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29日 星期一

宗像教授異考錄--藏在民俗的歷史痕跡


宗像教授異考錄
作者:星野之宣
譯者:章澤儀
出版社:臺灣東販
ISBN:9861760741
裝訂:平裝





這是漫畫家星野之宣的非科幻漫畫宗像教授系列的第二部,第一部台灣翻成<東方奇談祕聞錄>,乍看之下還以為是馬可波羅遊記.其實一大套以民俗學教授宗像傳奇為主角的漫畫書,是在民俗傳說中殘存的人類記憶.多早前的記憶呢?可能遠溯到沒有文字的石器時代、狩獵採集時代、陶器或金屬器時代等等文明剛開始的時候.可能是民族間的戰爭,戰敗的民族歷史,沒有寫在教科書上,但是仍隱藏在傳說裡面.我很佩服作者蒐集資料的能力以及文明的想像力.

宗像教授的研究主軸事關於鐵器民族.他並沒有藉由考古或傳說,將大和民族講成是鐵器的發明人.他清楚地知道,這是由海外經由海人族傳入的.現在日本歷史的主體--大和民族,其實是征服者,利誘、欺壓、或俘虜這些懂得鑄鐵的少數民族為己用,然後拿這些武器征服全日本.除了鐵器之外,他還考據了其他的傳說,像是雪女、犬、小紅帽或是天象等等傳說.

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有關犬的故事.狗到底是人類的朋友,還是人類的食物?為什麼有些人對待狗像是寵物、像是夥伴,人狗之間感情深厚豪不遜於人與人之間.可是卻另外有人,到了冬天要吃狗肉進補,還有些國家像是中國與韓國,卻把狗當家畜來豢養,養大了就像對豬一樣宰來吃.宗像教授是這樣說的,在人類之初,用火的技能不是很好,人數也不多,使用的工具也不發達的時代,人類只是生態食物鏈的一環.終日逃命,躲避其他動物的攻擊.終於,人類成功地馴養了狗,或說狼群裡有一族跟人類妥協,脫離了狼群跟人類生活在一起.會狩獵的人類提供狗食物,狗幫助人類搜索,這也許是哺乳類異種動物之間的首度合作.可是進入了農業時代,狗的搜索功能變成多餘,結果成了農業民族的蛋白質來源.宗像教授接受自己的祖先是狩獵民族,接受自己的祖先豢養了狗,卻又拋棄了狗.因為他們跟我們一樣,大部分都是平凡的人.

看這部漫畫,我常在想.台灣處於大陸與海洋之間.有些台灣流傳的童話或是傳說,也許來自亞洲大陸,可是跟現今流傳在中國的版本應該有所不同,這些差異的理由是什麼?誤傳還是我們的祖先有意的更改細節?有些傳說應該來自海洋,來自我們航海的祖先.可惜的是,這些是少數而冷門研究,即使成果豐富,也是寫成難懂的論文,最後擺在書架冷闢的角落,保持最低的借閱率.

我們缺乏讓人親近的漫畫,讓人易懂得入門書.理由是市場、漫畫家生存不易....基本的原因,其實是我們還不接受自己的祖先來自多元,自己的祖先可能沒有什麼光輝的歷史.甚至連歷史很短,也無法接受.動不動就喜歡在自己的家譜最前面加上黃帝、周公、漢高祖等等.祖先不能是平凡人嗎?想像一下現在,大部分的人都有子女,大部分的人都很平凡.難道我們也希望自己的後代,將我們這一代的平凡祖先從歷史中抹去,然後接上這時代的風雲人物嗎?


延伸閱讀:
遇見時間的方向
與《時間漩渦》的連結
---

2009年6月10日 星期三

電影<大法師>--有關不平等


大法師 The Exorcist
主演:艾倫波斯汀、琳達布蕾兒
導演:威廉佛瑞金
DVD發行日期:2004 年 01 月 05 日


最近看的書中,都有小女孩的身影,<默默地我相信天使>裡,小女孩是受害者;<血色童話>裡的吸血鬼是個小女孩;不僅如此,許多恐怖電影,也有小女孩是受害者,也有的甚至是加害者的角色.經典的電影有<大法師>與<七夜怪談>.前者有個小女孩被惡魔附身,是受害者;後者根本就是加害者本身--貞子.

大法師電影除了恐怖的特效之外,重點有兩個:

第一是無辜小女孩;第二是階級不平等.

有些被魔附身的人,是受到惡魔的誘惑,可能是權力交換,願意當大魔王的麾下.惡魔可以擴張勢力,或是藉此嘲笑上帝的子民是如此的容易受誘惑.然而在<大法師>裡,古老的惡魔找的對象是小女孩,小女孩會受什麼誘惑呢?以小女孩當對象要說明一件事:惡魔做事無理可循,所以老神父在挖掘出惡魔石像時,心理面出現了一句:以魔制魔.

第二點,我覺得才是電影的重點.在恐怖的影像畫面中,少有人注意到這個情節.劇中出現了三個神父:
有驅魔經驗的老神父:熱中考古,學識飽滿,有驅魔經驗,可是年紀太大了,不幸在驅魔過程中猝死;
堅心奉獻的窮神父:跟隨老神父一起驅魔,用盡各種辦法,最後逼惡魔附在他自己身上,奪窗而出,與惡魔同歸於盡;
姿態優雅的雅痞神父:他在教堂接下這個小女孩附魔案,然後轉交給窮神父,白天侍神,晚上脫下神袍,打扮優雅,到酒館喝個小酒當下班後的娛樂.
重點是,故事最後,惡魔與窮神父同歸於盡,小女孩恢復正常.這兩位最有功勞的神父都算是死於戰場.然而這對受害的母女,帶著禮物到教堂感謝教會時,卻是這位雅痞神父接下來的.他雖然嘴巴上沒有將功勞佔為己有,卻也沒有提到另外兩位神父的奮死效力,他微笑著接受母女的感謝,還像慈父般地摸摸了小女孩的臉.

最後這一幕真是經典!

菜鳥神父有多窮?他自己的母親只能住好幾十個人一大間的收容所,冬天沒什麼暖氣,只能蓋著薄薄的毯子,情況比街友多個屋頂.生病,也沒有錢到醫院.兒子當了神父,全心的奉獻為他帶來法力,普通的水經過他的手,就變成可以讓妖魔鬼怪害怕的聖水.即便如此,卻對母親無能為力.所有的功勞給那個穿著時髦,出入高級場所的雅痞神父.

在恐怖片的包裝下,電影講的是不平等.就好像很多為了信念付出家人甚至自己性命的人一樣,其他人對他的付出好像視為理所當然,還把功勞給那個穿著體面的不相干者.這現象在台灣,不也常見嗎?



----

延伸閱讀:電子工程師與農夫
                 速度之終結
                 電影《死國》與吉安的慶修院
                 心的地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