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29日 星期一

宗像教授異考錄--藏在民俗的歷史痕跡


宗像教授異考錄
作者:星野之宣
譯者:章澤儀
出版社:臺灣東販
ISBN:9861760741
裝訂:平裝





這是漫畫家星野之宣的非科幻漫畫宗像教授系列的第二部,第一部台灣翻成<東方奇談祕聞錄>,乍看之下還以為是馬可波羅遊記.其實一大套以民俗學教授宗像傳奇為主角的漫畫書,是在民俗傳說中殘存的人類記憶.多早前的記憶呢?可能遠溯到沒有文字的石器時代、狩獵採集時代、陶器或金屬器時代等等文明剛開始的時候.可能是民族間的戰爭,戰敗的民族歷史,沒有寫在教科書上,但是仍隱藏在傳說裡面.我很佩服作者蒐集資料的能力以及文明的想像力.

宗像教授的研究主軸事關於鐵器民族.他並沒有藉由考古或傳說,將大和民族講成是鐵器的發明人.他清楚地知道,這是由海外經由海人族傳入的.現在日本歷史的主體--大和民族,其實是征服者,利誘、欺壓、或俘虜這些懂得鑄鐵的少數民族為己用,然後拿這些武器征服全日本.除了鐵器之外,他還考據了其他的傳說,像是雪女、犬、小紅帽或是天象等等傳說.

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有關犬的故事.狗到底是人類的朋友,還是人類的食物?為什麼有些人對待狗像是寵物、像是夥伴,人狗之間感情深厚豪不遜於人與人之間.可是卻另外有人,到了冬天要吃狗肉進補,還有些國家像是中國與韓國,卻把狗當家畜來豢養,養大了就像對豬一樣宰來吃.宗像教授是這樣說的,在人類之初,用火的技能不是很好,人數也不多,使用的工具也不發達的時代,人類只是生態食物鏈的一環.終日逃命,躲避其他動物的攻擊.終於,人類成功地馴養了狗,或說狼群裡有一族跟人類妥協,脫離了狼群跟人類生活在一起.會狩獵的人類提供狗食物,狗幫助人類搜索,這也許是哺乳類異種動物之間的首度合作.可是進入了農業時代,狗的搜索功能變成多餘,結果成了農業民族的蛋白質來源.宗像教授接受自己的祖先是狩獵民族,接受自己的祖先豢養了狗,卻又拋棄了狗.因為他們跟我們一樣,大部分都是平凡的人.

看這部漫畫,我常在想.台灣處於大陸與海洋之間.有些台灣流傳的童話或是傳說,也許來自亞洲大陸,可是跟現今流傳在中國的版本應該有所不同,這些差異的理由是什麼?誤傳還是我們的祖先有意的更改細節?有些傳說應該來自海洋,來自我們航海的祖先.可惜的是,這些是少數而冷門研究,即使成果豐富,也是寫成難懂的論文,最後擺在書架冷闢的角落,保持最低的借閱率.

我們缺乏讓人親近的漫畫,讓人易懂得入門書.理由是市場、漫畫家生存不易....基本的原因,其實是我們還不接受自己的祖先來自多元,自己的祖先可能沒有什麼光輝的歷史.甚至連歷史很短,也無法接受.動不動就喜歡在自己的家譜最前面加上黃帝、周公、漢高祖等等.祖先不能是平凡人嗎?想像一下現在,大部分的人都有子女,大部分的人都很平凡.難道我們也希望自己的後代,將我們這一代的平凡祖先從歷史中抹去,然後接上這時代的風雲人物嗎?


延伸閱讀:
遇見時間的方向
與《時間漩渦》的連結
---

2009年6月25日 星期四

惡意--無以名之的恨意


惡意

作者:東野圭吾
出版社:獨步
出版日:2006/09/28
ISBN:9866954196
語言:中文 

 小說是以兩個主角分別以第一人稱自述的方式寫作--嫌犯日日野修跟警部加賀恭一郎的筆記本.一個有名的作家日高邦彥遭到謀殺,他的朋友也是屍體的發現者日日野,用這筆記本將案情導向他想要的方向,他先誤導案情,筆記的漏洞被發現之後,後來被列為嫌犯.承辦的加賀警部,曾經是日日野以前在國中的同事,他在辦案的過程中,發現嫌犯筆記本有些不對勁,他開始懷疑嫌犯,嫌犯也承認是他犯案.原本可以結案了,找到兇手、凶器、時間地點等等都符合證據.只是,加賀警部弄不清楚動機,或說對日日野自述的動機,深深地感到懷疑.

 根據日日野的說法:大作家日高其實沒有什麼創作能力,那些出了名的小說,其實是日日野在背後代筆,日高只是修改了一些小東西,然後作品就大賣.日日野不僅僅替日高代筆,而且還跟日高太太有不倫之戀.日高跟日日野是小學同學,兩個都想成為作家,瑜亮情節與不倫戀情成了殺機.

 加賀檢視所有細節,發現其中的問題.原來,那些捉刀代筆的事情是日日野造假,什麼不倫戀情野是子虛烏有,殺機來自於小學的校園暴力事件.是日高欺凌日日野,而長大後遭到報復嗎?東野要講的不是這麼簡單.其實是日日野本來也是被欺負的對象,但是他沒有起身對抗(因為沒有依萊),反而加入了欺負人的幫派,成為小嘍囉,跟著壞蛋欺負別人.至於壞蛋老大為什麼要欺負人呢?沒有,一點點理由都沒有,有的話,僅僅是單純的惡意.唯一起身反抗的是日高,對於壞蛋老大,日高不是直接訴諸武力,也不是跟老師打小報告,而是不卑不亢.除此之外,他還勸鄰居日日野,不要再跟這些人混在一起了.

 光明的態度,對照於日日野猥瑣的小人行徑,再加上日高要以校園霸凌為題材創作,不經意地握有日日野少年時期當跟班的照片.雖然他將蒐集的資料深鎖抽屜,但這些資料成了日日野的殺機.不僅要消除以前不名譽的證據,還要將日高的一切佔為己有--包括成就、老婆以及生命.這樣的恨意如何而來呢?對於自己猥瑣不堪的過去,想要掩埋從被害者變成加害者的歷史,對照於同學對付校園霸凌的堅定態度.像是黑暗對照於光明.可是日日野的想法,不是積極地走向光明之路,而是責怪日高--為什麼他可以堅定?為什麼他還要關心欺負他的我?其實是自己無法控制心志,只好隨壞蛋起舞.他不責怪自己,反倒怪起了那些不受誘惑的同學.

 跟<默默地我相信天使>、<大法師>、<七夜怪談>還有<龍紋身的女孩>裡的受害者一樣,加害者能夠找到的藉口,都是如此薄弱.說穿了,只是恣意地發洩那無以名之的恨意.既然受害者完全無辜,套句<龍紋身的女孩>莎蘭德的話,我們又何必替加害者找藉口,去討論那些「為什麼」呢?

 恨意不屬於理性,恨意引發的暴力或是兇殺,又怎麼用理性去討論呢?


---

2009年6月21日 星期日

阿特拉斯聳聳肩--不景氣的自救之道


阿特拉斯聳聳肩 Atlas Shrugged
作者:
艾茵.蘭德

原文作者:
Ayn Rand

譯者:
楊格

出版社:
太陽社

出版日期:2009年07月05日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8538801
裝訂:平裝


 在經濟不景氣的時代,政府要大力花錢以刺激消費,還是任市場自由發揮?人們要等著政府的刺激景氣措施,還是自求多福?有錢人要如何更有錢?沒錢人要如何變有錢?有錢之後,要怎麼樣?錢會滾錢,還是會滾走人性?

 這是一本想要永續經營的企業家該看的書:要經營政治關係、遊說有利自身的法案、研發創新、還是能賺就賺管他明天如何?這是本上班族該看的書:我的專業程度夠嗎?我的部門會縮編嗎?公司會倒閉嗎?要不要在接受訓練培養第N專長?這也是手捧鐵飯碗的中小學教師該看的書,你們的碗開始生鏽了嗎?只能任隨學童減少開始流浪?要組織工會自我保護?還是要打開大門接受挑戰?

 上面的各個問題,有些你已經有答案.但是大部分的答案,都不是那麼清楚,甚至連想都沒想過.不要緊張,你只是跟書上的人物一樣,問了一個不知道該怎麼回答的問題:

 誰是約翰高爾特?

 這個問題,串聯了整個故事.只要不知道問題的答案時,就會有人補上一句:誰是約翰高爾特?這句話一開始是在社會底層的低俗俚語,意思是「天知道?」.隨著故事的進展,慢慢地有著一層一層的新意義,因為有人知道約翰是誰,也有人知道他的事蹟。

 鐵路即將衰退,公司如何自保

 火車的出現,在實質上與象徵上都代表了,世界全面性地進入了工業的新時代。工業革命不只是發生在工廠林立的工業區,隨著新鐵道路線的開闢,深入陸地上的各個角落。火車帶著強大的動力,推動歷史的進展,工業的手伸進了農村,工業的腳踏入了山林,深深地掘進地底,將農業、礦產帶進都市。不僅如此,農村青年搭著火車湧入都市。隨著這股力量,新的有錢階級出現,當然,也有新的社會底層,終日不見天日地工作,也只能養家糊口。面對這樣的新時代,各式各樣的學者,提出了各樣的學說,想要說明或解決這樣的現象。共產主義對上了資本主義,社會福利、自由市場、競爭淘汰、同業聯盟等等主張與策略眼花撩亂的情形不會比社會現象少。

 隨著工業的進展,鐵路運輸正逐漸沒落,貨運量銳減。工業的火車頭,反而被自己帶領的工業所吞噬.新的動力出現了,新的交通工具帶領大家到更多地方.鐵路公司要何去何從?競爭激烈是無法避免,會留下來的公司也寥少可數.如何生存下去,甚至可以更加發達呢?故事的主角:鐵路公司經營者、礦業鉅子、還有鋼鐵業者.大家都看到鐵路的黃昏,想出來的方法卻大不相同.有人創立鐵道聯盟,將原本是競爭對手的幾家鐵路公司串聯起來,訂出新的遊戲規則來瓜分市場以自我保護,鋼鐵業者也是,市場萎縮,只求大家都有飯吃.

 理想、現實、競爭還有詭計 

 可是,有些人不這樣想.他們還有夢想,他們接受挑戰.他們願意花十年二十年的時間研究新的產品;有些人他們寧可倒閉,也要堅持原則.故事就在競爭、聯盟、詭計與夢想間展開.理想與現實的纏鬥、積極者與保守者的鬥志.

 故事裡有個詭計--未曾失利的鉅子帶頭投資,一堆董事長跟進,最後大家都賠錢,包括那帶頭的鉅子.這讓我想到一個幾年前聽到科技產業的傳聞:曾經風光一時,賺錢如喝水的DVD製造廠,老早已經不賺錢了.每張DVD的利潤已經壓縮到不能再壓縮,公司有做有賣,但是只能維持生存而已.為什麼會這樣子呢?最早發明DVD的日本廠,將製造的配方賣給台韓的公司,收取權利金,每做一片,就要給發明廠一些錢.起初,利潤很高.台灣的公司就把大筆的鈔票花在設廠買設備,接這印DVD就像印鈔票一樣,賺得不易樂乎.難道日本人是笨蛋嗎?好賺為什麼不自己賺?接下來,DVD量大,單價下降,降到不能再降.這時候,日本人將人力物資投入開發下一代的紀錄器--USB隨身碟.台灣廠呢?沉醉於好賺的DVD,錢都下去了,也沒力氣發明什麼,只能在新的產品出現後,買技術,付權利金,如此如此週而復始.這也不能全算是詭計,因為沒人強迫你

 在這個經濟不景氣的時代,這本書更顯得其價值,在故事其背後有更值得我們深思的問題. 


---

2009年6月19日 星期五

龍紋身的女孩--隱藏在光鮮表面下的罪行


龍紋身的女孩 Man som hatar kvinnor
作者:史迪格.拉森
原文作者:Stieg Larsson
出版社:寂寞
出版日期:2008年09月25日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8461406
裝訂:平裝



在二次大戰期間,交戰的諸國分成軸心國與同盟國.軸心國是發動戰爭的一方,歐洲的戰事由德國攻進波蘭開始;亞洲則是日本入侵中國開始.戰爭的最後,軸心國失敗了,同盟國獲勝了.為了表達戰爭是罪惡,將發動戰爭的人視為罪犯,於是有紐倫堡大審與東京大審.但是,有些主動幫助戰爭的人或國家,並沒有受到應有的審判.瑞典就是一個--宣布中立,但其實瑞典對西特勒大軍,做了許多讓步,例如說讓德軍經過.這也許是為了避免戰火的必要妥協,然而,瑞典人都對希特勒的種族淨化不以為然嗎?他們反對殘酷的集中營嗎?有沒有人其實是贊成白人至上主義?有沒有人甚至還贊助希特勒呢?

故事一開始,是一個挨告的雜誌社主編--布隆維斯特,他誤信錯誤的資訊,自以為揭發黑暗的官商勾結,結果卻被反將一軍--對方告他誹謗.法院宣判有罪,要到監獄服刑.為了保持雜誌社的運作,他辭去所有職務.就再這個時候,有錢的大企業家找上他,要他幫忙寫家族史,同時要暗地裡調查三十年前的疑案--姪女的失蹤案.

故事的另一個主軸,就是中文書名的主角,身上有著龍紋身圖樣的女孩--莎蘭德,沒有父母、瘦小、被判定精神異常、需要有監護人才能動用財產.也就是說,她在瑞典還不算是公民,只能未成年的小孩一樣,需要公設父母的監護.但是她有異於常人的記憶力,也是網路上有名的駭客.這兩項專長,使得她在徵信社的調查工作如魚得水.因為徵信社受託調查布隆維斯特的可靠程度,莎蘭德還不認識布隆維斯特之前,就已經很了解這個人了.兩個人會湊在一起,是因為布隆維斯特看到了徵信社的報告,報告裡居然出現只有他知道的情節,這個調查員不簡單,可以駭進他的電腦.他心裡有點憤怒,可是隨即又想到:如果有這個調查員的幫忙,那該有多好.於是兩人就開始合作,調查那個三十年前少女的失蹤案件.

案情陷入膠著是正常的,老企業家這三十年來並沒有放棄調查,但也得不到什麼結論.原因可能有兩個:一個可能是老企業家已經陷入「知識的詛咒」,他太習慣用同一個眼光來看待所有的線索,以致於看不到線索之間的連結;另一個可能暗示著:有人在暗中掩蓋真相,以至於調查不出什麼結果.老企業家請布隆維斯特調查,就是要破除「知識的詛咒」,由一個作家的眼光來看家族史,重新檢查那些線索.至於暗中掩蓋真相的人,就成了整個故事裡的不定時炸彈,隨時都可能以意廖外的方式,危害布隆維斯特以及莎蘭德.

調查的結果出爐了,家族中的極右份子,不僅僅是大家熟知他們以前參加過納粹黨,支持白人至上主義.實際上,他們手拿聖經,引用聖經的話語,還殘忍地虐殺許許多多的婦女,特別是那些人生地不熟的移民,特別是那些有色種族.兇手還找到聖經上的藉口,自以為執行上帝的旨意,實行他那邪惡歪理的罪惡.布隆維斯特原本還有點同情老企業家,相反地,莎蘭德很厭惡這些藏在光鮮外表下的罪行,這些都是罪行,沒有原諒的藉口.

我想,作者用這樣的故事,來揭發那些隱藏在瑞典完善的福利制度之下,不為人知的虐殺事件,以及在二次大戰時未受審判的共犯結構.



----
最近是在寫讀書心得交報告嗎?
請繼續閱讀:

粉紅色的仲夏
長遠的家計

2009年6月12日 星期五

血色童話--弱勢者的互相擁抱



血色童話 Lat den ratte komma in (Let the Right One In)
作者:約翰.傑維德.倫德維斯特
譯者:郭寶蓮
出版社:小異出版
出版日期:2009年05月25日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868456952
裝訂:平裝



 這是本有關酒鬼、小孩與吸血鬼的小說

 關於吸血鬼的小說很多,拍成電影的也不少.大部分的吸血鬼都有某種魔力,比如不可抗拒的吸引力(電視影集十三號星期五)、超越人類的體能(刀鋒戰士)、或是學富五車(歷史學家).這本小說裡的吸血鬼依萊,是個活了幾百年的小孩.本來是人類,在變成吸血鬼之後,就以那時候的型態一直活著.他還是有一些超能力,比如說傷口很快就癒合,怕光,砍斷了頭才會死.除了需要喝血之外,比較像是高橋留美子的人魚傳說--人類吃了人魚肉之後,獲得不死之身,不老不死,卻飽受生離死別之苦.

 這是本有關弱勢者的小說

一開始依萊是以瘦弱小女孩的樣子出現,讓鄰居那個飽受欺負的少年奧斯卡愛憐不已.校園暴力的受害者加上瘦弱的吸血鬼小女孩,就成了這部小說的主角.戲份次之的是要替被吸血鬼殺死的朋友出氣的酒鬼們,還有想再婚的單親媽媽.追逐殺人獻祭者的警察、體格健美的體育老師、少年的父母等等戲份很少.所以,主角的大人們都不是社會的精英,連中產階級都不是;小孩們也不是什麼資優生,也沒有一項專長的科目,他們不是飽受校園暴力,就是販售盜版錄音帶、吸食強力膠.連吸血鬼,都是虛弱蒼白,穿著單薄破爛.故事的場景充滿陰暗、髒亂、穢物等等,像是社會底層,至少不是什麼高級住宅區.

 這是部有關校園暴力的小說

 同學們欺負奧斯卡,就像常見的校園暴力事件一樣,都是沒有理由的.壞蛋不是用言語罵人豬頭蠢蛋,就是出手相向.一反抗,就會被打得更慘.奧斯卡只好尋求幻想似的解脫:想像自己有某種魔法,可以用意志力,拿起刀來砍那些不會反抗的樹葉,那些討厭的壞蛋同學,就會像落葉般流血死去.所以當他聽到真的有青少年遭到殺害時,他會想知道死者是怎麼死的,像葉子般得身中數刀而亡嗎?被欺負的弱者,因為孤立無援,只好在想像裡尋求慰藉.依萊的出現,儘管她那麼怪異也無妨,因為踏就逃離現實的避風港.依萊給了奧斯卡反抗的勇氣,他終於回擊其中一個壞蛋,還做出其他報復行動.後果卻是校長的約談、媽媽的責罵,沒有人想知道前因後果,只是跟他講這樣再下去不好.於是,奧斯卡遭到壞蛋們的圍攻,不是躲在暗巷堵人,而是在公開場合.其他人呢?一樣是袖手旁觀,不敢發出聲音.暴力是如此的赤裸裸,反抗也是.老師在的時候休兵,老師不在的校園像是戰場.師長們無法介入,即便介入了,也沒有主持公道這回事.對大人而言,這些小孩子就是麻煩 -- 不要看到就好. 

 小女孩意像

 和<默默地我相信天使>、<大法師>等一樣,這部小說也用到小女孩無辜純潔的意象,依萊是以小女孩之姿出現,但她的形象,也隨著奧斯卡發現她吸血鬼的身分之後,而轉變成男孩--純潔消失了,依萊是個無力控制自己的吸血鬼.她不想直接咬人,但是必須喝血;可是在僕人似的哈肯尋血不力的時候,她又以小女孩之姿,招來流浪漢,一口咬住頸部吸血;又不想讓受害的流浪漢也變成吸血鬼,所以斷了他的頭.依萊是無辜的小女孩嗎?還是歷經幾百年的老練成熟呢? 奧斯卡知道之後,雖然不想也變得跟依萊一樣,卻也沒有排斥他.他們繼續他們的暗語,繼續他們的遊戲.他隨然不是唯一的朋友,卻是很特別的朋友.即使奧斯卡知道依萊會吸人血,那些兇殺案件都和他有關,也沒有因此和他絕交.對於造成吸血鬼的原因,還有他們的孤獨,這部小說有不同於其他吸血鬼故事的描述.或許要這麼說:受到暴力侵犯的少年都期待一個有超能力者,能夠忽然現身來拯救自己,即使是吸血鬼也好,只要能遠離這一切都好.

 逃避不是解決之道

 <光之島>裡的逃學、拒絕上學的小朋友,逃到了世外桃源唄美島,在陽光海灘大自然中來恢復療傷,他們雖然是逃避,但是在島上面對問題,重新站起來.<血色童話>裡的哈肯,從正值老師,被眾人排擠,逃避到依萊那裡,沒有解決什麼問題,寧可當吸血鬼的僕人繼續傷人.奧斯卡選擇和依萊擁抱,之後呢?

 書中的吸血鬼,除了怕陽光之外,他的行動受到限制,當他要進入已經有人的房間時,必須獲得邀請才能進去.這是書名Let the right one in,讓對的人進來.也就是說,開門的時候要小心,如果客人站在那裡等你的邀請,那就要小心,他可能是吸血鬼--這是字面上的意思.書名沒有說進入哪裡,可以是你的房間,也可能是你的心房.你不打開心門,吸血鬼--這個有超能力,但會傷害別人的意象--是進不來的.換句話說,像哈肯這樣的忠僕,是自願的--自願屈服在這個小巧可憐,偶爾滿足他慾望,在看得到卻吃不到的誘惑之下,乖乖的臣服於下,替依萊殺人,並為了掩護依萊而自我傷害.原本是教師的哈肯,因為性侵害疑雲,遭到眾人排擠,最後住家遭到縱火而無路可去,接受依萊的收留,一個提供性服務,一個提供血服務.兩人扮成父女,在瑞典的鄉村流浪.哈肯乾脆自甘墮落,拋棄原本可能就不怎麼堅定的罪惡感,替依萊殺人取血,換得那個受眾人排擠,活在社會底層邊緣的一絲絲慰藉.哈肯開了門,Let Eli in,依萊是the right one嗎?他的下場是,自我傷害以保護依萊,最後連人的資格都不要了,變成全然沒人性的吸血鬼.

 依萊失去了哈肯,但又得到了奧斯卡.奧斯卡是哈肯的小孩版,在學校受到欺負.遇到了依萊,他開了門,可是真的是Let the right one in嗎?人在孤獨無依的時候,很容易受到誘惑,以為抓住了救命的浮木,隱約知道這有問題,卻還是僅抓不放.對於中輟生、流浪漢,大部分的教育工作者也是逃避問題,劃一道線隔離,眼不見為淨.照這本書看來,隔離之後他們不會自動變好,而是有如依萊般的吸血鬼對他們招手,最後傷害其他人.



---- 

2009年6月10日 星期三

電影<大法師>--有關不平等


大法師 The Exorcist
主演:艾倫波斯汀、琳達布蕾兒
導演:威廉佛瑞金
DVD發行日期:2004 年 01 月 05 日


最近看的書中,都有小女孩的身影,<默默地我相信天使>裡,小女孩是受害者;<血色童話>裡的吸血鬼是個小女孩;不僅如此,許多恐怖電影,也有小女孩是受害者,也有的甚至是加害者的角色.經典的電影有<大法師>與<七夜怪談>.前者有個小女孩被惡魔附身,是受害者;後者根本就是加害者本身--貞子.

大法師電影除了恐怖的特效之外,重點有兩個:

第一是無辜小女孩;第二是階級不平等.

有些被魔附身的人,是受到惡魔的誘惑,可能是權力交換,願意當大魔王的麾下.惡魔可以擴張勢力,或是藉此嘲笑上帝的子民是如此的容易受誘惑.然而在<大法師>裡,古老的惡魔找的對象是小女孩,小女孩會受什麼誘惑呢?以小女孩當對象要說明一件事:惡魔做事無理可循,所以老神父在挖掘出惡魔石像時,心理面出現了一句:以魔制魔.

第二點,我覺得才是電影的重點.在恐怖的影像畫面中,少有人注意到這個情節.劇中出現了三個神父:
有驅魔經驗的老神父:熱中考古,學識飽滿,有驅魔經驗,可是年紀太大了,不幸在驅魔過程中猝死;
堅心奉獻的窮神父:跟隨老神父一起驅魔,用盡各種辦法,最後逼惡魔附在他自己身上,奪窗而出,與惡魔同歸於盡;
姿態優雅的雅痞神父:他在教堂接下這個小女孩附魔案,然後轉交給窮神父,白天侍神,晚上脫下神袍,打扮優雅,到酒館喝個小酒當下班後的娛樂.
重點是,故事最後,惡魔與窮神父同歸於盡,小女孩恢復正常.這兩位最有功勞的神父都算是死於戰場.然而這對受害的母女,帶著禮物到教堂感謝教會時,卻是這位雅痞神父接下來的.他雖然嘴巴上沒有將功勞佔為己有,卻也沒有提到另外兩位神父的奮死效力,他微笑著接受母女的感謝,還像慈父般地摸摸了小女孩的臉.

最後這一幕真是經典!

菜鳥神父有多窮?他自己的母親只能住好幾十個人一大間的收容所,冬天沒什麼暖氣,只能蓋著薄薄的毯子,情況比街友多個屋頂.生病,也沒有錢到醫院.兒子當了神父,全心的奉獻為他帶來法力,普通的水經過他的手,就變成可以讓妖魔鬼怪害怕的聖水.即便如此,卻對母親無能為力.所有的功勞給那個穿著時髦,出入高級場所的雅痞神父.

在恐怖片的包裝下,電影講的是不平等.就好像很多為了信念付出家人甚至自己性命的人一樣,其他人對他的付出好像視為理所當然,還把功勞給那個穿著體面的不相干者.這現象在台灣,不也常見嗎?



----

延伸閱讀:電子工程師與農夫
                 速度之終結
                 電影《死國》與吉安的慶修院
                 心的地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