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5日 星期五

《自由意志與愛 II 》- 一毛不拔的愛情理論


在聽從自己與別人為先的兩端之間,如何取得平衡呢?

在可測量的世界裡,都會遇到Sorties paradox,沒有清楚的界線,告訴你多高叫高山,告訴你多低叫丘陵。對於沒有量值的愛,也無法衡量什麼叫做付出太多,什麼叫做吝於付出,其實也沒有界線。簡單地說,這裏沒有教條告訴你一天要陪情人幾小時才夠,也沒有告訴你燭光晚餐要多高檔才能獲得芳心。


可是,都沒有界線嗎?

大約兩千五百年前的楊朱,就用『一毛不拔』的例子告訴你,這是沒有界線的世界。某人問他說,拔你一毛可以利天下,你要不要?楊朱說『不要』。這個人就不懂了,連舉手之勞都稱不上的事情,這樣也不做?

另一個人就告訴他說,好啦!受點皮肉之傷賞你黃金萬兩,你要不要?

當然要啦!

那砍你一節手臂,讓你當國王,你要嗎?

這時候他沈默了。

那個人就說,你看吧!你那隻手臂不就是肌肉跟骨頭組成的嗎?今天拔你一毛說可以利天下,明天可能就是刮點皮,然後就是切手指、砍手、斷腳,最後甚至喪失了性命。所以啊!
楊朱一開始就拒絕,因為他已經看到以後的事啦!

在公共事務上,楊朱的一毛不拔看起來很自私,人們要自己劃下界線,付出到此為止,不能再超過了。可是有件事,是沒有界線,跨出一步就很難回頭了。

東野圭吾有個小說作品叫做《破曉黎明的街道》,是描述一段外遇不倫的推理故事。主人公受到公司女同事的引誘,一頭就栽進外遇的情事不可自拔,那個黎明破曉的街道,是在描述主人公在約會偷情完的天亮時,回家前看到著場景,他都假裝說,自己是喝酒應酬到天快亮才回家。

透過小說主人公的嘴,東野這樣說:人家說,那裡有條界線,只要不跨過去,就不會有外遇。其實那是騙人的,根本沒有界線,那裡什麼都沒有,一旦走去,你就不知不覺掉進去了。

還好,女同事是利用他來氣拋棄自己的老爹,達到目的之後,就不再跟主人公糾纏。(主人公以為自己逃過老婆這關,殊不知在家裡儲藏櫃裡,堆了一小箱被撕爛的聖誕裝飾-那是老婆發現之後的洩憤之舉。)

東野對外遇的看法,說那裏沒有界線,所以一步都不能踏出。如同楊朱的一毛不拔一樣,今天一毛,誰知道哪一天會進展到一腿呢?


《自由意志與愛 I 》-界線的愛情理論


關於愛是什麼?

《冰雪奇緣》的雪寶說,愛就是將那個人的需求放在自己的前面。在電影裡,只有他了解到所謂的『真愛』,不是真愛之吻那麼簡單而已。


在愛情的世界裡,我們常常聽到類似的故事:冬天晚上,女友來電說肚子餓了,男友穿上雨衣,冒著風雨騎著迪爵,去買她最愛的魷魚羹麵線,又回到風雨中騎另一段到女友家去。開門迎接的女友,看著渾身雨水滴滴答答的男友,接過魷魚羹麵線說,喔~~涼掉就不好吃了。帶著OOXX的心情,男友再度騎上迪爵,趕回宿舍準備隔天的考試。(即使如此,他們後來還是結婚了。)

我們也會聽到這樣的場景:當老婆說口渴了,老公回答說,冰箱在那裡,妳自己沒手嗎?話說完又繼續打他的線上遊戲,即使冰箱就在他伸手可及之處。

我們也許不會歌頌前面的愛情故事,但絕不會讚揚後面的夫妻互動。

可是,愛就是將那個人的需求放在自己的前面嗎?

也有書上這樣說,人要遵從自己的心,不要管別人說什麼。

於是,後面的老公遵從自己的心,繼續打他的遊戲,將老婆的需要放在後面。這樣好像也說得通。。。。

完全不顧自己,將所愛之人的需要放在前面;即使是隨手之勞,也要先順從自己心意再說。這兩個極端看起來都怪怪的,那麼,界線在哪裡?

界線,在很多時候是很難界定的。

例如,什麼是高山?3000公尺以上算高山吧!那2999.999公尺的,也要算高山吧!只差1 mm、一咪咪而已。好吧!2999.999的算,那2999.998要不要算?也算,因為只差1 mm、一咪咪而已。。。。這樣下去,只要突出地面的都算是高山了。

在哲學上,這算是Sorites Paradox。對於那種沒有清楚界限的東西,即使有數量、可測量,你也很難訂出一條界線,說超過這個叫高山,低於這個就不是。可是,矛盾在這裡,我們都很清楚,那個突出地面 1 mm的,絕對不算高山。之於3000公尺以上的算高山,大部份的人都會同意。這樣的論述都可以用在人的財富、身高、肥胖等等。即使可以這樣論證,我們心裡都很清楚,什麼樣的財產叫做有錢人家、什麼樣的高度算是高個子、什麼樣的體重會被講成胖子。

可以測量的身高體重,都這樣界線模糊了。那麼,無法測量定量的『愛』呢?界線更是模糊啊!

即使『愛』沒有數字、沒有單位。我們還是很清楚,完全顧著別人的一端,跟完全顧著自己的一端,都不是我們所謂的愛。即使無法破解Sorites Paradox的矛盾,我們還是很清楚地知道愛有很多種形式,歌頌某些愛情故事,也會對於某些愛情故事感到不解。

人類就是這麼可愛又矛盾的生物,對於宇宙間最自然又最奇妙的『愛』感到不解,又深深為此著迷,一代又一代地傳頌又討論下去。


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三個小孩,三種個性


三個小孩三種個性。如果說,小孩是大人的鏡子。那麼,這三個小孩大約帶著父母的某部份個性,加上所謂先天特質混合而成。去年帶著他們去逛模仿法國的101聖誕市集,就可以看出年紀還有個性的差異。

姊姊會嫌那個旋轉木馬轉得很慢,一點都不刺激。其實她是最開始玩旋轉木馬的,好愛好愛旋轉木馬。我們還帶她到台中豐樂公園(現在收攤了)、台北美麗華,一次又一次地轉著。妹妹和弟弟還想玩,所以她自己先去逛了。


妹妹最受不了這種人多聲音又雜的地方。旋轉木馬之後,照了幾張相,選了紀念品之後,她就嚷著要回家。我帶她到人少的花台邊緣坐著,她要自己坐在那裡畫圖。畫圖大概可以讓她抽離這個喧鬧的環境,那是可以安心的世界。

還在小班的弟弟,對這世界還充滿好奇。到處鑽、到處看、這裏逛逛那裡晃晃,他對這世界有一套解釋方式,雪人摸起來不冰,到底是什麼做的呢?造型棉花糖,原來是加進去彩色糖做的。

最後,買了小孩子都喜歡的棉花糖。吃完洗完手,就進去101逛了。




2017年12月9日 星期六

學習的持續力-《十三行人》


人類的文明,可以說是火的文明.從不用火的石器時代,進入燒泥土的陶器時代,在進入比較低溫的青銅器時代,然後進入需要比較高溫的鐵器時代.台灣,也有會煉鐵的十三行人.北台灣也有銅礦,但是沒有發展出青銅器.我們跳過青銅器,直接進入鐵器時代.要注意的是,台灣進入鐵器時代的時間較晚,已經是西元後的事情了.簡單地說,煉鐵技術是十三行人學來的,不是在燒陶的過程中發展出來的.

以前,我會強調在台灣的住民,那種樂於學習的態度.即使不是自己發明,也要學習最先進的文明.所以,真空管不是我們發明的,我們就會製造積體電路,進入IC時代.這種追求先進文明的特性,從十三行人身上就看到了.現在的台灣人,也保持這種特性.


不過,今年我要講這種特性的另外一面.十三行人發展出來的煉鐵技術,只到了煉生鐵的程度,他們學會找鐵礦,也學會露天燒窯,但是也僅止於此.他們沒有繼續研究要怎麼提高溫度,也沒有發展保持高溫,沒有煉鋼.後來的鐵器,主要是貿易來的.煉金屬器的技術,不是從燒陶的燒製過程中發展出來的.也不會特別去注意「燒」的技術.學到了「煉鐵」就只會煉鐵.這也是現代台灣科技業的寫照.因為這些都不是自己發展出來的,是學來的、抄來的、買來的.當初買來的技術到哪裡,也就停在那裏.我們有學習的天性,卻沒有想要繼續發展的天性.

如果十三行人繼續發展學來的煉鐵技術,他們就會去改進煉鐵的鍋爐,發展控制溫度的技術.煉過紅土,再去煉看看其他土壤.即使順序顛倒,也應該會發展出自己的「青銅器」.然後煉鋼.也許在控溫的過程中,發展出量子力學.可惜,他們沒有,他們似乎在煉出不怎麼出色的鐵之後,就放棄發展「燒」的技術.不幸的是,我們似乎也遺傳到了這點.

所謂教育,不是只有告訴你很多事實,用方程式、定律塞滿了你的腦袋.還要你走出教室之後,還能自我學習,還能發展出自己的知識系統.對未知的事物感到好奇,會想去了解未知的事物.

十三行文化的意義,除了他們學習新事物的精神之外.還要記得,他們沒有繼續發展這個「新」事物.這個學習跟發展,要變成習慣,變成文化.如果各位有機會去十三行博物館,希望你能用這個角度去觀察,並且對照台灣的現況.



PS. 這是2014年寫的文章。現在遇到八年級有一樣的現象,他們樂於學習新知,但是淺嚐即止。沒什麼耐性繼續深入,連一步都很難跨出。原因是什麼?也許要連結到『趕』的台灣文化了。


2017年11月20日 星期一

《對照》-二十世紀初年的科學伴侶

國家地理頻道的電視劇《世紀天才》把1905年,那個拼命寫論文的愛因斯坦夫婦與1903年的居里夫婦放在一起講述。

1898年,瑪麗遇見了皮耶,兩人建立了實驗室,拿著大杓攪拌大鍋,要分離出新的元素,後來這元素放射性強度比當時已知的鈾還強,他們命名為Radium,鐳。1903年,有人拿著信來通知居里準備領諾貝爾獎了,居里說,我跟我的太太一起工作,除非她也得獎,不然我拒絕領獎。(後來就一起領諾貝爾物理學獎)

1905年,離開學術界到專利局工作的愛因斯坦,寫了用到布朗運動來證實分子存在的論文,又寫了用普朗克常數的光量子解釋光電效應的論文,學術界反應普普,他又繼續努力,寫了那篇劃時代的相對論。這篇把當時大家在用的光以太變成多餘的Superfluous,終於引起學術界的注意了。可是論文的最後,愛因斯坦感謝他的朋友,卻沒有提到他的太太米列娃。米列娃抗議說,我們一起構思,為什麼沒提到我?愛因斯坦說,我們是一體的One stone啊!有我就有你。(Einstein的德文意思就是Ein = One, Stein = stone)

米列娃說:可是別人不知道啊!

(嗯,後來他們分手離婚了。而且後來愛因斯坦的諾貝爾獎金,給米列娃當贍養費。)

PS. 不才我沒能攪出新的化合物,也還沒能提出劃時代的理論。在目前自認為最好的論文裡,我不是在文章後面感謝我老婆,而是把她放在第一作者。




2017年10月31日 星期二

《字詞通考》-掛了的智慧


上回講課的時候,講到牛頓古典世界觀到拉普拉斯魔鬼的命定論,邊講邊懂了為什麼說死掉叫掛了。明白了『掛了』的意思。

如果這人生是命定論的,今天會發生什麼事情,在昨天就決定好了。這樣一直往前推,在宇宙開始的那一刻,就註定各位在這堂課出席。然後看著你的人生就會發現,我們不過像是人生舞台的戲偶,要演什麼都不是我們可以決定的。


即使如此,我們還是可以有兩種態度去面對這樣的命定世界。

你是會覺得毫無希望,反正什麼都決定好了,怎麼努力都是徒然,甚至努力本身都不是發自於自由意志。
或者,你會感到輕鬆自在,反正事情如何發展,我都沒有責任。免了責任,你反而可以真正的悠遊人生。

如果是前者,你背負著比薛西佛斯還沈重的擔子,人生充滿了不願意、充滿著無可奈何。

如果是後者呢?這還要你相信人生結束之後,有個家可以回,我們的確是人生物台的戲偶,但是演完這齣戲,還可以下台做自己。那麼,這樣的態度應該是輕鬆自在才對。這樣的話,在我們人生結束時,就像是脫下這肉身,把戲服『掛了』起來,從容地下台回家(等著下次的演出)。

這樣說來,把離世稱為『掛了』,實在藏有大智慧啊!


2017年10月21日 星期六

浮乎江湖哉?-七年級自然課

熱脹冷縮,這是學生說的,一般而言,也是如此。(後面會補充不是熱脹冷縮的水之奧秘)

前一天,我示範了『熱-脹-浮』『冷-縮-沉』,熱水加入,『球』就浮起來了。加冷水,『球』就沉下去了。這裏的『球』,就是一個沒滿的氣球塞進玻璃布丁杯裡,可以藉由調整塞進去的多寡,來調整浮浮沉沉的溫度,我們來做個溫度計。

於是,就請小朋友來認領溫度,從10度到40度都有。今天大家來吹汽球,加重物,用熱水、冰水來調節溫度,調整重物來調整浮浮沉沉的溫度。

大部份的人都遵循『熱-脹-浮』『冷-縮-沉』的關係,重物的方式各有千秋。但是,其中出現一組是放在冷水裡浮起,放在熱水裡下沉。

『熱-沉;冷-浮。。。。』

咦~~大發現喔!
叫大家來看看,這現象怎麼會這樣。

為了讓效果明顯,用冰水跟40度溫水。冰水中,浮起來。溫水中,沉下去。

請大家把現象記下來,明天來猜猜為什麼。


這是溫水,大約45度,沉下。

這是冰水,大約1度,浮起。


PS. 大女兒說,這是伽利略溫度計。真的是這個名字!她是從某些書上看來的。
繼前面想做的『浮浮沉沉溫度計』,很多人都觀察到『氣球與重物』的組合,放在水裏,水溫是熱的時候浮起來,水溫是冷的時候沉下去。差別只在浮沉轉變的溫度。可是,安靜的婉珍卻做出跟其他人相反的結果,她觀察到她的放在熱水裡是沉下去的,放在冷水裡,卻浮了起來。跟其他人的都不一樣。


於是我們要來討論一下,前面觀察到的兩種現象:『熱浮冷沉』與『冷浮熱沉』現象。

我們首先就觀察到,兩個浮體的差異。一個是氣球加重物,一個幾乎是水球。

放了一天之後,兩個都浮在31度的溫水裡,所謂31度,就是室溫吧!(怎麼九月底還這麼熱~~)接著我們來猜猜:


(1) 不同大小的水球,遇到冷水都要沉下去。

(2) 加冷水,水球要浮、氣球要沉。

(3) 加熱水,水球要沉、氣球要浮。


(1)不同大小的水球,簡單,馬上有人去裝。

那要先(2)加冷水還是(3)加熱水?大家說冰比較珍貴,要先做,不然就融化掉了。


好吧~~丟進冰水裡,果然就通通浮著。

我請大家等等,再等。看看會不會有人又沉下去。

真的,小顆的先浮起來了,大顆也開始飄了,然後中間大小的那顆也飄起來了。

咦~~ 有兩位同學各自提出厚薄與大小的理論。他們說,大顆氣球薄,很快裡面就跟著冰了。小顆體積小,很快就跟著外面一起冷。


中間大小那顆,就會落到最後一個。

把這三個球丟入熱水,通通都要沉下去。


接著有同學想了又想,講了一個沉浮原理。內外溫度相比,外冷內熱則浮、內冷外熱則沉。照個個理論,把這三個球丟入熱水,應該就是內冷外熱,通通都要沉下去。

好像很符合觀察。


如果到這裡結束,那就是普通的物理課了。。。。


那個浮浮沉沉溫度計,有個很威的名字-伽利略溫度計。似乎在講他的人生一樣,浮起、沉落、又浮起。由歷史看起來似乎是這樣,也許他像綁著瓠瓜的莊子一樣,享受著浮浮沉沉的人生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