還是哪裡植入的?我們能清楚知道來源嗎?

  當然,如果是被植入的,自己是很難知道的。


2012年5月11日 星期五

這是為你好 《裸陽》讀後感想之一


 艾西莫夫的機器人系列第二部《裸陽》,描述的是地球警官貝萊跟人形機器人丹尼爾,到人類的『外圍世界』索拉利星球調查謀殺案的故事。索拉利星球只有兩萬人口,每個人都有好大的莊園,有好多機器人幫忙照顧。他們演化出一種不跟人直接接觸的傳統,大家都是用『立體視訊』來溝通,甚至可以用『視訊』一起散步。必須真人接觸的,只有結婚生子的時刻。

  於是,他們想發展人工生殖,就可以完全避免接觸了。

  每個胚胎先經過基因篩選,選出這星球最需要的胚胎,然後養大。小孩子的養成也是用機器人代勞。他們認為,如此一來,就可以讓人類徹徹底底地從勞務中解脫,然後從事自己喜歡追求的事情,像是藝術、科學、哲思。

  機器人三大法則之一

 機器人不得傷害人類,也不得坐視人類受到傷害。

 受到這法則限制的機器人,是沒辦法來帶孩子的。他們只能『養』小孩,不能『教』小孩。因為教小孩就會限制一些小孩的行為,這會讓小孩子無法得到眼前的滿足而感到受傷。機器人的正子腦迴路會因此燒燬。

 這是書上的結論。簡單講,對小孩子的教養,是沒辦法公式化的。有大原則、大方向,但是不是數學公式、也不是法律條文,沒有施行細則可以遵守。在艾西莫夫的眼裡,這種只會遵循邏輯的機器人,是沒辦法充當幼教老師的。

  事實上也是如此。別人的養育經驗,可以拿來參考,卻不見得一定能套用在自己小孩身上。反過來說,自己成功的經驗,對於別人也不一定能發揮作用。這就是很多阿公阿嬤常常講的,我以前怎樣怎樣,通通沒問題,啊你們怎麼這樣這樣帶小孩啊?

  前一陣子聽到一個資深藝人高玉珊(演過歌仔戲,假牙黏著劑廣告裡那個唱卡拉OK假牙飛出的老婆)。她說了一段很有意思的話,她說她看到她兒子在打小孩,她就跟她兒子講,小朋友才兩歲,你要他怎樣?兒子回答說,媽媽你不是都用打罵的方式教我們嗎?她說『兒子啊!那是媽媽以前沒知識,不知道要怎麼教你,才會打你們。現在你們都受到良好教育了,不要用打罵方式了。』

  這段話,應該給那些只會打小孩的父母或老師看看。

  人類的發展有未來的不確定性,因此會有犧牲眼前的舒服,換取未來的更舒適。機器人(或說純粹的邏輯)推論不到這一點。但是,用『這是為你好』的虛幻未來,限制眼前的行為,也是少了邏輯根據,因為環境會變化啊!一直高舉著『這是為你好』的大旗,就會像電影『機械公敵 (iRobot)』那樣,電腦邏輯演算下去,就會發現人類行為有太多矛盾之處,會喝酒、抽煙、飆車等等這些自我傷害的事情。電腦覺得她看得比人類遠,限制眼前的行為,才是遵守第一法則,才是『沒有坐視人類受到傷害』。這樣下去,就會發展出『純粹邏輯』演繹出來的『好的未來』,這個藉口,不是很多老師、家長、還有各界『領導者』常常在用的嗎?

  用生物演化的方式,也許對整體最好。但是,對個人呢?沒有人會想當那個生命長河的試驗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