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7日 星期二

貓的報恩

這裡我要引用吉卜力的動畫《貓的報恩》裡面,貓公爵說的話:

人類對於創造的事物投注感情,同時也注入了靈魂。

因此,我們對很多東西,特別是那些擁有過的,都很有感情,甚至還覺得它們是活的。例如你們手上的書,因為你翻閱過,這本書的價值就好像變多了。你們騎的腳踏車、你手上的筆電、你的老家,這些很可能因為你用過,你就覺得他們不一樣,他們特別有價值。你絕對不會輕易轉讓或出售。

什麼樣的東西,是人類特有,而使得人類之所以是人類呢?

心臟、四肢、站立能力、說話,可能都不是那麼重要。這些都是可替換,即使少了,也不會就失去人類的資格。

也許覺得自己有靈魂,也會覺得其他動植物、物體也有靈魂。這才是人類之所以為人類的特質吧?!

2017年1月16日 星期一

兩隻小鬼和一隻貓

熱統要講Maxwell demon。

我就講,物理上有兩隻小鬼和一隻貓,其實還有一隻企鵝。大三學生都知道前面三個是什麼:Maxwell demon, Laplace demon, Schroedinger's cat. 最後那個企鵝,是某種基本粒子反應的費曼圖,物理學家說那個長得像企鵝。

我就問,什麼是Laplace demon?學生應該在近代物理學過了。就回答說,如果你知道所有東西在某個時間點的位置和動量,你就可以知道這些東西以後會去哪裡。。。。

那我就問,有聽過determinant, determinator。那有聽過Determinism嗎?

大家都搖頭。

好啦!講Laplace demon就要講Determinism。所謂的決定論。我就囉哩囉唆講了一大段Determinism 與希望、宗教與機率。

就是這世界好像可以預測,又不全是隨機。有準備不見得考很好,沒準備也不一定槓龜。所以我們會相信祈禱有用。這算是各位學統計力學,最需要知道的基礎。

2017年1月13日 星期五

夢 – 普賢菩薩

夢見一個穿藍或紫色功夫裝女子,要去挑戰大魔王。雖然說是大魔王,但是卻是形象壯偉的強壯男子。女子卸下披風後,還沒開打,就跟男子談戀愛去了。

畫面停在這裡。

接著出現文字與聲音。女子結婚、懷孕、生下一個小孩。旁邊有個老人的聲音說:「普賢菩薩,你不能這樣子。」

什麼意思呢?

夢裡的女子,不是真人模樣,也不是照片,就如我手繪的畫像模樣.

光的課程說,藍色與紫色是有意義的.藍色代表智慧,紫色是至善意願.卸下藍紫色的披風之後,意思是蒙蔽智慧,又失去了原有的善意.生下小孩代表著在某件事業上,不只深入而且還開花結果,但是走偏了方向.

2017年1月12日 星期四

婆娑之島、美人魚之島


相傳美人魚有迷人的聲音,她們會在月光下坐在海中的礁石上,用那魔幻般的歌聲,如泣如訴,悠然低迴。在無邊大海航行久了的船員,自然而然就受到這樣的歌聲所吸引,然後迷失了方向。。。。。

美人魚的形象,因為迪士尼的緣故,就成了可愛美麗又會唱歌的小女孩模樣。即使如此,童話保留了會唱歌的特點。海裡的女巫,答應對小美人魚施魔法,而要跟她交換聲音,而不是其他美貌、身材等等。可見得,美麗的歌聲,是美人魚傳說的中心。


在四五百年前的大航海時代,歐洲人發展能攜帶且精準的計時器。有了這個,便能在移動中定位。於是,航向茫茫大海,還能定出自己的位置。

傳說中東方有座島,很美麗、很吸引人,就像美人魚一般,吸引著水手們前往,但往往迷失方向。這座迷樣的島嶼,喔~~不,甚至是一座島,還是一群島嶼都不是很清楚。

1584年的亞洲地圖上,有精準的北回歸線,但是只有寫上 I. Formasa。只用文字標示,島的形狀、位置,根本畫不出來。二十年後的1604年,這張地圖已經有日本四島、琉球群島、朝鮮半島,Formosa 是個小小島,南邊還有個琉球大島。這個Formosa,如同美人魚之島,美麗而不可親近。一直到1690年的這張地圖,這個美人魚之島的位置跟形狀,才接近我們現在所認知台灣。

從自然環境的角度來看,台灣的西岸是有名的黑水溝,東岸是深深太平洋,有黑潮經過,又沒什麼可以登陸的地點,加上不可預期的颱風。能安全通過就已萬幸,也有不少的船隻消失在這海域。遇到海難,即使大難不死,飄到島上,也會遇到島上居民,命運如同落入大海,完全不可知。

台灣在五百年前,以美麗島之姿登上世界舞台,是美麗之島,也是美人魚之島。







(最後面那張1715年,只有一半的台灣,是清帝國統治的疆域圖。事實上,那時候只有西半部在滿清的統治之下,整座島劃入清帝國勢力範圍最早是1765年那張,130年後,台灣又在日本帝國的統治之下。施硠攻台之後,鄭氏東寧王國滅亡,其統治範圍,也只在西南部而已,而且還不到屏東。)

傀儡


淡水河邊的燈光夜市,有個阿伯在演傀儡戲,小孩子想看,又不敢真的靠近。阿伯看到兒子很有興趣的樣子,還拿著小丑要過來握手,兒子連忙躲起來。

小孩的這種反應,表示阿伯的表演很入戲,那些玩偶看似假的,可是又注入了靈魂似的。就在那個活生生動物表演與假的玩偶之間,產生terrific與terrified之間的不確定性。


姊姊們知道這是假的,覺得那小丑玩偶令人怕怕的,就先行離開。兒子還留了幾分鐘,說要拍完照片才要離開。所以會有這張照片。

我知道那個玩偶不能做得太像真人,還有傀儡師要適度地將自己的意識從玩偶上抽走。


2017年1月11日 星期三

恐龍石


野柳出名的是女王頭,更好玩的是大家可以盡情配對與想像。兒子說,這是恐龍石,像恐龍一樣。喔~~他講的大概是這種恐龍吧!

走到這裡,我們就回頭了。



2017年1月10日 星期二

全面啓動


今天要討論《inception》《全面啓動》電影,裡面的主角利用人在做夢的時候,意識最為薄弱,可以從潛意識裡偷取觀念。反過來,也可以利用意識防衛最薄弱的時候,植入觀念,讓人以為自己生來就有這個觀念。於是,我這樣說:



各位到了大學的二十歲,回顧你一生到目前為止,腦袋裡也有很多觀念。以前在升學的壓力之下,大部份的時候都是記憶很多『輸入』來的觀念。現在到了大學,你應該多多利用這段時間,回頭想想你腦袋裡的那些觀念,看看能夠形成什麼樣的體系?看看有哪個觀念是比較基本的,可以推出哪些另外的觀念?還有,哪些觀念是有衝突、有矛盾的?



我希望你們要整理一下自己的觀念。



有許多觀念是矛盾有衝突的。例如說:少子化問題,所以內政部鼓勵多生小孩。可是當有人二十幾歲就詰婚生子,就會有人跳出來說,二十幾歲太早了,自己都還沒成熟,就要當人家的父母了。不能早婚,又要多生小孩。這不就矛盾了嗎?到了重陽節又會表揚人瑞、表揚五代同堂的阿嬤。你們想一下,阿嬤九十歲,有四代的子孫,最小的算剛剛出生好了,每一代要相隔幾歲?二十二歲半,對吧?每一代都要『早婚』、『不成熟』就當父母,這樣才能五代同堂接受表揚。為什麼這些譴責早婚的人,這時候不跳出來指責這個人瑞阿嬤呢?(即使是四代同堂,每一代也都要三十歲結婚,也是所謂的剛成熟而已)這些矛盾的說法充斥,社會上如此,你的腦袋裡是否也是這樣?是否也人云亦云,沒有自己的思想體系或觀念體系呢?



於是我出了這樣一個作業:



請你們回顧一下,你到目前接受的一些觀念裡,那個觀念最基本(或是最重要)?這觀念是怎麼來的?你自己想出來的?還是哪裡植入的?你能清楚知道來源嗎?



當然,如果是被植入的,你是很難知道的。

語言的力量


今天講到語言裡的時間方向,講到中文裡的時間與空間方向的混用。時間的『過去』用『以前』、『未來』用『以後』,跟空間的『前面』、『後面』混合用。

如果語言很有力量,我們是不是因為這樣的使用,讓我們自己用背後對著未來,在時間的列車,或時間的長河裡,倒著向未來前進呢?

怎麼知道語言有沒有力量?各位回想一下自己。如果父母或老師指責你的時候,你會緊張、難過、憤怒。他們鼓勵你的時候,你就很高興。那語言對你是很有力量的。你可以利用這股力量,來自我暗示。寫下『我要變成更好的人』,然後你就很有機會變成更好的人。

如果其他人對你的批評,你根本毫不在意。這樣很好,你的人生軌跡就可以自由發揮,不受他人左右。相對地,自我暗示也沒什麼用。當你寫下『我要變成更好的人』,你自己也不會真的相信,你甚至還知道,這不過是為了應付那些偷看你日記的人寫的。

一萬年後地球上的某大學講堂


各位同學,那個一萬年前消失的物種,比我們瘦、比我們高,而且只有兩隻手。他們不能像我們這樣,一邊吃飯、一邊翻書,也不能在公車上用兩隻手抓好,另外兩隻手滑機子。。。。四隻手遠比兩隻手方便多了。

不過,這不是我們後來勝利的主要原因。各位,我們的祖先曾經跟他們共存在地球上約五百萬年,還一度被他們排擠、殺害到剩下不到一萬個。我們後來怎麼贏的了呢?


學者認為,他們做了太多無關生存的事情。例如,他們超級愛講話。根據紀錄,他們講話的內容,八成以上是無意義的閒聊。他們有所謂『言簡意賅』,但是從來達不成的美德。他們還發展所謂的『藝術』,像是在牆壁上一些打開窗戶就有的『風景畫』。

(底下的學生紛紛點頭,但是沒有交頭接耳。)

沒錯,我們講的就是『人類』,這個曾經差一點把我們逼向絕路的兩隻手動物。

----- 一萬年後地球上的某大學講堂

三個飛行的黑人男孩

我跟momo在某個圖書館裡看英文雜誌,那雜誌的紙感像是《TIME》那樣。我翻到的是介紹一部由漫畫改成的幻想電影。主題是三個黑人男孩與三個胖子(或熊)的飛行紀事。他們一路在陽光中飛行,越過峽谷、山脈、麥田。三個胖子說有點精神上的問題,像堂吉訶德那樣,有下來一下,又繼續飛,有時只是黑影子。黑人男孩大概五歲大,沒有穿衣服,身上有時候塗白色顏料。

momo陪著我看雜誌。他好像已經看過這電影。我說,啊就這樣一直飛喔?她說,最後男孩會死掉。

啊?我翻了一頁,上面寫著。男孩因為精神上無法承受(不知道什麼),然後那夜的右上角有張小照片是他們三個躺在地上,身上塗了些紅色顏料,導演說這象徵死亡。

我看了一下momo,想說早餐是準備了什麼。我知道沒煮飯,可是我有準備啊!但是想不起是什麼,然後我就醒來,起身。

嗯 5:32

1.4 , 2017

2017年1月9日 星期一

似曾相識——向石墨致敬


江湖上這樣傳說著:荷蘭的鹿特丹因為二戰期間的轟炸,幾乎把原來的城市夷為平地。戰後,這城市就變成是建築師的試煉場,是現代建築的展示場.有名的方塊屋還是有人的社區,還保留一間可以付費參觀.另外還有個長得直直高高的「鉛筆館」,看起來還真像鉛筆.

2000年以後,台大多了一些建築,像是常常辦演唱會、cosplay的小巨蛋.還有在他旁邊的物理暨凝態館.尖尖直直的,也像鉛筆啊!


鉛筆雖然較鉛筆,可是筆芯是石墨.石墨是還沒受高溫擠壓的未成形鑽石,這寓意很好.石墨本身也是二十一世紀初年的風雲材料,還有科學家因為石墨,獲頒2010年的諾貝爾獎.從這裡看來,當初的設計者,還真是有遠見,走在時代的尖端.

跟外型相似的鹿特丹比起來,台大凝態館還多了些東西———

這鉛筆還附帶兩個橡皮擦.


照片來源網頁與台大物理系官網

2017年1月7日 星期六

似曾相識

日前跟朋友約在台中的國家歌劇院,以前就覺得很像,這次近看,真的很難讓人不聯想。

我要向設計者伊東豊雄致敬,他大概是有固態物理學家朋友,或是偶然看到所謂的Fermi Surface而得到的靈感吧!

出處交代一下,上面那張是Nature期刊。下面那張是MgB2 http://epw.org.uk/Documentation/MgB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