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3日 星期三

人類故事童話 後記

  那個與小狼成功結盟的人類部落酋長應該是個勇敢的女性。會這樣設定的理由很簡單:女性比男性心思細膩,可以讀出別人的情緒。也許在更早的部落裡,已經有狼群跟人類接觸了。如果是遇到男人,那大概逃不了結盟失敗的命運,男人碰到狼,腎上腺素就整個分泌上來,不是追殺過去,就是迅速逃離。根本成不了結盟這種事,與其他人類部落都不一定能成功結盟,何況跟其他物種?

  也許有其他狼族被人類馴服,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附帶一題的是,現今在非洲的鬣狗,是母系社會,是女首領當家。我猜,遠古時期的小狼首領也應該是個女性,而且是勇敢果斷的女性。

  狗成為人類的朋友之後,人與狗就成了無法分割的狩獵夥伴,他們在一起了經歷了漫長的狩獵時代,一直到農業出現之後。人類忽然不打獵了,這些狗要做什麼?這是《宗像教授》提出的假說:人類進入農業社會之後,狗就變成無用武之地,『狡兔死、走狗烹』,何況連打獵都沒了,這些狗的下場就不只是『烹』而已。農業部落的狗成了禍害,成了人類想要除去的目標。於是吃狗文化出現了,吃狗吃到可以從外表的毛色,分辨出肉質的好壞,所謂『一黑、二白、三花、四黃』。有這樣的諺語,表示該民族已經『食狗成精』。可憐的是,狗已經跟人類共同生活太久,回不到野外去了。儘管人類會抓狗來吃,他們也只好逆來順受。

  至於貓呢?

  貓什麼時候進入人類社會?貓有跟人類結盟嗎?貓會獵食小動物,可是會跟人類一起打獵嗎?

人類故事童話,下一集『獅子王派來的貓咪』

人類童話—月光下的結盟

  人類離開森林不過是三代的時間,大部份的部落還住在森林的邊緣。其中有個部落住得比較接草原,該部落的酋長已經感覺到今天草原的詭異氣氛。所有的動物都似乎都不見了,遠方有股嘈雜的聲音,似乎是動物們在那裡開會。於是酋長召來年輕力壯的小伙子們,告訴他們今晚要加強守夜,草原上有不尋常的氣氛。酋長的身高不算是最高,但是被族人推為首領,是因為在某次豹群的攻擊事件中,成功地帶領大家逃離,並利用地形障礙,阻絕了豹群的前進。而且,她發現了打造尖石的方法,後來被用在攻擊武器之上。她思考有關部落的未來,她想,這樣繼續為了食物攻擊其他動物不是長遠之計,難道要這樣花費幾乎所有的人力,只為了獵捕僅能吃兩天的動物?

  入夜後,遠方的草原已經安靜下來,但是她還是擔心會有什麼意外。她拿著長矛,帶領著年輕人們一同守夜。

  忽然間,她注意到前方的草叢中,有稀稀梳疏的聲音,像是有小動物奔跑。她揮手招來了後面的兩個少男,並且要更後面的守夜人警戒。三個人手拿長矛,俯身慢慢走出去一探究竟。

  狼群。

  她用嚴厲的眼神制止了右邊少男想要拋出長矛的意圖。她心想,這群狼,似乎不太一樣。沒有齜牙咧嘴。她估算了一下,大約有一百隻狼。她想,如果這群狼來襲擊部落,我們一定會有傷亡。她要左邊的少男回去叫醒部落所有人,小孩跟媽媽們先行撤走,剩下的人拿起武器跟在後面,火把準備著。如果狼群圍攻過來長矛跟石塊無法抵擋,最後只好放火燒掉草原嚇退狼群。

  不過,狼群停止移動,只有三隻走出狼群,向部落走了過來。她一直盯著這三隻,心裡覺得怪怪的,但一直思索到底是哪裡怪怪的。距離實在太近了,到了一個象身的距離,她與留下的少年,握起長矛,抵住前方,準備作戰。

  接下來的瞬間,三隻狼看到了握著長矛的她們,竟然低頭又縮起前腳。這讓她忽然間瞭解的讓她覺得怪怪的是什麼了。眼神,狼的眼神跟她之前見過的狼完全不一樣。不僅像人類一樣,而且是沒有敵意的眼神。其中ㄧ隻狼一步一步地低身靠近,她把長矛交給少年,也一步一步緩慢前進。

  距離已經不能再近了,狼已經到伸手可及的距離。她鼓起勇氣,伸出手。這匹狼低下頭來,將頭頂靠向她的手心。這樣的接觸,把後面的少年嚇了一跳。他不愧是酋長選出的勇士,短短的時間,又恢復了防禦的姿勢。他也許沒發覺,這是地球有動物以來第一次發生的事情,而他正見證這歷史的一刻——異種動物之間的結盟,人類部落與小狼部落的結盟。

  這一接觸,她瞭解了小狼首領的心意,她蹲下身體與小狼首領同高度表示友善。雙手撫著小狼首領的頭,像是撫摸人類小孩的頭一樣。小狼首領也用臉頰摩擦著酋長的手臂,接著躺在地上,翻出白色柔軟的腹部。她完全懂了,一般動物是不會顯露腹部的,這是友善的表現。可是她不懂,為什麼會有狼群跑來人類部落。小狼首領起身,回過頭去看著另外那兩匹走在前面的狼,接著更後面的狼群,就一隻跟著一隻,慢慢地跑向酋長。狼群裡,有母狼也有小狼。酋長跟留下的少年,領在狼群的最前面,要將狼群帶回人類部落。

  人類部落裡的小孩跟媽媽們已經撤走,只留下手握武器的男男女女。大家看到酋長回來,鬆了一口氣,可是看到狼群,又握緊武器警戒。酋長告訴大家,不知道什麼原因,這群狼來投靠我們,他們沒有攻擊人類的意圖。就在狼群要進入人類部落的時候,小狼首領忽然發出警戒的吼聲,轉身向狼群的後面奔去。酋長揮手要留下來的人跟過去,這才發現,原來更遠的後方,也來了一群狼。這群狼不一樣,個頭大了一些,在月光下顯得目光兇狠,並且露出尖牙。小狼首領看到他們,立刻飛撲過去,狼群們就打了起來。

  酋長看到這景象,就帶著留守的人們,拿起武器要加入戰局。酋長對著族人說,不要怕,那裡有很多狼是我們的朋友。她下令叫戰士們將火把投入狼群,將互相撕咬的狼群分開。他們一分開,就容易從體型上分辨敵我。月光下,狼嚎聲、人類的嘶吼聲混在一起。一陣惡鬥之後,大狼群們節節敗退。終於,小狼與人群擊退了狼王的部隊。異種動物的結盟合作,發揮了無比的力量。


預知前因請看『獅子王的草原會議』——我要當人類的朋友



___ 草原分隔線____


  後來,與人類結盟的小狼,就是現在我們稱作『狗』的動物。他們離開其他草原的動物,與人類作伴。在人類還是狩獵的時代,成為最佳的狩獵搭檔。除了草原,人類跟狗也擴散到歐洲、亞州大陸,甚至還坐船到海的世界探險。

  那群追擊小狼失敗的狼王部隊,在草原動物世界的地位更形下滑,連狒狒、食蟻獸都在他們之上。於是,驕傲的狼王,帶領著狼群離開非洲草原,往歐洲亞州移居,甚至到了美洲。他們追隨人類與狗的步伐,誓言要討回那場月光戰役戰敗所喪失的種種。



  

人類童話—草原會議

  早期的人類步履顢頇地離開了資源豐富的森林,來到了危險的草原,環境變惡劣了。也許聖經裡面那段人類離開伊甸園,就是取自於這段遠古的記憶。人類進入草原,對人類自身而言是很大的挑戰,對原本住在草原的動物們,也是很大的震撼。想像一下那時後在草原稱霸的肉食動物們,他們發現新的獵物,長得怪怪的,兩隻腳走路,靠近瞧瞧。結果這兩隻腳走路的新客,居然會從遠方發動攻擊。於是新的獵食者出現了,沒有尖牙長爪的獵食者出現了。草原上新的獵人好比狼群,手中還握有武器,可以在兩個大象身長以外的距離,就拋出尖刺擊斃獵物。

  如果那時候的草原上有獅子王,他應該會招開動物大會,商討草原的新秩序。主戰主和的聲音此起彼落,漸漸地,主戰的聲音愈來愈大。因為他們發現,人類跟其他動物不一樣,幾乎什麼都吃,狩獵技術也相當高明。沒有敵人,也不侵犯其他動物的和平物種大象說話了,他們原本安安靜靜地在草原上過生活,現在卻要擔心這群矮小的人類。呼應大象的聲音更大了,幾乎所有的動物都同意,我們無法讓人類遵守草原秩序,我們要設法將人類趕出草原!

  在動物們鼓譟的氣氛之下,至少有一小部份的動物不是這樣想的。他們是狼群裡的小部落,狩獵技巧沒有其他狼群好,尖牙比其他狼群短,爪子也比較不利,叫聲怪異,常常受到歧視。在草原秩序裡,他們雖然是獵食者,但是位階在底層,遇到獅子甚至野豬都要低聲下氣,讓出捕獲的獵物。在那個小小的部落裡,族長望向遠方的白山山頭,又回頭看看自己族裡的年輕後輩們。他猶豫了一會兒,站出來說話。他的聲音不大,開始的幾句還被動物們的鼓噪聲掩蓋住。他的意思是說,人類也有權利在草原上生活,我們應該要接納他們,但是這些都是小事,重點是我們原本的草原秩序公平嗎?我們之間沒有互相欺凌的事情嗎?許多動物都點點頭,特別是那些草食動物。這一幕,另領導的獅群大為不安,獅子王將目光靜靜地望向狼群首領,狼王已經對著整個小狼部落露出兇狠的目光與尖牙。

  動物會議最後,獅子王重申草原秩序對所有動物生存的重要性之後,在領導階層的狼、豹還有野豬群的大力贊同之下落幕。在月色之下,大部份的動物都休息了。狼王望著弦月,他悄悄地集合狼群的主要部落長,準備有所行動,他想要懲罰小狼部落今天的脫軌表現。狼群們慢慢地向小狼部落移動,他們低下身子,躲在草叢中慢慢移動,深怕驚動了小狼部落。接近到三頭象身的距離時,他們停了下來,等候狼王的信號,一起撲向這群不聽話的小狼們。

  終於,狼王帶頭衝出來,所有的狼都大聲嘶吼,想要嚇住對手,令對手驚慌失措。他們順利地衝近了兩頭象身得距離,狼王實在太興奮了,沒有注意到這裡應該要有小狼部落派出的警戒守衛、也沒有留意到小狼們的氣味比平常還要淡薄。他們飛快地衝到了小狼部落的棲息地,伸出利爪尖牙要教訓小狼們。

  眼前的景象嚇了狼王一跳,所有的小狼都不見了。恢復冷靜的副首領,抬起了鼻尖,用那靈敏的嗅覺追蹤小狼們逃去的方向。接著,副首領跟狼王交換了眼色,將狼群們往森林邊緣奔去。

  狼群們心裡想,非得懲罰小狼們不可。否則整個狼族在草原上高貴的地位,就岌岌可危。


續集請看『月光下的同盟』——我要代替月亮懲罰你!

2011年11月22日 星期二

蠍子、青蛙、可愛動物

  演化的原理,簡單講就是『天擇』,自然的手,會讓那些俱有生存良好的基因或行為之個體,一代一代增加。相對地,會讓那些生存不良的基因或行為,漸漸地消失。不過,演化論因為無法正確預測演變的速度,只能是『演化論』,而不是『演化律』。嚴格講,是一種後見之明。話雖如此,『天擇』幫我們解釋了很多生物的問題。

  哪些基因或行為會留下來呢?簡單講,就是有利生命繁衍的基因。問題是,怎樣是有利的呢?我們回想一下生命的幾個階段,每個階段都要成功,在你身上的基因才能找的到出口。這是生命的小輪迴:出生成長至成熟、成為父母、成為好祖父母,當然你能夠老到成為第四代祖先,還能照顧第四代子孫,你的基因也會成功地傳下去。不過,大自然要養你到老,也會花很多資源。人類在動物界裡面,算是很長壽的,甚至是最長壽的哺乳動物。有人說,人為什麼要活這麼老?就基因的角度而言,長壽的意義,在成為一個好的祖父母,照顧自己後代的基因。或是成為一個慈祥老人,成為有利鄰近子代基因的好人。演化是很殘忍的,對於年老而沒有對子代或孫代有貢獻的基因,會一代一代削弱他們。我們也不必扮演自認為『替天行道』的角色,執行自以為是的『優生學』,像是日本電影《楢山節考》那樣,在冰天雪地的物資匱乏村莊裡,老年人到了一定的年紀,就要自己到山上去自生自滅。對於什麼是『有利』的這件事,以我們長壽卻有限的生命眼光來看,是無法一窺全貌的。在一代一代的生命長河裡,我們能看到的不過是三代、四代。

  話雖如此,我們還是能知道有些基因或行為,是不會普遍存在的。例如,到青少年就發病致命的基因。萬一你是這樣的基因,你要怎麼逃過演化之魔手,繼續傳到下一代呢?就好像那個流傳已久的故事《蠍子與青蛙》,蠍子一發作,就會吃掉青蛙,然後雙雙墜入河裡。怎麼辦呢?這也不是無解,蠍子可以等青蛙上岸,就馬上尾勾一刺,過河又可以表現其真性。致命的基因也是。有名的英國物理教授霍金博士身上就帶著這樣的基因—葛雷克氏症,他身上的肌肉幾乎萎縮殆盡,能夠隨意控制的也聊聊可數,但是他是有結婚生子的。我們不知道這個肌肉萎縮的基因有沒有成功地傳到他的小孩,然後以隱性的方式隱藏起來。至少在他這一代,這基因成功地隱藏到三時歲,隱藏到結婚以後,隱藏到小孩出生。霍金博士因為特殊的知識與智慧,所以別人幫他製作了許許多多的維生設備,讓他能繼續活著。就像是過河之後蠍子馬上一刺,青蛙靠著大家的幫忙成功地活了下來。從這裡可以看到,致命的基因需要適度的隱藏,才能流傳下來。反過來講,沒有隱藏的致命基因,會隨著演化而消失。

  如果有那種討厭小孩的基因,帶著這樣基因的人,也許能成功地長大,成功地找到配偶,也可能會因為對自己的子代缺乏照顧,基因傳到一代就結束。至少,討厭小孩基因的子代比那些愛小孩基因的子代,在生存上就弱了許多。這樣的基因,也會隨著演化逐漸消失。這就是大部份的人都愛小孩,對於可愛的東西完全沒有抵抗力。我們可以看看什麼是『可愛』?那些可愛的玩偶,其實是摹仿人類嬰兒或動物嬰兒的模樣:大大的頭、短短的手腳、胖胖的小身體、圓圓的臉加上不突出的五官,這些都是嬰兒的樣子。我甚至懷疑天線寶寶的造型,是摹仿包尿布的嬰兒。這些可愛玩偶的造型,正好是反應了演化的結果—我們大部份的人是愛小孩的人類後代,自己也帶著愛小孩的基因。這樣的基因,有利基因傳遞到下一代。

  所以,如果你對有些普遍存在的現象,懷疑他們的原因。你可以從演化的角度切入,看看這些現象是不是有利傳遞、有利於前面講的小輪迴、有利於這個行為者以及行為者的繼承人。






2011年11月16日 星期三

擴大你的『專業』

最近的兩個新聞,一個是高科技產業的寒冬,另外一個是農產品價格大跌。看似兩個不同的產業,但卻依循同樣的模式:

3D1S虧很大 銀行授信緊縮 

簡單講,就是國家重點輔導電子產業LED、面板、DRAM、太陽能產品過剩,價格大跌,賺不了什麼錢。



簡單講,就是農技太好柳丁產太多,價格大跌,農民豐收,但是賺不了什麼錢。(還有香蕉、柚子。。。)

很像吧?

他們不是做得不好,而是不懂得如何控制產量。

在這個『技術精良、生產過剩、價格大跌、血本無歸』的模式上,電子工程師跟農夫沒什麼兩樣。電子工程師還更可憐,人家農夫自己是老闆,看天吃飯。工程師上面還有層層的小老闆大老闆。

奉勸那些要進入『園區』的理工學生,在這個製造產品,最後要進入市場銷售的世界裡,只是鑽研生產技術是不夠的。他們不是做的不好,而是做太多。所以,不能只是在學校必修必選的『專業』裡打轉,要出來看看世界。看看商品的邏輯(或是沒有邏輯),看看產量跟收入的關係。

當然,也要奉勸那些制定必修必選的教授們,不要把必修必選訂的滿滿的,多讓學生可以自由選修。讓他們有機會去瞭解這世界的邏輯。



 

2011年11月10日 星期四

一個無疾而終的故事

    研究常常是試驗新的想法,經常會得到意外的結果。言下之意,就是常常得不到預期的結果。大部份這一類的研究都很低調,外界的人通常都不會知道。但是,這不代表那些『高調』的研究,會保證有什麼具體結果。所謂『高調』的研究,就是有一點點成果,就開記者會,然後宣告下一代的新產品即將問世,他們的研究即將掀起某個產業革命。而這類的產品,通常是『高科技』產品。


 某個北部國立大學教授,參考日本人的配方,在光碟片上塗上一種化合物,這一塗可以讓雷射光自動聚焦。如果光點縮小成十分之一,這張光碟的容量就自動變成十倍。加上光碟可以是多層,正反面共四層,這樣就可以做出超大容量光碟,從4G變成160G。他們的實驗室,是個神祕單位,進門要刷卡,門口要錄影。他們有發現,就開記者會。也跟廠商合作,準備大量生產。他們在2002年就開記者會,宣告100G DVD即將問。(奈米光學記者會)
十年了,各位有看到100G的DVD嗎?

問題在哪裡?至少有兩個問題,一個是科學的問題、一個是科學家的問題。

 科學的問題在於,你把雷射聚焦,自動把光碟的儲存單位變小,容量自動提升。問題是,這條路不會沒有盡頭。想像最厲害最厲害,一個原子當一個位元好了,你要用什麼儀器去讀呢?目前是有這樣的工具,叫做STM,具有原子解析度。問題是,有多快呢?因為紀錄的單位變小,訊號也跟著變小,讀取的時候有困難,讀取的速度也不會太快。就像是我們考試開放做小抄好了,各位為了要寫很多,比如整本《古文觀止》好了,於是就要寫很小很小,小到要用顯微鏡才看得到。然後,考了這樣一題:

『。。。。如銜枚疾走。。。。』這句出自哪裡?前一句是什麼?下一句是什麼?隨便舉作者另外三篇文章的標題。

如果對這文章毫無印象,有多少人有把握在下課前找到答案呢?

速度是個問題。

你總不能跟出題老師說『老師,這些答案我都知道,只是我要花兩天找。』這種說法,想要得高分幾乎是不可能。


科學家的問題在於,科學家通常對市場不是很敏感。

 台灣曾經有很多很多的光碟片製造商。一開始,印光碟利潤高很好賺,後來廠商多了。光碟片也多了,可怕的物希為貴原則就出現了,價格沒多久就降下來了,利潤少了,廠商開始苦哈哈。問題是,日本為什麼不想賺這個錢?他們還把技術輸出給台灣的廠商?這裡有個陰謀論,說是這個小錢就給你台灣韓國賺,日本的公司在這個時候投資到新產品的研發。那個新產品是什麼?就是幾乎變成口頭禪的USB,正確名稱應該是USB隨身碟。隨身碟大概是2002、 2003問世,一出手就是64M, 128M, 256M,那些什麼磁碟片、軟碟機,沒多久就進入歷史。接著隨身碟容量進入1G,CD片也準備收攤了。不只是USB隨身碟,那些不需要另外機器的儲存器,像是CF卡、SD卡等等,都在四、五年之後提升到16G, 32G,四條USB就超過100G了。攜帶式硬碟也問世了,一出手就是100G,現在有1T了。

現在還有人在燒光碟嗎?除了郵寄資料外,很多人就多買硬碟備份了吧!?光碟機也只有安裝軟體的時候用到吧!

雪上加霜的事情還沒結束,新一代的藍光片,容量大速度快,好像是高畫質家庭電影的新指標。結果那個引領電子流行風潮的Apple說他們不想淌這混水。即使是100G光碟,對手還有更快更穩更大的硬碟。光碟的未來在哪裡?科學家看得到嗎?科學研究很有趣,擴張知識很偉大,但是不斷宣稱自己的研究是開發新產品,把目標鎖定在新產品,除了科學、技術之外,還要看看市場,還要看看人性。不幸的是,這是科學家最弱的部份。

所以啊!如果把研究目標放在開發新產品,就要注意市場經濟,還有人的需求與極限。







.

2011年11月8日 星期二

開放的希望

    說起來,物理學家沒什麼創意。例如:我們國中時期就會的牛頓三大運動定律:第一、第二、還有第三運動定律。熱力學呢?這次由〇開始、第〇、第一、第二定律。照這樣下去,可以把所有物理定律全部編號,可以照管轄分子的大小排列,也可以照常數的大小排,或是照公式的麻煩程度排序。從一開始。。。。然後到超過人類的腦力極限為止。

    這裡面『熱力學第二定律』有非常奇特的地位,定律裡面沒有提到時間,卻告訴你系統變化的方向、告訴你未來是什麼樣子,卻沒告訴你要花多少時間變成那樣。簡單講,咖啡加入牛奶,隨便攪一攪,變成所謂的『咖啡牛奶』或『牛奶咖啡』:相對地,已經混合好的『牛奶咖啡』,不是隨便攪一攪就會變回『牛奶』加『咖啡』的。大家很清楚地知道,從『牛奶』加『咖啡』變成『牛奶咖啡』是比較正常的。這是時間的方向。你可以把你從小到大的大頭照片蒐集起來,請你的同學按照順序排列,大部份的人順序都不會排錯,但是每一張之間到底差了幾,卻很容易就弄錯。有順序,卻不知道間隔。

    做為一個定律,這定律看起來有點殘缺。正如前面講的,他告訴你時間的方向,卻沒告訴你要多久時間。還有,一但變成了『牛奶咖啡』,你是無法回推原來是多少『牛奶』加多少『咖啡』。如果只是告訴人家東西最後會變什麼,這還能算是定律嗎?你們不用讀大學,不用占星術,也可以告訴其他人:『人,最後都會變老。』

然而,商機就在這裡。就在你視為理所當然的地方。

    如果能讓自己保持、或恢復到過去的某個狀態,這算是『時間倒轉』嗎?你可以把『老得比較慢』,當作是『青春暫駐』嗎?就因為這一點點的慢,人們就以為可以抓住青春的尾巴,願意掏出錢來,狠狠地花下去。可惜,與自然律對抗,只能暫時成功。不是有人(曹操)唱出了『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嗎?他,生命就像是早晨花草間的露珠一樣,不管你再怎麼用心呵護,終究會消失在空氣之中。用現代話講,就是不管你再用多少時空膠囊,青春終究會老去。

    科學上竟然有這樣的定律,令很多人感到失望、洩氣。人類文明是否像海邊堆起的沙丘城堡一樣,終究會消失無蹤呢?在座的各位年輕人,你們坐在這裡聽課,認真學習,如果學到的東西,最後都會消逝,我們的學習還有意義嗎?這樣的意義在哪裡?

聽起來好像很灰暗?不過,希望也不是沒有。

    自然界裡,很多東西會倒下潰散,但也不完全都這樣。有哪些呢?牛頓力學裡所描述的時間,正如我們日常生活所經驗的一般,像是沛之莫然可禦的力量,我們既無法推動,也無法延緩,簡直是無可奈何。加上熱力學第二定律所描述的,高塔終將倒下,秩序終將瓦解。這下害慘了十九世紀末到二十世紀初年的科學家們,明知無可奈何卻又終將瓦解。這不就在世界末日就在眼前嗎?這種情況有解嗎?答案在哪裡?

    套句那些心靈導師的話:『答案就在你心裡』。

    這裡不是『心靈與人生』。我們回頭看看自己,以現代人平均壽命到75看來,我們花了前三分之一的時間成長,後面三分之二的時間衰老,然後死去。人類沒有很偉大,但是在動物界裡,人類算是很長壽的動物了。我們靠著吃、喝、拉。。。暫時地遠離那個『無可逃避』的瓦解。因為能吃、能拉就是開放系統,就可以離開那個封閉系統無可逃避的『平衡』,我們不會一片死寂。至少在生命的歷程裡,我們有一段時間不是那樣。不是只有人類有這招,植物會長大,其他生物也會。起來很怪,由物質組成的生命,竟然會出現跟物質不同的特性。

    於是『開放系統』給了我們希望。人類的腦袋花了很多時間才弄懂,人類本身卻早已經會了。



消失的自由意志?

    愛因斯坦的(狹義)相對論表面上是,物體可以藉由移動來使自己的時間變慢。(這是科幻小的好題材,科學家尚未實現,讓小家盡情發揮。)更深層的意義是,相對論連結時間與空間,時間是空間的另一種表現,也就是各位常聽到的,『我們生活在四度空間』裡。問題來了,如果時間相空間一樣,我們可以在空間上移動,也就可以在時間上移動,可以停留在從未來到過去的時間點上。這還好,只是『時間旅行』的可能性。更可怕的是,時間會不會向空間一樣,就在遠方等你呢?

    比如,我們要去高雄,要去台北。這兩個城市已經在那裡,你只是去了那裡。如果『未來』就像是地圖上的某個地方,它已經在那裡,我們只是去經歷它。那我們還有『自由意志』嗎?還是我們自己以為做了很多選擇,其實那些都是假象,未來已經在那裡等我們,我們什麼都沒做,只是去經歷過而已。也有科學家這樣認為:如果,『未來』已經在那裡,『過去』也未曾消失,不僅僅在我們的記憶裡,也還留在某個的角落。就像時間地圖上的那些地方,不論是未來還是過去,他們未曾消失。

    這影響的層次,不僅僅在科幻小的題材而已。法律常常不處罰無行為能力者,如果『自由意志』是假象,那麼法律懲罰的對象在哪裡?為了罪,我們甚至不需要證明自己心神喪失、不需要證明自己無行為能力。如果我們毫無『自由意志』可言,我們又怎麼對自己的行為負責呢?沒有自由意志的人生,算是什麼人生呢?相對論會把我們帶到這樣的境地嗎?

    心理學家研究顯示,擁有選擇權會讓動物或人活得更快樂、更健康。難道『自由意志』是一種腦啡,讓我們自己有隨時做選擇的假象嗎?即使這只是假象,有這樣的假象也不錯。有些人,連假象都沒有。人生毫無選擇,只能隨波逐流。

    牛頓式的『時代巨輪』導致了『決定論』;在愛因斯坦相對論的架構之下,我們可以改變時間的『流速』,卻也造成另外一種『決定論』。物理界的兩大巨擘,竟然都讓我們都喪失了『自由意志』。科學,不只是表現在『科技』,同時也影響到最根本的人生價
愛因斯坦的(狹義)相對論表面上是,物體可以藉由移動來使自己的時間變慢。(這是科幻小的好題材,科學家尚未實現,讓小家盡情發揮。)更深層的意義是,相對論連結時間與空間,時間是空間的另一種表現,也就是各位常聽到的,『我們生活在四度空間』裡。問題來了,如果時間相空間一樣,我們可以在空間上移動,也就可以在時間上移動,可以停留在從未來到過去的時間點上。這還好,只是『時間旅行』的可能性。更可怕的是,時間會不會向空間一樣,就在遠方等你呢?

    比如,我們要去高雄,要去台北。這兩個城市已經在那裡,你只是去了那裡。如果『未來』就像是地圖上的某個地方,它已經在那裡,我們只是去經歷它。那我們還有『自由意志』嗎?還是我們自己以為做了很多選擇,其實那些都是假象,未來已經在那裡等我們,我們什麼都沒做,只是去經歷過而已。也有科學家這樣認為:如果,『未來』已經在那裡,『過去』也未曾消失,不僅僅在我們的記憶裡,也還留在某個的角落。就像時間地圖上的那些地方,不論是未來還是過去,他們未曾消失。

    這影響的層次,不僅僅在科幻小的題材而已。法律常常不處罰無行為能力者,如果『自由意志』是假象,那麼法律懲罰的對象在哪裡?為了罪,我們甚至不需要證明自己心神喪失、不需要證明自己無行為能力。如果我們毫無『自由意志』可言,我們又怎麼對自己的行為負責呢?沒有自由意志的人生,算是什麼人生呢?相對論會把我們帶到這樣的境地嗎?

    心理學家研究顯示,擁有選擇權會讓動物或人活得更快樂、更健康。難道『自由意志』是一種腦啡,讓我們自己有隨時做選擇的假象嗎?即使這只是假象,有這樣的假象也不錯。有些人,連假象都沒有。人生毫無選擇,只能隨波逐流。

    牛頓式的『時代巨輪』導致了『決定論』;在愛因斯坦相對論的架構之下,我們可以改變時間的『流速』,卻也造成另外一種『決定論』。物理界的兩大巨擘,竟然都讓我們都喪失了『自由意志』。科學,不只是表現在『科技』,同時也影響到最根本的人生價






延伸閱讀:異種入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