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1日 星期三

人類行為觀察-既成觀念的詛咒

一般有人說,那些一直發出聲音動作的,是要引起大人的注意,這是缺少關懷(或愛)的表現.例如,一直重複地唱怪怪歌曲、一直要跟你討零食。


這樣的說法,其實隱藏了這樣的假設:大人的回應頻率跟關懷是呈正相關的。

這假設是有問題的:它把關懷簡化成語言的注意.也就是說,語言的注意跟關懷成正比,沒有語言的注意,就沒關懷。


今天早上想到「我們要拋棄某些束縛的觀念」時,我忽然想到這個回應頻率與關懷的連結.是因為先假設這兩者的連結,才會把小孩子這種頻頻出聲的行為跟缺少關心連在一起。




這行為不一定代表這小孩在引起大人的注意,也不一定代表他缺少關心。

  

我猜這行為表示他的『人我界線』沒抓好.他沒有意識到這樣的行為已經造成他人的不便。

同一個小孩,在遊戲的時候跟其他小朋友出了點爭執。

事情是這樣子的:本來只有這群小孩在玩公園的溜滑梯設施。因此,他們要溜下來、倒著爬上去,其實也無所謂。沒多久,來了兩個看起來像是小班的小朋友。他們要從樓梯爬上去,爬到第三階的時候,這個小朋友,要從樓梯上面溜下來。沒錯,他把樓梯當溜滑梯玩。我看到了,就請他退後,讓小朋友們爬上去。而且跟他講,不能再這樣玩了,現在有別的小孩,要照正常的玩法。但是他還是想這樣溜下來,沒有要後退的意思。那兩個小班的小朋友,只好退下來。這個小孩,就這樣溜下來。

有一個小班的阿嬤,就把她家小孩帶開,到另外一組遊樂設施玩。

玩了一陣子,這群小孩又跑到那個小班小孩那組設施去玩。那個阿嬤說話了:我們好不容易跑的這裡,怎麼你們又跟來了。

接著這群小孩,就一直罵那個阿嬤,可能看起來還算年輕。所以小孩們叫她阿姨,說那個阿姨『白痴、白目、白內褲』(這麼沒創意的話,也是從高年級男生學來的。這個可以另外寫一篇,這群小孩喜歡唸這種超沒創意的抄襲『唸謠』。)這個說完、換那個說、那個說完換這個說。。。。最後,被我訓一頓。

我說:你們沒有照著遊戲規則玩。沒有其他人的時候,你們愛怎麼玩就怎麼玩,

現在有別人來了,你們就要按照正常的玩法。樓梯是從下往上爬的,溜滑梯才是從上往下滑的。你們這樣做,已經妨礙的別人了。懂嗎?


他們又繼續念,有人說,那又不是我,我又沒這樣。於是,同樣的話,我講了三遍。我又補了一句,因為你們是一群人,玩在一起。其中一個小朋友這樣,很可能其他小朋友也這樣,這是很合理的推論。


最後我說:如果你們還覺得自己沒錯。請你們回去問你們的媽媽或爸爸。當你們的妹妹在玩溜滑梯的時候,有比較大的哥哥或姊姊這樣從樓梯上面擋住不讓開,還要這樣滑下來。你們的爸爸媽媽,會怎麼樣?會給這些哥哥姊姊掌聲,說他們這種玩法有創意,很棒嗎?如果會的話,請你來跟我講,我請你吃冰淇淋。之後他們就安靜了。


所以我說。這是『人我界線』不明,他不知道這已經妨礙到別人。(其他小朋友,因為被連累,有一股莫名其妙的『義氣』。義氣,是要用到對的地方,那才叫『正義』。)

一直發聲不一定是要引起注意,要引起注意也不一定是缺乏關懷。這些都是既成觀念的詛咒。這些行為,可能有別的來源,要持續觀察,不要妄下結論。我的『人我界線說』,也只是猜測而已。

2015年11月4日 星期三

占星術

做為一個完整的預言系統,占星術到底不應該遷就實際在天空觀察到的星相呢?

天空的星相會因為歲差有所偏移,而且行星隨時會遭到天文學家變更。天文學家在望遠鏡發明之後,陸續發現了天王星、海王星、冥王星,有些占星術就加了這三顆星,並且賦予屬性。其實加進了這三顆星,等於是宣告了占星術必須依附在天文學之下。於是,令人難堪的事情發生了,天文學家竟然在二十一世紀初年,把冥王星除名。這時候,占星術裡面,是也要跟著把冥王星排除嗎?如果跟著刪除,你難保哪一天,天文學又會宣稱其實月球不算太陽系的星星、其實還有多一顆某某星。這時候,占星術該如何自處呢?

因此,有一類的占星術是不管實際的天文觀察的。他們把這些『盤』當成是一種符號系統,用來簡化預言描述與記憶。你也可以不要用七曜跟黃道十二宮,用編號來稱呼也可以。人的命運化約成幾百個數字組合,但是這樣一來,沒有什麼星座賦性,少了神秘感。相對地,講不出神話般的星座故事,而更令人無法理解。如果不根據天空的星相排盤,完全相信古書上的排法是對的嗎?

所以,占星術可能要發展自己天文觀察,而不是完全依附在天文學之下,或是完全按照書上的排法。這樣才能在新時代,演化出自己的預言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