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5日 星期三

看電視的半個研究

半個研究(可能是這樣)


不曉得這學派為什麼這麼懼怕小孩子看電視或看電腦?


還拿了個報告說愛看電視的小孩比較不愛看書。我沒看到原始資料,不知道那個『愛看』是多愛看。那個『愛讀書』是多愛。


是用時間計算,每天看幾個小時以上就叫做『愛看』,還是看完節目可以記得清楚劇情?不知道有沒有按照電視節目類型分類?有沒有愛看連續劇卻不愛看新聞?或是愛看二十四小時新聞重播卻不愛看discovery?


『愛讀書』也不知道是怎麼算的?不看書會發抖?還是每天總要看個幾小時才能安眠?


不知道,統統只講『愛不愛』這種模糊觀念。


好啦!到底為什麼愛看電視的小孩不愛看書呢?

簡單的解釋是:學習上有視覺型的小孩跟聽覺型的小孩。


愛看電視屬於前者,他們對影像、對圖形很有感覺,可以從裡面獲得資訊,他們比較會處理視覺資訊。


愛讀書的小孩屬於後者,文字閱讀說穿了,就是自己讀給自己聽,或是聽人家說故事,他們比較會處理文字語言的資訊。(這種人就是看電視節目的時候,即使聽得懂,也會盯著字幕看。話要用自己的聲音講比較能接受。)


他們各取所好。


不知道這研究怎麼來,可能是這樣來的:


先調查看電視的時間,在調查看書的時間。然後發現看電視久的,看書的時間就少。(一天就那麼長,做A時間長,做B時間就短。不是嗎?)


研究可以繼續做:


拿書去給愛看電視的小孩看,看完做閱讀測驗,然後發現他們分數比不愛看電視的小孩低。於是你就下結論:愛看電視的小孩影響閱讀意願,也對閱讀能力有不良影響。這解釋很簡單啊!因為這不是他們專長的接收頻道,他們對圖像比較有感覺。


這研究還要反過來做。


拿圖片或影片去給愛讀書的小孩子看,看完做測驗,問她們看到什麼?或是剛剛那個人在幹嘛?說不定比愛看電視的小孩的分數低。


於是我也可以下一個結論,愛看書的小孩,觀察力很差,解釋能力也不好。根本不知道自己看到什麼。


這樣對嗎?


我們常常看到的是二手以上的資料。原始的數據不知道在哪裡?也不曉得那些研究做了多少實驗、調查了多少對象,問題怎麼設計的、總共問到了多少問題。


我們看到的『轉述』,已經因為轉述者的意識形態而有所扭曲、被他們掩蓋全貌。論點變得殘缺、變得以偏概全。


我們還要在這種不完全的二手以上報告打轉嗎?還要根據這種不完全的二手報告來調整教育方針嗎?


延伸閱讀:



運用影像或實物的教學媒介刺激對兒童繪畫表現的影響









2012年7月23日 星期一

京都回憶 — 歷史散步

  我喜歡歷史散步。這是在波士頓旅遊時,看到地上的紅線『The freedom trail』 — 美國獨立戰爭的歷史景點。那個時候正著迷於日本幕末到維新的歷史,所以在回程經過日本東京的時候,也在東京尋找那些事件的發生地,像是紀尾井坂、像是小傳馬町、像是上野公園。當然,我也去了將太壽司常去的築地漁市場。隔一年又到京都也是這種走法。看書的時候特別有感覺,因為那些地方我都去過。旅行的時候也特別有感覺,因為這些事件我都讀過。



  不過,我最近在思考這種歷史散步的意義。

  這樣子走,能夠得到什麼?我真的能體會到維新志士在想什麼嗎?(瞭解維新志士,就能知道日本如何現代化的嗎?)

  好幾年前,大概是1997那次吧!選台北縣長的時候,那時候還是國民黨的林志嘉做了一支廣告。他開頭就說,人家選台北縣長,可是他人在京都(還是日本其他城市)。意思是說要讓台北縣像京都府那樣,有閑諡靜謐。畫面很美、很乾淨。可是,他這訴求落選了。

  你去京都晃一下,能學到什麼?

  我不是說學不到東西就不要去,而是說這樣短短的停留,只能看到京都的表面。至於為什麼這個城市現在是這樣?京都人怎麼生活?他們怎麼維持這樣的生活呢?

  回到歷史散步,『歷史散步』比只在書本背誦事件要好得多,但是講到要增進多少歷史的理解,光是散步是不夠的。而且,歷史不是那幾個人完成的,要有那個時空背景。所以這一回的京都之旅,就沒有刻意進行歷史散步了。我要觀察的是日本人怎麼生活。陌生人在巷子裡相遇,是相讓還是搶路?走在前面的人會幫後面的陌生人開門嗎?電梯裡會聊天嗎?

  想瞭解凱薩,不必成為凱薩。 Max Weber在講有關社學學研究方法的時候這樣說過。

 我想說的是:即使瞭解凱薩,也不一定能成為凱薩。

 即使瞭解了幕末維新的歷史,也不一定能在日本以外的地方,起始現代化運動。在京都考察,也不見得能在其他地方建立一個像『京都』的城市。看了各種成功人士傳記、熟知各種成功祕訣、守則,也不能讓你就這樣變成成功人士。

  所以,結婚之後,就沒有再歷史散步了,我不要刻意去追尋前人的腳步,而是仔細看現代的人怎麼生活,再去尋找形成這些生活形態的脈絡。

  這是我在銀閣寺前看到一個穿西裝的高中老師,帶著一群穿制服的高中生所想到的。當下我是很佩服這位快六十歲的老師,能夠在那樣的酷暑烈日之下穿著西裝、拿著小旗子替他的學生解說。同樣的烈日下,看著小朋友和家裡大人,我想到十幾年前的幕末歷史散步,也回頭檢視歷史散步。

  最後我要講的是,在這個四十出頭的年紀,跟三個女眷一起遊京都。像照片裡面那樣,小朋友的散步是邊走邊發現好玩事物,地上的石頭都是好朋友。今天過後,這就是歷史的散步了。



2012年7月19日 星期四

京都回憶 — 伏見千鳥居

  十幾年前的夏天,我第一次到日本的京都,一個人的徒步旅行,也有到南邊的伏見。不過,那一次根本不知道什麼稻荷千鳥居。那次到伏見,是想去看伏見鳥羽,新撰組在京都的最後戰場。那時後,我剛好在讀日本幕末的歷史,正想知道日本如何進入現代化的過程。京都之行,是幕末的歷史散步。(歷史散步會另文敘述)

  十幾年後,京都的夏天依然炎熱。我不再是一個人,我有一家人伴隨。會來到這個千鳥居,也不是歷史散步。是因為一部漫畫《宗像教授異考錄》,這部以宗像教授為主角,探究日本民俗傳說的來源。這主題,我們剛好都很喜歡。裡面有一段關於千鳥居的故事,為什麼要做這麼多鳥居呢?首先是稻荷神,祂是以狐狸的形象出現,是日本的穀物之神,這是種稻民族為豐收所祭拜。但是宗像教授確認為,這一連串的鳥居,排成的形狀像是數學上的無限大,應該是某種『力場』,剛好也遇到空氣中出現游離的『球形電場』。

 我們到達千鳥居的時候已經是傍晚,天氣沒那麼熱了。千鳥居給我的第一個印象是,啊!怎麼這麼小!我以為是那種一層樓半的鳥居排成一串,而且排得很擠。

  沒事,為什麼要立這麼多鳥居呢?

  姊姊說,這樣走起來比較涼。有道理,的確有遮陽的作用。陽光只要不是從側面進來,走在鳥居裡就曬不到陽光。

 我有另外的想法,他們是不是要用千鳥居,擋住一些不想讓人看到的風景呢?所以,鳥居之外有什麼祕密呢?其實我有從鳥居之間的縫隙往外看,就像一般的山上風景一樣, 沒有什麼特別的石碑。

  後來,我們看到了一個『價目表』,每種尺寸的鳥居,都有一定的金額獻禮。這應該是最符合經濟的答案。廟方立鳥居可以賺錢。但是又有另外的問題,人家為什麼要奉獻給這神社呢?我也可以寫個『價目表』,但是有人會捐錢給我嗎?受歡迎的神社,應該有受歡迎的理由,那理由是什麼?

  照片上的姊姊,才醒過來沒多久,爬了第一層鳥居,要進入密集的千鳥居入口。選左邊還是右邊呢?

  姊姊上山的時候在睡覺,到千鳥居起點才叫醒她。妹妹在回程的時候也睡著了。所以那天晚上,兩個身上都沾上臭臭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