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30日 星期四

地獄

我是那種很容易入戲的人,看到小說、電影,很輕易地,就進入了故事裡,跟著故事人物同悲同喜,甚至還會替那些配角們感動或感傷。真實的世界,也差不多如此。情緒跟著應對的狀況起伏,通常是生氣,因為生氣最容易表現出來。


三年前,研究室來了一個邏輯跟人家都不一樣的研究生。愛計較、愛比較、躲責任、爭資源。一開始很生氣,想要大罵他一頓。後來,想到自己看了這麼多猿猴行為的書,是不是也要學一下人家行為學家,來個人類行為觀察呢?想到這裡,我就變成旁觀的第三者。我仔細研究一下,他的行為,還有別人看他的行為。觀察完畢,再來運用鏡像投射,然後問問其他人,你們怎麼看?

接著自己也遭到不平待遇,做的事不被認可。我的確感到恐懼,我倒不是害怕丟了工作,我恐懼的是因為工作不能跟家人相聚。想到這裡,我又變成旁觀者,繼續觀察人類行為。
然後開始接觸光的課程,我更加確定這些行不義之人,他們是福報不夠的人,有機會可以提升自己,有機會可以造福人群,他們不只放棄機會,還往返方向走,把自己推向地獄。


簡單地說:人生都活過六十,當了長官,不能運用這職位來增進工作、促進社會提升。為了『轉』五萬塊,給自己的人當獎金,拋棄一輩子的學養。其器豈非小哉

2015年4月2日 星期四

愛情與麵包

動物的本能,就如孔子所說的『食、色,性也』。為了生存,要吃、要躲避獵食者。於是,就演化出『保護色』。蛾可以像樹皮,讓鳥類不易察覺。山豬還是小孩的時候,也會有花色的毛皮,易於躲在叢林裡。就連萬獸之王-獅子,也要讓自己的顏色看起來跟草原背景類似,不讓獵物們發現。

用這保護色躲避獵食者,用保護色避免獵物察覺。這可以解釋很多動物的顏色。

但是老虎呢?老虎的黑黃條紋,是很顯眼毛色,顯眼到連人類都要學這條紋來當『警告標誌』。難道這樣大搖大擺的高調花紋,小動物們都看不到嗎?要理解老虎的高調,我們要想動物本能的另外一個驅動力『色』。除了吃,也要能繁衍下一代。因此,在『食』與『色』,有衝突時,老虎選了後者。這還要了解老虎的生活特性,俗話說『一山不容二虎』,平常時候,一個山頭只有一頭老虎。非生殖季節,他們是不相見的。而且老虎跟獅子還有一點不一樣,母老虎跟公老虎,在外型上差別不大,他們都一樣令人害怕。因此,老虎的警告皮毛是給誰看的?給另外的老虎看。他們寧可嚇走一些獵物,但是也不能放棄生殖。在『食』與『色』之間,老虎犧牲一點『食』,以增加繁殖的機會。

用這角度,我們可以理解貓熊的黑白條紋,在綠色竹林裡,這身毛色是多麼高調啊!我猜,這也是要給另外的貓熊看的。讓自己暴露在獵食者的眼中,也要增加繁殖的機會。(最終極的保護色,是躲到沒有人看到,連自己的對象都沒發現——這樣就絕種啦!)

這種抉擇,不只是動物會遇到。人類也會遇到。愛情與麵包,這個永遠的文學主題,會一直延續下去。自己的生存很重要,有後代也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