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6日 星期日

照相般的記憶力——自閉症與消化

這是綜合人智醫學講師還有加上我的看法。

自閉症的小孩,『連結』的部分有問題。不僅僅如此,他們的消化通常也有很明顯而嚴重的問題。像是,不吃、很愛吃、沒有飽足感、沒有飢餓感,或是排便的部分也有異常,像是一直忍、忍到不行就拉到褲子裡。

這也是『連結』的問題。一般的人,會把餓肚子跟吃,連結起來。餓的感覺不好受,吃了就可以解除難受。因此,餓的就會有吃的欲望。吃了,會消除飢餓感,也產生了飽足感,太飽,又有不舒服的感覺。因此,會吃到某個程度就停下來。這個感官連結出問題的人,吃是吃,飽足感是飽足感,飢餓感又是飢餓感,這些感官沒有關聯,或是他天生無法自然而然地關聯起來。那就會出現前面講的,吃太多或吃太少。

即使是身體內部的感覺,都無法自然而然地產生連結。對於外部資訊的處理,也很難產生連結,尤其是邏輯上的連結。別人的眉頭一皺,可能是憤怒或悲傷的情緒,他無法將表情與情緒做連結,因此常常顯得很『白目』。

人家都要翻臉了,他怎麼還這麼白目一直講。

這道理就跟食物消化一樣,他天生無法將這些資訊做連結。無法歸納出某個道理、整理出某個法則。

對於食物如此、對於外在資訊如此、對於記憶也如此。所謂『照相般的記憶』,之所以把記憶如相片般地全部記下來,就是因為無法整理出記憶裡的關聯,乾脆全部背下來。這項能力發揮得好,就是背書高手、背譜高手、記憶高手,這種記憶能力,足以補足理解力的不足。甚至在那個以『背書』為主的考試中脫穎而出。其實這是一種缺點。

猿類學者也發現,猩猩有照相般的記憶。Youtube有小步黑猩猩的表演。一下子閃過的字母號誌,她可以按照順序按出來。那個猿類學者的心得是:人類放棄照相般的記憶能力,以換取理解力。

如果這個連結是對的話,那我就可以提出一個觀點,自閉症是不是一種基因的返祖現象?也就是基因組來組去,終於組合出祖先們的某種能力出來。像是肥胖也是一種返祖現象,在古代糧食缺乏的時代,吃進去的東東馬上轉成脂肪存起來,是一種非凡的生存能力。

那麼,黑猩猩為什麼要『照相般的記憶』能力呢?因為他必須要在叢林中,一眼望去馬上記得哪個位置有食物、哪個位置有敵人,沒有時間讓他思考整理。

如果說自閉症的兒童愈來愈多,那麼,我們的環境,是不是又回到那個叢林裡,小孩必須一眼望去,馬上記得哪個位置有好的、哪個位置需要避開?這能力,在沒有搜尋引擎的網路世界是非常好用的。他可以記得哪個網站有哪些資訊,還可以記住網址,以便下次再造訪。照這樣推論,google是可以減輕這種記憶負擔的,也有利於減輕自閉症狀。

尋寶的電玩世界,是不是需要照相般的記憶力呢?所以有助於加強自閉症狀?說這麼多,我們來看看黑猩猩小步的表演,真的是照相記憶能力喔!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