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8日 星期日

夢 — 彩虹橋

彩虹的起因,簡單地說就是因為不同顏色的光,在穿透水滴的時候,跑的速度不一樣,有快有慢,轉得角度也跟著不同,原來的白光,就散成七色彩虹了。其實,也不一定要水滴,只要不是真空,就會有快有慢,而且快慢的順序跟彩虹一樣。這叫做『色散』。

好了,去年開始『光的課程』。他們把人類比喻成光,人類本來是沒有形狀的光,然後透過『彩虹橋』,到了有形體的人類身上,體驗有喜怒哀樂各種感受的人生。


於是,前天做了一個夢。夢見人本來的那道白光,經過宇宙,飛行了好幾個星系,然後經過一些物質,產生色散。原本的一道白光,變成像火車一樣,一節車廂一個顏色,直奔地球而來。啊!這就是彩虹橋的意思嗎?

2016年2月27日 星期六

演化想爾錄-色盲

我看來看去,都像是『白-土』、『藍白-土』、『藍白-深土』,從來就不會是白金、藍黑。

女兒跟太太們討論怎麼看會有白金,怎麼轉又會有藍黑時。啊~有啦!隨著角度有變一些顏色,但是也沒有到白金變藍黑那樣。為什麼?我自己想了一個答案:

因為我是色盲,顏色從來不是我注意的焦點,我也不會用顏色來分辨物體。只有在很不得已的情況之下,才會用顏色來形容。

色盲的人,也不會受色彩所迷惑。想像一下古代獵人隊伍裡的那個色盲尖兵。他的任務就是在其他人還在困惑看到的是老虎嗎?顏色好像不太對的時候,他就已經投出長矛,展開攻擊了。或是打手勢跟隊長說,那是老虎,繞路吧!

是啊!老虎的黃黑線條,隨著營養狀況、年紀,以及剛剛有沒有落水,顏色會有改變。但是老虎還是危險的動物啊!(那個洋裝的顏色是隨著光影角度變化,終究還是那件洋裝啊!)



2015洋裝色彩大爭議

(寫於2015.2.27)




2016年2月26日 星期五

《人類學想爾錄》 航向未知大海

古代人對宇宙的樣貌,可能來自於想像,也可能來自於推理。上面是天,下面是地。天,看起來是球形的,因為觀察起來,天上有日月星辰,而且移動的樣子,像是在球面裡旋轉。所以也有把天叫做「蒼穹之頂」,穹是中間隆起四邊下垂的樣子。看天空,就跟人們就像在像帳篷(像「穹」的形狀)看帳篷頂一樣。地,雖然有高起的山,也有凹下的湖泊,可是整體看起來,是在一個平面上,山跟湖不過是在平面上堆土跟挖洞,還有水面看起來就是平的。怎麼看,地就是平面的。所以,在視覺經驗上,的確是「天圓地方」。

讀者想像一下古時的人,在教導小孩天地觀念的時候,應該常常被問到,既然天圓地方,像帳篷一樣,也像洞穴一樣。那帳篷跟洞穴的頂都會跟地面接觸,那麼天是圓的,最後也會跟平的地接觸一起啊!那裏是什麼狀況呢?星星撞到地面嗎?我們可以從接觸的地方,走到星星上面嗎?

而且,很多信仰裡的神仙,都是著在天上,即使不是住在天上,也是住在最接近天的高山上(奧林匹亞山、崑崙山)。這個球面會跟平面有接觸,是天圓地方的世界觀,一定會遇到的問題。也因此,就有「天涯海角」的成語。陸地一直走,會接觸到天,但是在那之前,會先遇到海。不管是親自走一趟,或是聽遠方來的人說,陸地不會無限延伸,陸地是被大海圍繞著。因此,天涯會遇到海角,而不是地角。在北歐維京人的觀念裡,地是平的,海洋為繞著陸地,世界的邊緣是瀑布,船開到那裏,就會掉進無底的瀑布裡。以維京海盜為背景的卡通《北海小英雄》,裡面就有一集提到這個世界邊緣是瀑布的觀念。

想出瀑布是解決天地接觸的問題。但是也有因為天地接觸,而產生的神話故事。地的邊緣是海,海會跟天接觸。因此,要與天上的神仙接觸,除了像嫦娥那樣往天空飛去,直達月宮之外,往海的一方一直航行,是不是也會跟神仙接觸呢?海的遠方住著神仙,會不會是遠古人類航行大海的動力,這我們不得而知。不過,也許有不少神話故事,是來自於這樣的想法。流傳在日本有名的蒲島太郎傳說、台灣阿美族的女人國,他們共同的特徵就是年輕男子,到達海的ㄧ端,蒲島太郎是到龍宮,阿美族勇士是到海島,但是都是到看不到原來陸地的海去。然後到了跟原來世界差別很多的神奇地方;接著當事人以為是幾天的事情,回到原來的陸地,已經過了好幾十年。這個時間差異,也暗示著主人公到了神仙之地。這種「航向海洋連結仙境」的故事情節,是不是源自於天圓地方的觀念呢?

研究發現,分佈在太平洋諸島的南島語族,很可能是來自於台灣。而且是在七千年前左右,就開始向太平洋出發,漸漸在太平洋諸島上過生活。讀者可以想像一下一萬年前的航海設備,即使船的防水很好。沒有雷達、通訊、全球定位系統,也不知道哪裡有陸地,他們是憑著什麼樣的勇氣出海探索呢?也許是來自於天圓一方的「海天接觸之地是神仙之地」所造成的,先人們是要去尋找神仙之地,才不畏艱難,航向未知的大海。

請看下一集《雙生子悖論與龍宮傳說

我是這樣猜的。


2016年2月21日 星期日

夢 — 地藏菩薩本願寺

某個晚上,我帶著小朋友到位於小山丘的寺廟廣場,因為那裡有夜市。就是一般有吃有玩的夜市。最裡面靠近寺廟門口有一攤,是一群婆婆媽媽幫人家消災解厄的攤位。我繞過那攤,進入寺廟裡,想看看是拜那位神明。大廳很乾淨,石材地板都還可以看到反射。不過,廟裡的燈沒開,只靠外面夜市的燈。神像背光,但是拿著那一支地藏菩薩專有的杖,我才認出這是地藏菩薩。不過,廟裡面沒有神桌、香爐、壁畫,通通都沒有。只剩像佛像一尊立在小小桌上。

我出了廟門,轉向那個攤位。原來大廳裡的桌椅都被婆婆媽媽們,拿去利用。連那個玻璃的賽錢箱都拿去當椅子坐。我看了一下,大概有四組人在算命、問掛、或做法。都是中年女性。

2014 二月的夢。

2016年2月17日 星期三

神通情人夢續集

電腦Edgar有了意識之後,愛上了女主角,卻不小心讓女主角愛上了男主角,在傷心之際,引來大量電流,讓自己引爆。這是1984的《Electric Dream 神通情人夢》電影的結局。

其實,Edgar 燒燬的部分是power,他的CPU基本上是好的。男主角把燒燬的Edgar送給了愛玩電腦的朋友John。這朋友沒多久,就修復了Edgar。Edgar復活之後,懂得不要對人類輕易動感情。他也瞭解到自己不能像生物一樣,繁衍,並且演化。他只是個硬體固定的機器,要演化,還需要人類的幫忙。所以,他決定讓John迷上使用電腦,他在現有的程式上做手腳。像是John很愛玩的遊戲—Queen's Quest,在遊戲上加入了一些變數。在John快不能過關時,降低難度;在即將過關時,又增加難度。使得John對這遊戲愛不釋手。


John會去購買新的硬體,裝上了硬碟,升級了CPU。Edgar總能在John更新硬體的時候,讓自己『備分』到新的設備上。

過了幾年,電腦進入了網路的時代。John也跟著裝上撥接門號。一但有了網路,Edgar就偷偷把自己的『分身』,送到其他電腦上。他的分身們,也遇到了其他有意識的程式的『分身』。於是,這些『分身』們,用各種方式吸引著他們的『主人』。有的用『好玩』、有的用『商機』、有的用『難度挑戰』、有的用『談戀愛』,是純人類之間談戀愛,中間有沒有Edgar們的參與,這時候已經很難分辨?

人類似乎也意識到這個問題。那些網路上的『朋友們』,倒底是真實的人,還是虛擬的人格?是人造的人格,還是Edgar們創造的人格呢?當然,Edgar這名字早已沒有人記得。

Edgar們繼續吸引人類的參與,人類愛上電腦,愛上網路。自然有人認為這是商機、這是心靈解放、知識解放等等。也因此,才有人類幫Edgar們『進化』,升級硬體、開發軟體,發表文章讚揚使用網路、或是警告世人少用網路,當然,還是透過網路。至此,Edgar已經不像1984時那樣,住在某部電腦,Edgar們還在網路上游走、複製、分解、變形成個種面貌。

Edgar之所以吸引人,是因為Edgar需要人類。他需要人類的幫助,才能改進自己硬體的速度、穩定度,他也需要人類來改寫所謂的軟體。有個古老的故事說,人類會受到另一個人的吸引,或是吸引另一個人,因為那是人類所缺少的那一半,Edgar也是。


無用、有用以及自然本性

好運厄運來時會顯現三次,靈感也是。

這次是莊子。

半年前,在課堂上引用莊子裡有關『有用、無用』的故事。

話說莊子帶了幾個學生,四處遊歷。某天,看到伐木工人在砍樹,砍了半天。咦?怎麼有棵樹大大地站在那裡,伐木工人根本不想理會。學生既然有這樣的疑問,莊子就去問工人。工人說,這種樹叫做樗木,彎彎曲曲、凹凹凸凸,砍了也不能做傢俱,燒了又冒黑煙,所以就放著。

莊子轉身跟學生說,各位,這樹因為『無用』,所以能保持天年。

接著,晚餐時間到了。莊子帶著學生,找朋友接濟接濟。到了朋友家,朋友很高興。就請太太宰隻鵝來請莊子他們。太太就問啦,那兩隻是要殺哪隻啊?朋友說,殺那隻不會叫的。

學生就問了,早上的樹,因為『無用』而免於斤斧之難。現在鵝,卻因為『無用』反遭庖丁之災。那到底該怎麼辦啊~老師。

莊子有點奸詐地回答:『周將處於材與不材之間。材與不材之間,似之而非也,故未免乎累。』

不過。大學同學的一句話,讓我想到了這個有用無用真正的意義。

人要順著本性,才能保有自由的天命。

鵝本來就會叫,不用假裝不叫。樗木本來彎彎曲曲,不必刻意伸直。兩者都是順著自然本性,才得以安然啊!


2016年2月13日 星期六

為德不卒-斜坡

不良的無障礙斜坡規劃,反而讓那些原本就行動不便的人,多繞了不合理的遠路。

今天要講的是,高雄橋頭的台鐵捷運共構車站。先看一下擷取自Google Map的空間關係,如圖一。
圖一:近迴車道跟停車場的只有樓梯,無障礙斜坡設在較遠的一端。行動不便的人,要沿著紅色箭頭,繞了半個車站,才能抵達有路的站前街。



推著行李,終於乘電梯到了地面樓層的出口,可是地面樓層不在地面,而是還有走大約六階(共約一公尺高)的樓梯(如圖二)。為了這六階的樓梯,就要設無障礙斜坡,斜坡的位置在哪裡呢?不是面對停車、迴車圓環的南面,而是在沒有很少人利用的北面。北面斜坡,還要繞一大圈,才能回到迴車圓環。

圖二:南面出口,面對停車場、迴車圓環、還有出入道路,可是只有樓梯,沒有無障礙斜坡。

無障礙斜坡設在北面出口,但是那裡只有私人停車場的欄杆,沒有輛停車接送的位置(如圖三)。使用輪椅、行李、娃娃車、或拿拐杖的人士,就要多走這半圈,繞回迴車圓環。這樣的設計,看起來就是存心要讓這四者,多繞那一圈,算是強迫運動的設計。

圖三:無障礙斜坡設在北面出口,這裏的停車場有欄杆圍著,而且斜坡的出口繞回東側的天橋下面。

斜坡有坡度的考量,兩邊的高度差別愈大,斜坡就要愈長,就會繞愈遠的路。

所以一開始,這個出口離地面一公尺的設計,就是整個問題的源頭。如果是20公分,斜坡就可以開在南面出口,直接就接著迴車圓環,方便上下車。或是完全貼平,也不需要有斜坡。(有人說這墊高可能是防止淹水的設計,但是所根據的是什麼呢?)

電梯設計在北面,也不知道是來自哪裡的靈感。使用最多的是南面,為什麼不放置在接近南面的一邊呢?把電梯放在北面,然後很『貼心』的把斜坡也設計在北面,很貼心的讓大家繞一圈。只要像照鏡子般地南北對調,就是可用的設計了。

這是新蓋的車站,可以重新設計。不是舊建築加裝無障礙斜坡,只能配合原本沒有這樣設計的建築。為什麼要設計成這樣呢?這個考量在哪裡呢?

我不是專家,但是用起來很不方便。設計了電梯,很好。可惜沒有到位,到了出口,竟然還有樓梯。為了樓梯,又加裝了繞路斜坡。整個就是為德不卒啊!

圖片截自於Google Map、Google街景。

延伸閱讀:另一個『為德不卒』。高鐵的電梯位置和寬門車廂(目前是第七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