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6月27日 星期四

夢-微笑的力量

禮拜二的凌晨做了個夢,夢見去聽一場演講,演講者是個女性。講的內容我忘記了,但是最後她對著我說:要保持微笑喔~你的微笑很有力量。

接著好幾天,我就著樣沒事就笑笑著。後來我懂了這所謂微笑的力量,是對我自己而言,微笑著表情會帶來平靜的心境,然後有繼續向前的力量。

剛剛把reviewer講的reference都~\cite{}上去,接著不知道要怎麼繼續寫。然後去泡杯咖啡,準備晚餐,也許靈感就又來了。




2017. 12.

2019年6月18日 星期二

愛因私袒 —《情人的尺寸》

(仿『民明書房』之《 傲嬌是一種自然現象 》,整理後重貼。)

慎入!!

前言:

人總是覺得自己是立場超然而中立,他們總是覺得自己固定在宇宙中的某一點;相對地,在他們的眼中,移動的都是別人,而且,移動的人都還變扁了。

圈圈說:

在圈圈的眼中,進入身體的情人,原本雄壯威武的好棒棒,也在離去的瞬間,忽然變得藐小。喔~~仔細一看,其實只有變短而已。就是這樣,圈圈感受到情人『變短』了,複雜的情緒油然而生,像是從宇宙創生開始累積到現在。就在那一瞬間,圈圈對情人產生了莫名的憐惜,更加憐惜變短的情人。於是,圈圈散發出神祕的力量,緊緊地吸引著變短的情人,留下來吧!

棒棒說:

另一方面,在棒棒的眼中,離去的那一瞬間,忽然間覺得情人圈圈有了變化,至於怎麼變化,過一下下,棒棒才理解。即使如此,棒棒還是覺得這樣的離去,非常違反本體的直覺。就在他返回圈圈身體的時候,棒棒理解了,原來在他離去的瞬間,圈圈變緊了。沒錯,棒棒不需要『理解』,因為『追求緊緻』不就是自然的呼喚嗎?自始至終,棒棒隨著感覺行動,他從來就不知道圈圈散發的神祕力量,更不會知道在圈圈的眼中,他已經變短了,而這變短,讓情人圈圈感到無限憐惜。

於是,雖然觀點不同,兩者也採取不一樣的手段,卻得到相同的結果 — 兩者緊緊相連,難以分離。

2019年6月7日 星期五

黑水之盟

早上去晾衣服的時候,看到牆角的蜘蛛網上,吊著一隻黑水虻。我晾著衣服,就聽到『Bz...bz...bz...』的聲音。抬頭再看,原來是長腳蜘蛛接近牠,用兩隻腳,很快速地動啊動的,大概是用那個細到看不見的蜘蛛絲,要把牠緊緊纏住。黑水虻震動幾乎被固定死的翅膀所發出的聲音。

嘿~~身為人類,要不要干預這自然的行為呢?


晾完衣服,去澆水。

唉~~身為人類,要干預嗎?

我想到了浮士德、我想到伊甸園、我想到黃石公園。

身為人類,我當然要出手。這黑水虻可是出自我的堆肥盆,是我的盟友,我怎麼可以坐視不管呢!於是,我拿起曬衣架,從中把那隻被纏得動彈不得的黑水虻黏出來。

纏得可真緊,翅膀動不得、六腳動不得、頭跟觸角也被纏得緊緊的,絲毫沒有移動的空間。我把蜘蛛絲輕輕地解開來,黑水虻自由了,但是也沒能馬上飛走,我把牠放在洗衣機上,讓牠自己飛去。

幾十隻眼睛近乎怨恨地瞪過來,我拿起清潔劑,對網子噴了幾下,牠們退到了網子的邊緣。

給我注意了,黑水虻是我的盟友,下次不小心纏到你的網子,放走牠們。聽到沒有?

不甘心?

又噴了幾下,蜘蛛們退到更角落去。聽好,這是我的露台,我的花園。再被我遇到,可沒今天這麼簡單放過你們。(你們這群沒用的傢伙,又抓不到壁虎,還敢跟我大眼瞪小眼!)

PS. 姊姊聽了之後說,你有問題耶!什麼盟友,你都沒什麼人類朋友了,還跟什麼蟲子結盟?

我的簡明藝術史

《九年級物理插播》
看到九年級生的蠟筆畫,因為藝術史老師,要他們模仿梵谷的星空。我說啊!

你們看看,雕塑跟繪畫,哪個難度比較高?

雕塑啊!常常捏得不像。

對不起,重來。問題這樣問。想像我是埃及時代的帝王,我要你們每家派一個人代表,這樣就好幾千個,再挑出一千個好了。我下令其中一半來學捏土,叫大家看著我的大臣捏,捏出他的模樣。另外一半學畫,也是畫這個大臣。

你看喔~~這五百個捏土的,總是可以挑十個捏很像的吧!凸出來的就跟著捏凸出來,凹進去的就挖下去。一比一捏出那個大臣的頭像。

畫畫這邊,也是可以畫得很像,可是有個問題,要用哪個角度,有人畫正面、側面、四十五度。。。。每個角度就不是五百個,要挑到說很像,哪個角度才算呢?還有,畫圖的這邊只有一面,後面沒看到的要畫嗎?。。。。這邊有爭論了。

立體變立體,跟著捏就好了。立體變平面,喔~~每個人還有不同的看法。(這時候大家點頭,同意繪畫比雕塑難了)。所以喔~~埃及時代的雕像,可以雕出法老、狗頭神,可是壁畫,卻是奇奇怪怪的角度(這另外有宗教的解釋,但那也是視角的緣故,神的視角。)

畫畫就這樣進展,對於怎麼把立體變成平面,就有各種變法。其中有個透視法,他們認為視線的遠方會交於一點,所以在圖面上有一點,然後向方錐一樣延展開來,按照這個比例,畫出物體遠近的相對位置,愈遠愈小、愈近愈大。(我說『他們認為』是因為我有跟研究生做過實驗,我們的視覺上,物體的大小跟遠近並不是線性關係,到了大約五六百公尺之後,物體就小到不能再小,這時候用大小來判斷遠近了會有不小的誤差。)

畫圖的技術愈來愈好,好到後來了安格爾那幅倒水的少女(泉),根本就像是照相了,畫得像的技術已經到了極致。接下來怎麼辦呢?就跟照相機像素已經超過視力,再來要做什麼?學生說:搞特效、小貼紙等等。(他們似乎對這不熟)

有個莫內,他想把時間畫進來,因為一幅畫要表現早上晚上春夏秋冬,畫起來就濛濛渺渺,跟照相般的清楚相去甚遠,時間是印象主義的主題之一。你們臨摹的梵谷,他的畫也是,流動的星星,據說是偏頭痛發作時看到的螺旋、風中擺動的向日葵。學生補了一句:光與影的流動。沒錯,光與影隨著時間的流動。

講到新印象主義,學生講了秀拉、點描法。我補上了新印象主義的點描法,是把顏色分解、組合,但是畫家不在調色盤上調色,而是透過視覺在欣賞者的腦中重新組合呈現。

而這個『分解、組合』的原理,跟我們之前講的微積分一樣。

時間畫進去了。接下來要畫空間。平面的圖畫,怎麼表現出沒看到的那一面呢?這主題畢卡索也貢獻了一番,他的名作『亞維農姑娘』,他把臉的正面、側面全部畫在一張臉。手臂、身體、腳都是這樣處理,人看起來就扭扭曲曲。平常我們只看到某一面的投影,現在他把其他面也畫上來了。

然後我花了一些時間介紹充滿陽光的普羅旺斯裡的——圓環。附帶講了都市設計:放射狀與棋盤方格的道理在哪。

(藉由圓環,我們又回到運動裡的轉動,曲率半徑。運動分兩類,直線跟轉彎。彎道愈彎,曲率半徑愈小,騎腳踏車就要壓車壓多一些。其實,直線也可以當作是曲率半徑很大很大超大的轉彎喔~~)

透視法、異向性、還有人類直立的可貴

九年級的物理,我們從定性的描述,慢慢進入定量的描述。我們引入開始測量、作圖,從圖來解釋實驗的結果。這有助於青少年練習精確的描述,不再只是比較大、比較短這樣的定性描述,而是有大多少、常多少的精準描述。

在動物的世界裡,直立是人類特有的性質,因此,在垂直方向與水平方向的資訊,會有不同的處理。我們首先來試試,美術史上的『透視法』,在線性光學裡,人類的感官對垂直方向有不同於水平方向的觀點。我們來測量看看,這兩個方向有什麼差異,作為我們定量實驗初步-感官的定量描述。

繪圖上有所謂「透視法」,視線交於遠方一點,物體的大小照著遠近比例,愈遠愈小、愈近愈大,幾乎可以用尺來畫。

可是,我們的視覺經驗是如此嗎?越遠真的越小,越近就越大嗎?(天上的星星看起來都差不多大,可是遠近可是有幾百光年到幾百萬光年之距。)


今天就帶著九年級學生來做實驗,我拿著虎斑警戒棍,直立或橫擺,隨著距離用透明尺,看看這虎棍投映在尺上的大小會跟距離成反比嗎?


答案是Negative。四十幾公尺之外,就不成比例縮小了。而且,垂直方向跟水平方向的縮放比例還不一樣。這種不成比例的非線性現象,在垂直方向上,在四十公尺以後縮小幅度減少。在水平方向上,在六十公尺以後才減緩。




這種縮小減緩的現象,倒過來說,就是我們會把遠方之物放大。

稍微分析一下,物體-直尺-眼睛,這三者在幾何上可相連成一直線。這裡是線性的,是光在空氣中直進的結果。

那麼,非線性產生在哪裡?是光線進入眼睛之後,甚至經過角膜、水晶體、玻璃體,都還在幾何光學的範圍裡。把遠方物體放大的是誰呢?最可能的就是你的大腦,大腦經過歷代演化加上從小的學習,決定不照著幾何光學在視網膜的投影結果,而在認知上,把那些遠方之物放大了。

這也可以解釋,我們常常在風景區拍照,明明那棵樹又大又漂亮,怎麼照片裡面是小小的,而且一點都不清楚。那是因為你的腦袋把目標物放大了,但是相機不會。

另外,垂直方向與水平方向的縮小程度是不一樣的。垂直方向在四十公尺左右很快地就不再縮小,水平方向要到六十公尺才趨緩。
換言之,我們的腦袋把遠方之物放大,而且垂直方向的放大率比水平方向還要更大。我們對於垂直方向的高度比水平方向的寬度要敏感多了。

這可以解釋101大樓五百多公尺是高聳入雲霄,五百公尺趟下來,你根本不當一回事。兩公尺站直直是長人、巨人,倒下來三步就跨過去了。

這種因為方向上有差異的,在物理上叫做異向性 Anisotropy,活在三維的世界裡,我們對於垂直方向特別敏銳。這方向有地心引力,我們是對抗地心引力而直立的物種。

這實驗告訴我們,透視法 (Perspective,這個字有觀點、視角的意思)把視線交於遠方一點,物體照遠近縮放的畫法,並不符合我們的視覺經驗。所以啊!寫生的時候,有這個概念就好了,不要真的像我黑板上那樣,畫上輔助線,按照這比例畫圖。那幾條輔助的直線,其實是想像出來的,根據我們的實驗觀察,這幾條不應該是直線。所以,按照這輔助線畫出來的東西,不僅不符合視覺美感,而且還很不科學喔!

這實驗是探索未知,線性地交於遠方一點,這是古人的想像,不見得符合每個人視覺經驗。這個實驗,探索自己的感官,量化感官經驗,這是屬於研究。

換句話說,我們在中學教育已經引入探索研究了。從這裡也實際地確認一件事,人類不只在形態上直立,對於垂直方向的感官也不同於水平方向。希望他們能體會身為人類的珍貴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