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5日 星期日

一般人的幸福


常常會講到科學家傳記,很多時候,重點都放在那位科學家靈光一現的時刻。偶爾會提及科學家的愛情生活。於是,我常常問人說:歷史上有名的科學家,有哪位過著『一般人』的幸福生活呢?

大家常常都答不出來。因為,總是可以找到他們『不幸』的地方。(像是居里夫婦的愛情,也過得不久。牛頓沒結婚、愛因斯坦的大女兒不知去向、拉賽福沒得到他最愛的物理學獎、費曼跟校花結婚,可惜紅顏早逝。。。)


現在我懂了,那個『一般人的幸福』,對任何人而言,都是難以達到的。外人隨隨便便,就可以挑出毛病。沒有完全的幸福,這才是常態啊!

2015年10月7日 星期三

夢-周倉

這是2012年夏天做的夢。

偶然看到電視上演出日本的『人形劇』,形式是撐著支架的杖頭傀儡。剛好在演劉備三兄弟去找諸葛亮的那段。隔天早上就做了一個夢:

我夢見遇見關羽之前的周倉。

大家都是現代裝束。周倉是清潔人員,臉白短平頭的年輕小夥子,負責大樓室內的清潔工作。那天劉備三人會來這棟大樓,所有的人都很興奮,努力清掃。我看到周倉滿臉汗水,就跟他說,你臉好好擦一下。我又跟他的同事小姐借了面霜給他,要他把臉在整理乾淨。他們不解地問。我說,你等一下會遇見你心目中的英雄,然後就會跟他去闖蕩,成就你不凡的一生。所以要弄乾淨一點,給人家好印象。

看他在整束儀容的時候,心裡面一陣淒涼。

唉~那是你改變命運的相遇,我甚至還知道你們的結局。

______________

今天一查,原來周倉是虛構的人物,只有三國演義裡面才有。小說裡面寫的,在關羽跟劉備失散的時候,過五關斬六將之後,收服了山賊周倉。





《勇氣》 - 回去跟小時的我說,不必完全遵從師長的話。


如同運氣一樣,生命課題也會顯現三次。

最近『勇氣』來找我。

我想到十歲的時候,曾經當過戕害台灣文化的幫兇。在那個方言會受罰的時代,我就讀的小學,來了一張『方言登記表』,每個同學有專屬的一行,說一次方言,就登記一次,每個禮拜結算,數數看有幾個『正』字。我當班長,就執行這登記的任務。

每個禮拜五下午,要將那張登記表繳回給訓導主任。在訓導主任眼中,我是很負責任的班長,因為我每週五,都會在排放學路隊的時候,順便繳回登記表。有一兩次忘記了,把登記表帶回家,我還回頭到學校辦公室繳交。就因為這樣,訓導主任說我很負責。(我還記得他姓劉。)其實,我對什麼登記方言沒什麼興趣,我對推行國語也沒什麼興趣。我只覺得遲交會被罵,我不想被罵。這就是壓力。

做某件事的動力,不是來自於那件事本身。不管是喜歡那件事本身,還是喜歡那件事對人的影響。總之,動力來自於師長們的壓力。

我那時候沒有勇氣,順應自己的內心。我沒有勇氣,拒絕服從師長不合理的要求。讓自己成為戕害台灣文化的幫兇。

所以我靜坐冥想,回到小學三年級,跟發現忘了繳交登記表的時候,跟小時候的自己說:沒關係啦!不用急著交,禮拜一再拿去也不會怎樣。還有,隨便登記就好。

我記得,到後來,我是讓同學自己去登記的。而且,這個登記表,在陳定南當縣長之後就廢除了,連帶看電影不用唱國歌了。

2015年10月5日 星期一

戲劇欣賞原理-兩個層次的鏡像

在高鐵的旅程上靜坐時,有個聲音這樣說.

欣賞戲劇時,觀眾可以運用鏡像神經元的作用,設身處地體會演員的演出.這時候,鏡像可以作用在兩個層次.

當演員扮演某個角色時,觀眾可以投射在演員所表現的那個角色上.像是演員表現偵探,觀眾可以將自己投射在那位偵探身上,假想自己是那個偵探.


可是,有時候,那個角色離觀眾的經驗很遠,幾乎無法投射.例如演員扮演孕婦.男性觀眾幾乎很難體會作為一個孕婦的身體跟心靈.這時候,觀眾還有另一個層次的鏡像作用.就是將自己投射在那個演員上,體會他/她是如何表演那個角色的.

這就是戲劇欣賞的原理,鏡像投射的兩個層次.可以投射在角色,也可以投射在演員身上。


可能跟禮拜六晚上欣賞「CICADA劇團 - 故事即興之夜」有關係.

2015年10月4日 星期日

夢——洗手

場景是一個看起來像是鋪上米黃色拋光石英磚的廚房。像中島一樣的洗手台,有六個洗手槽。我帶著momo到右下角最接近我們的洗手槽洗手。斜對面,就是左上角那個水槽,有個幾近禿頭的中年男子也在那裡洗手。他年紀看起來比我大一些,穿著淺藍色長袖襯衫,黃種人,眉毛頭髮比我的白,跟我差不多高,但是比我瘦多了。

我們在洗手。他就走過來,將他的手擺在momo的手上面。水先經過他的手,在流到momo手上。




我說,你怎麼可以這樣子。

他說,你不高興去告發我啊!

我說,我不用告發,我直接指正你。這樣是不對的。有那麼多洗手台,你為什麼要跟我們搶用這個?

他退回去左上角位置,又想靠過來。被我眼神制止。

____________________

老師說,夢境用左手畫下來,方便解夢。於是我就畫下來。
其實,這是兩點的夢。四點還有一個,但是想不起來了。

老師說,夢見水是跟情緒有關。(我有大半年的夢境,場景都是像是在細雨的侯硐礦業大樓那裡。)

2015年10月3日 星期六

台灣欒樹——手繪的好處


在這個幾乎人手一機,而且還附高解析相機,還能即拍即傳的時代。手繪的意義到底在哪裡呢?

就在這裡!


八月份去參加的人誌醫學營裡,有個帶狀課程《歌德式觀察法》,學員要去觀察樹。也有機會慢慢地將樹畫下來。對我這個有辨色力問題的人,樹和草就像上了『綠色迷彩』一樣,看得眼花撩亂,很少仔細看看樹的形狀。按道理,顏色分辨不清的人,應該是以形為主。可是這『綠色迷彩』的威力太強,令我直接閃避。



這次既然要看,就讓我挑棵樹慢慢畫下來吧!動筆之前,我還繞樹不只三匝。仔細一看,才發現這樹有很特別的地方(也許對學園藝植物森林的人來說是常識),它的葉子是互生的,可是葉柄部分卻是對生的。葉緣有鋸齒狀。這樹還會流出『玻璃珠』。後來有植物專家的學員說,那叫做『流膠病』,就是受傷生病,流出樹脂來自我療癒。只是它的樹脂凝固後像玻璃般透明。

這樹叫什麼名字,我是要離開前才去看立牌。喔~~台灣欒樹。接著我就認識到那個對生、互生、鋸齒狀,還有玻璃珠。其實,竹北美食街的石頭溜滑梯那裡也有這樣的樹,其實路邊很多行道樹都是他們的兄弟姐妹。九月左右,這些樹開了黃花。喔~~原來以前看到的那些黃花,是台灣欒樹開的。

畫過一次,我就認識這樹。照過千百遍,也不知他是誰。這是相機普遍的時代,手繪的意義。


詳見《歌德式觀察法》。

2015年10月1日 星期四

夢—到日本靜坐

今早四點的夢。

夢見去東京,看到許多有趣造型的遊覽車跟旅館。印象最深刻的是卡通「杯麵」造型的公車,車頭和車尾是閃著金屬光澤的紅色外殼,中間是白色半透明的塑膠質感車身。旅館也是,紅色金屬配上白色塑膠。床也是,床頭床尾是紅色金屬,中間是白色塑膠。


接著遇到有各種方式的靈修團體,有人就過來教我靜坐。然後講了一堆「入定」的境界。因為是文字說明,實在聽不懂所描述的境界。我也坐下來,跟著靜坐。在座有人會手腳舞動,做著各種緩慢的動作。老師說,那是「入定」之後的自發動作。

接著感到頭頂到腦中央,有一陣麻麻的感覺。我問那位老師說,這樣對嗎?

他說,沒錯。你再仔細感覺一下。

然後又感到那陣麻麻的感覺。

然後,我就醒來坐起來。醒著的時候,就沒辦法「入定」了。

-----------

我後來知道那個麻麻的入定是什麼感覺了。就是從「夢」進入「可控制的夢」時的感覺。那個感覺之後,夢境就變成我可以控制了,我可以在夢中自由移動。

夢-因緣俱足

這是今天四點的夢。

夢見某個到其他地方開始新生活的朋友,新的地方讓他自覺可以成長。

然後有個聲音說:

一切要等因緣俱足,人才能有所成長,然後感謝每個『當下』。就像你也是,同樣的話,要有對的時間跟人來告訴你,你才能有所領悟。

醒來之後,我就去查『因緣俱足』是什麼。

我也仔細回想那個聲音。嗯~~是大人的聲音,但是聽不出來說話的人是男是女。

睡美人故事-人類的智慧與努力 

在遙遠的古代,有個國王和王后,很想要一個小孩。在眾人的祝福之下,王后終於生了個小公主。他們將小公主取名為『奧羅拉』,跟曙光女神一樣。

小公主滿月的宴會上,國王用十二個銀盤邀請仙女們來才參加。於是,有一位仙女,就是黑魔女沒受到邀請。她很生氣,於是在十一位仙女祝福之後,就詛咒公主,在她十五歲生日的那天,會被紡錘刺死。剩下一位還沒祝福的仙女,只好改變祝福,說著,公主沒有被刺死,只是沈睡。


國王見公主受到詛咒,不曉得如何是好。有位仙女建議國王,燒掉全國的紡紗機,並且將公主給她們帶到隱密處撫養長大。

------接下來不一樣了---------
正當國王要接受仙女的建議與要求時。站在前面的左大臣向前一步說:

『陛下,請不要下令燒掉紡紗機。也不要讓公主給仙女們帶去撫養。』

聽到大臣這樣說,國王露出不解的表情。仙女們也跟著皺起眉頭。國王問大臣說:『左大臣何出此言?難道你有更好的方法?』

左大臣環視眾仙女,棕色的眼睛露出自信的眼光說道:

『這詛咒還有十五年才會發生。以人類的智慧與努力,難道在這十五年之間都想不出辦法嗎?』

他轉向王后,露出請求認同的眼光,接著說:

『小公主最好跟在自己的父母身邊長大。即使再窮的人家,也都懂這個道理,沒有人故意要親子分離的。』
王后泛著淚光點頭表示同意。

國王愣了一下,接著說:『依左大臣之意,該如何是好?』

左大臣說:『依臣之見,找工匠用十年的時間製造無紡錘的紡紗機,再花五年推廣這樣的紡紗機到全國,甚至到國外。十五年後,黑魔女的詛咒再怎麼厲害,也找不到會刺人的紡紗機。至於公主,就留在王宮撫養,禁衛軍隊長會嚴加守衛皇宮的。』

一旁的禁衛軍隊長說:『陛下,臣當盡全力守衛王宮的。』

XXXXX十五年後的生日當天XXXXX

公主在生日宴會前,受到一道綠光的吸引,走到塔樓上。她發現一間房間,有個老婆婆在用一台機器,看起來像紡紗一樣。

公主說:『婆婆,您在紡紗嗎?』

老婆婆說:『是啊!這是紡紗機,公主您應該沒看過吧!』

公主說:『我猜也是紡紗機,我還真的沒看過這樣的紡紗機。』

老婆婆說:『你要不要來看看啊?』

公主說:『不,老婆婆,我想先請您來看看。我有更好的東西。』

黑魔女變成的老婆婆心裡想,反正也沒差這幾分鐘,就隨妳去吧!
公主帶老婆婆到另一個房間,她說:『這裡全是紡紗機,有水動力、氣動力、跟火動力的。人只要站在旁邊看著,機器就會自己動起來。不用像婆婆您那樣,還要辛苦地用腳踩。』

老婆婆睜大眼睛,想靠近看清楚一點。真的耶~~機器會自己動。她忍不住靠近,還伸出手碰觸忙碌的機器。

『啊!不要靠近哪裡。』就在公主出聲制止的同時。老婆婆已經捲進紡紗機了。


以前寫的《睡美人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