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8日 星期日

家長

倉促上路的『十二年國教』,果然招來各界的抱怨、批評。因為直接影響到他的小孩接下來要去的學校,家長的抱怨最多。然後,就有另外的人說,『家長的觀念不改,什麼教改都不會成功。』、『教改,該改革的是家長。』這類對『家長』的批評。批評『家長』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從『怪獸家長』以來,就不斷有這樣的言論。

但是,什麼是『家長』?誰是『家長』?


『家長』不只是在學學生的父母,『家長』代表的是那個世代的價值觀,代表現在的價值觀。學生父母是因為有直接利害關係,才變成媒體焦點。

國中生的家長,大約是45-55歲左右的人。也就是三十年前國民教育下的產物,再加上這二十年的社會經驗。

這個社會強調什麼?競爭力、競爭力、競爭力。

賺了錢的人,就有了發言權、就有了詮釋權,可以對教育發言、可以對政治發言、可以指導政府、可以指導教授、可以教導『價值觀』、可以有豪宅、可以有正妹、可以有帥哥。

我們呢?

是這波潮流的推波助瀾者、或是追逐潮流者、或是無奈地跟著潮流者?

不是家長的人,只是你沒小孩、或是小孩不夠大、或已經從學校畢業。我們要檢查一下,我們是不是也講『競爭力』、『成功』、『功成名就』。(然後對於不公不義視而不見,對於弱者毫不同情,整日正妹帥哥的。)

我們就是(沒小孩、或是小孩不夠大、或小孩已經從學校畢業的)『家長』們。


2015年1月17日 星期六

流亡前的告別


睡吧!我的愛

許景淳唱的《睡吧我的愛》,大概是二十幾年前的歌。前面像是看著小寶寶睡覺,哄著他入睡。

輕輕擁妳在懷中,靜靜把妳看個夠
再將妳雙手緊握,讓我的愛跟隨妳入夢

輕輕擁妳在懷中,靜靜把妳看個夠
再將妳雙手緊握,讓我的愛跟隨妳入夢


後面忽然一轉,今夜要分離永不再見。

為了明天別離後,從此不能再相聚
今夜讓我看著妳,直到星星閉上眼睛
為了明天別離後,從此不能再相聚
今夜讓我看著妳,直到星星閉上眼睛


還以為這是像《今宵多珍重》那樣,情人要分離的最後一晚,難分難捨。如果是這樣,前面不應該唱得像baby 安眠曲一樣啊?

最近才發現,原來作詞作曲者都是許景淳。我記得她的爸爸是黨外前輩人。

這樣我大概懂了:

這像是替他爸爸唱的,在(被迫)流亡前夕對著睡著的小孩,輕輕吟唱的的告別曲。在那個沒有很遠,卻遭人遺忘的年代。很多人被用莫名的理由殺害、被迫分離。作詞作曲的人也只能把這樣的思緒,假裝是情人分離,暗藏在不是專輯主打的歌詞裡。

我是這樣猜的啦~~

有一次姊姊在車上睡著了,我自然想起這首歌。可是唱到後半段,怎麼接著要分離不再見面呢?

原來,這講的是被迫流亡的父親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睡吧我的愛

作詞:許景淳
作曲:許景淳
編曲:張弘毅

輕輕擁妳在懷中,靜靜把妳看個夠
再將妳雙手緊握,讓我的愛跟隨妳入夢

輕輕擁妳在懷中,靜靜把妳看個夠
再將妳雙手緊握,讓我的愛跟隨妳入夢

為了明天別離後,從此不能再相聚
今夜讓我看著妳,直到星星閉上眼睛
為了明天別離後,從此不能再相聚
今夜讓我看著妳,直到星星閉上眼睛

睡吧,我的愛
睡吧,我的愛


2015年1月15日 星期四

為德不卒



說到無障礙。

高鐵是很好心,有無障礙專用車廂,她的車門比較大,上下輪椅比較方便,而且還會有站務人員來幫忙,這無障礙車廂是放在第七車。問題是,車站月台的電梯,通常不在第七車。


也就是說,推著輪椅,還要繞路。

各車站的電梯也好笑,台北板橋借來的就算了。桃園、新竹、台南、嘉義、高雄的位置,都有各自的『創新』,害得大家輪椅下了七車之後,是往左還是往右呢?

為什麼不能把大門的無障礙車廂換到接近電梯的位置呢?或是各站的平均位置?當然,一開始車站設計時,要標新立異,電梯位置天差地別,列車的大門車廂,顧這站,就顧不了那站。

不只如此,電扶梯位置也是,能走路的旅客,也是要繞路,例如台中站,月台出站位置在5車跟11車。好了,我繞過去了,驗票口在6車?這是個迷宮遊戲嗎?

所以我說,為德不卒啊!設計車站,不是取得土地之後,就要現代感、設計改、前衛、穩重、、、、結果不好用。就是個失敗的設計,瑜不掩瑕!!

2015年1月12日 星期一

兩光

形容東西有個樣子,實際上品質不佳,用台灣話形容叫『兩光』。當然,字是怎麼寫呢?唸起來也像是『兩功』,有時候只用一個字『量(4)』或是大聲嚷的『嚷』。問題是,這詞怎麼來?

昨天到位在台南的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看到一艘破破爛爛的『戎克船』,頓時懂了『兩光』的由來。戎克船,是從 junk 這個音譯字來了,這個junk不是英文垃圾的意思,而是音譯,來自於閩南話的『中國』,『戎克船』就是外國人的『中國船』。


好了,如果你把『junk』唸成台語,是不是很像一個字的『嚷』呢?把尾音k,像日文的方式,加個母音結尾,不就是『兩光』了嗎?

中國船 - junk船 - 戎克船 - 兩光船 - Lyong(4)。

哎呀~~一氣喝成,音譯且意譯。

2015年1月9日 星期五

夢 — 實體

昨天做了找廁所的夢。

我以前念的國中,正大興土木,蓋游泳池、花園等等。我覺得有尿意,開始找廁所,發現廁所很少,只看到女生廁所。(這是典型想尿尿,找不到廁所的夢境)。我發現那女生廁所又潔白、又乾淨。


老婆說:『我幫你看一下,你就快快進去用吧!』

我說:『不用了,這尿急是實體的感覺,在夢裡怎麼上廁所,尿意都不會消失的,除非那個實體的我起床尿尿。可是我現在不想起來。我們繼續逛逛吧!也不用找廁所了。』

接著,逛了一陣子,發現有家咖啡屋。我還是去跟咖啡屋借廁所,因為要幫小孩子找廁所。

(我應該跟小孩子們說:這是做夢,不要把時間浪費在找廁所,上了半天,你還是會想上廁所的。)

2015年1月8日 星期四

給性別研究者的備忘錄(二)

好啦!男人存在的意義是什麼?

這問題,困擾了歷代的科學家。有性生殖可以增加後代的變異性,容易適應環境。可是,為什麼是兩性,不是三性、四性,為什麼不是雌雄同體?動物裡有雌雄同體的,像是蚯蚓,那是少數的少數。多數還是採取兩性,特別是哺乳動物。


我們先看看兩性的差別。所謂兩性,就是生殖細胞有大有小,大的叫卵,提供者就稱為雌性、女性。小的叫精子,提供者就稱為雄性、男性。提供卵的女性,也負責懷孕。卵跟精子除了大小,還有什麼差別?大,就贏一半了。因為大,有營養。因為大,裏面的胞器會留下來。例如身體裏面很重要的胞器-粒線體,負責我們呼吸氧化的最後幾個步驟,也就是各位能量的產生器,她有自己的DNA,而且DNA,跟媽媽一模一樣。所以,科學家可以從妳的粒線體DNA,往母系的祖先追,追到媽媽的媽媽的媽媽。。。。最後追到誰?就是那個人類母系祖先,夏娃,所謂粒線體夏娃。

那麼,精子呢?精子的價值就是小。更重要的是,精卵結合時,精子什麼都放棄,什麼都丟在卵的外面,只有DNA進去。這也合理,反正手邊的東西少得可憐,不如全捐了,還博得美名。

這是第二個重點:精子只有DNA進入受精卵。

很不幸。這是目前科學家想得出來的答案。男人的價值,在於什麼都放棄。這叫做「寄生蟲理論」。

什麼微生物寄生到男人身上,沒有辦法靠跟著精子轉移到下一代。也就是說,當這些微生物發現自己寄生在熊性生物身上的時候,命運之神已經宣告:這是生命的終點。宿主一死,你這一族就跟著滅絕。因此,應該有那種聰明的微生物,發現自己寄生到雄性身上之後,發揮想像力,把宿主轉性。繼續綿延下去。果然,真的有這樣的生物。放棄,乃是男人的價值。很難,但是海闊天空,不會把寄生蟲帶到下一代。只留純粹的DNA。

各位,不管你是要討論sex,還是討論gender。這兩個生物學上的事實很重要:只有媽媽能生小孩,還有,雄性只留DNA,什麼都放棄。

給性別研究者的備忘錄(一)

在台灣的婚俗裡面,有母舅坐大位的傳統,所謂『天公、地公、母舅公』,這有點奇怪。從父系社會的角度來看,以父族為主,女性要出走嫁到其他人家的世界裡,女性是沒有地位的。要坐大位的,應該是家族長,也就是大伯,輪不到舅舅這個不同姓的外戚。這樣的世界裏,女性的地位來自於兩個:娘家還有兒子。在論及婚嫁的場合裡,像是李張聯姻,主要是透過婚姻,連絡李家跟張家。怎麼不是兩姓的家族長來對談討論,而是找那個新郎(或新娘)的媽媽的哥哥來呢?他們跟本不姓李,也不姓張。怎麼會在李張聯姻的場合坐大位呢?

從母系社會的角度來看,要坐大位的就是大姨,那才是家族長。輪不到舅舅。

這就要回到性別議題的第一個重點:只有媽媽會生小孩。

因為大家都是媽媽生的,母系的血緣是確定的。父系的血緣是可疑的,大伯就更不用說了。(除非遇到黑心醫院、黑心產婆,貍貓換太子,懷雙胞胎,偷抱一個,長大後這對雙胞胎又愛上同一人的劇情。)母子的血緣很確定。因此,新郎透過媽媽、外婆的肚子,可以跟舅舅連上血緣關係。也因此,在這結婚講血緣的場合,舅舅的地位很特殊、很重要,因為他是在新人的父執輩裡(就是叔叔、伯伯、舅舅),唯一確認跟新人有血緣關係的。在那個父族至上的傳統世界裡,即使這些家族長多麼不願意,還是得把這個『外人』請過來。

另一個可能是父系社會的族群,遇到母系社會的族群,兩相協調的結果。父系的大伯跟母系的大姨要談。父系那邊說:派個男人吧!母系說:好,我派舅舅(因為只找得到舅舅),你們也要比照。(這部份可以調查其他華人社會的婚俗,『舅舅坐大位』是不是只有台灣才有?)

因為只有媽媽會生小孩,媽媽的認定是沒問題的。在法律上,男人想當爸爸,非得靠『婚姻關係』:由小孩出生的時候,回推媽媽受孕時的婚姻狀態,靠著媽媽受孕時,你是她老公,才認定你是孩子的爸爸。不然,你只能靠認養。我有個朋友就是這樣子,他老婆跟前夫離婚前就懷孕了,小孩出生後,往回算。受孕時有婚姻狀態,小孩的爸爸是前夫的。前夫要先放棄,他再認養自己的小孩。如果前夫不合作,官司還有得打咧~~民法的婚姻是保障誰?保障各位男性啊!沒有婚姻的保障,我還有各位男同學們,都當不了爸爸的。

好啦!只有媽媽會生小孩。也就是說,人類或是其他哺乳動物都一樣,有一半的個體是不生小孩的。這不是很奇怪嗎?那一半不生小孩的男性、雄性或公的生物,他們存在的意義是什麼?

各位想想,如果人類是雌雄同體,大家都能懷孕。同時解決好多問題,沒有性別歧視、沒有夫妻、只有對等的配偶。現在也不用爭取什麼同性婚姻。大家只有一個性。

那麼各位,男人存在的意義是什麼?

這個概念的舊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