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3日 星期二

粉紅的仲夏

  在這個沒那麼多元的社會裡,男女扮演的角色都有其難以逾越的界線。所以,男生穿裙子或是女生穿西裝會被主流媒體說成是『性別越界』,說成是『另類』。這是gendre,社會賦予男女的角色形象。時代在變,女生穿起了軍服,叫做巾幗不讓鬚眉;在職場上穿起了套裝,叫做女強人。男生呢?你抱著Hello Kitty,大概就逃不了『娘娘腔』的譏笑。對,是譏笑。

  不過,男人的一生,也有粉紅色時期。而且是在生命的仲夏,就是當了爸爸而且女兒還小的那幾年。你可以大大方方地穿粉紅色Kitty裝、背粉紅色包包加上粉紅小娃娃吊飾。

  話說回來,在這個沒有多元的社會,當男人、當女人都很辛苦。而且造成這種性別角色的不是男人害女人、女人害男人這種兩性互害而已。看到一個男生留長髮、掛耳環,是男人罵得多,還是女人罵得多?看到女人剪短髮、動作大,是男人指指點點,還是女人說三道四?

  人類有個自保的演化產物,就是對於我群跟他群的辨別很敏感,相對地,也很怕跟人家不一樣,深怕被其他人當成外人。這在學校裡面叫做『同儕壓力』,在大家庭裡叫做『妯娌衝突』(這種要跟大家一樣、深怕跟別人不同的事情,以後再花一篇詳述)。小時候,鄰居有個婆婆,大概是五十歲左右,瘦瘦的,長得不漂亮,化裝技巧也不高明,可是她很愛穿漂亮的套裝,箱裡就給她一個封號,叫做『白嘉麗』,那個當時的美麗紅星,但是語氣不是稱讚,而是揶揄。上禮拜有個學生跟我說,他好不喜歡在理工科系,因為他是愛漂亮的男生,穿著搭配都像偶像明星,可是周圍的眼光就好像對他說『唸理工的幹嘛這個注意外表』。這也許是他自己的想像,不過為什麼心裡面會這樣配音,也是傳統刻板形象造成的。

  男女生從小就有差異,男生愛玩小汽車,比較好動。女生愛玩家家酒。諸如此類,你可以舉出無數的例子。可是,這差異是哪裡來的呢?是天生的?還是教養出來的?所謂Nature or Nuture? 其實這問題大概不可考。兩個理由:

第一、就基因而言,男人是男人的後代,也是媽媽生的;女人是媽媽生的,但是也帶有爸爸的基因。基因只差那個爸爸來的X跟Y而已,俱研究,Y染色體上面沒什麼基因了,有的那些會怎麼差別,也很難做實驗。

第二、我們教養的時候,很難對男孩女孩毫無差別,這也無法實驗。有人願意接受這樣的試驗嗎?把男生當女生養、女生當男生養、男生女生中性養、男生女生一起養,但是相反對待。。。。這需要大量統計,需要很多組。即使父母願意,也違反人權,無法實施。

  這時候,要用到佛陀的智慧了。話說,有個比丘問東問西,佛陀就說了,好像有人中了箭,這是事實,重點是要救人,不是問箭怎麼來,問東問西,問完了,人也死了。(看這裡)對於這種問題,我也要採取這個立場。男女有別是事實,問題不在來源,問題是,我們對於這差異,要採取什麼立場?

  這又牽扯到『平權』的問題。怎樣才是平等呢?

  先扯遠一點,講一下美國的國會好了。美國的中央民意機構有兩個,一個是參議院,一個是眾議院,所謂參眾兩院。參議院是以『州』為單位,一州選兩個參議員,再加上副總統是議長,共有101個。但是議長只有在表決平手的時候,他才能投票(所以還是稍微傾向掌有行政權的一方)。眾議院是以『人口』為基礎,按照比例選出眾議員。台灣的立法院是按照人口比例原則,比較像眾議院。參議院的是跟美國立國有關,是以州為單位的聯邦,每個州都享有一樣的權利,這樣才不會大州欺負小州。但是那些人口很多的聲音是不是相對變小?所以設有眾議院來案人口比例平衡。只有眾議院的話,那就是大州欺負小州,通過的法案,大部份是有利人口眾多的大州。在地方上,就是有利人口密集的都市。在台灣,只有以人口比例產生的立法院,立法的結果,自然會傾向都會的利益,因為都市的地區立委多啊!

嚴重一點講,這就是眾暴寡啊!即使是民主的選舉,一人一票,也會有不平等啊!

類似美國參議院精神的,還有另一個政治組織,歐盟。避免大欺小,任何一國都享有否決權。你不能通過有利某些國家而傷害其他國家的法案,即使只有一國,也不能要人家犧牲。這跟我之前講的,不是什麼事情都可以多數決,我們不能舉手為了大多數人的利益,要某個人捐獻家產。

  這就是基本權利的保障。有些權利,是不可以用多數決的。這是平等的意義之一。基本權利的部份必須是平等保障的。好了,問題又回來了,人類的基本權利是什麼?生命權、財產權算嗎?還有其他的嗎?這是可以討論的。問題還是歸結到教育,我們要培養思辨的能力、討論的習慣。不過,我們的教育習慣在『灌輸知識』,因為這比較好筆試,比較好打分數,有分數,才能『公平』比較。看吧!為了『公平』,所有東西都數字化來比較。

 原來,這整個刻板印象,是來自於單一價值,來自於沒有思辨的教育。教育來自哪裡?訂教育政策的聽起來好像是教育部,可是教育部長是誰任命的?總統。總統是誰選的?不就是你我嗎?

  我是不相信那種『選出一個厲害的人,就可以扭轉整個局勢』之類的神話故事。我比較相信人要不斷的努力,才能改善目前的生活。但是,選對的人,就是一種努力的方式。

  我希望有更多的人可以欣賞各種色彩的裝扮,男人也不要只有在人生的仲夏時光,才能那麼一點點接近粉紅色。而是,人生的任何時光,都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顏色,而不會遭到眾人奇異的眼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