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7日 星期二

動物園、農場、還有自然體驗


有很多人對於動物園裡被豢養的動物感到悲哀,因為他們終其一生就被困在這裡,失去原來的生活棲地,只能在小小的籠子裡度過一生。

如果有人說,去動物園觀察動物的生長、行為,是一種自然體驗,讓人領略大自然與生命的奧秘。我想,同意的人應該不多吧?


也有很多人對於農場裡的牲畜感到憐憫,他們比動物園的動物更可憐,困在更小的空間,還要被人類擷取乳汁,還要獻出生命。

如果有人說,去農場觀察動物的生長、行為,是一種自然體驗,讓人領略大自然與生命的奧秘。我想,同意的人應該更少吧!

畜牧就是畜牧,是人類利用動物的方式,不管你喜不喜歡,這離大自然很遠。

可是,就是有很多人,很多教育工作者,讓小孩從事園藝(森林與五穀之外的農作物培養)或農耕當做是大自然體驗。如果你都憐憫動物,主張吃素。怎麼會把一株一株整整齊齊排在那裡的植物,當做大自然呢?一顆一顆排列整齊的果樹,人去摘取水果,這跟一頭一頭乳牛排一大排,人類汲取乳汁,本質上沒有差別太多。

農業就是農業,是人類利用植物的方式,不管你喜不喜歡,這也不是大自然啊!

農業、畜牧業(或加上漁業、林業、礦業)是要告訴我們,人類無法孤獨生活在這世界,為了生存必須利用世界上其他的生物或礦物,如何利用又不會傷害人類自身,所以永續、環保等等是現代人類必須認真思考並實踐的課題。


農耕之種稻

養家禽







2017年10月14日 星期六

奇蹟的1905,還有隔年


話說Einstein (1879 - 1955)在取得博士學位之後,沒能立即找到大學教職。為了養家,輾轉經親友介紹到了專利局工作。那時候,他有朋友還有老婆幫忙一起討論,論文一篇又一篇,直到學界注意到他。這幾篇論文(有五篇或六篇之說)裡面,有一篇是關於『布朗運動』的論文-關於顯微鏡下花粉在液體表面做不規則的折線運動,Einstein把這個當成是分子隨機運動的證據,進一步還可以推導出分子的大小。照《世紀天才》裡面演的,他跟他太太兩人,高興地說:這可以給實驗學家去測量,然後就可以證明分子的存在了!

那年是1905年,被稱為Einstein的奇蹟之年。(台灣脫離清朝統治要10年了。)


需要分子存在證據的,應該是當時另一個物理學前輩 Boltzmann (1844 - 1906) 所建立的理論。他巧妙地把熱學裡巨觀的物理量-溫度、熵,連結到微觀的分子運動。使得熱力學有了更基本的意義。問題是,討論分子運動得先證實分子的存在。在那個時代,分子還是個假設的東西。許多當時的物理學家都認為,分子不過是個假設而已。

Boltzmann在Einstein奇蹟的1905隔年,也就是1906年自殺身亡。

不知道已經61歲的他,有看到Einstein的論文嗎?還是看了之後,搖頭地認為,哎~~這還不足以證明分子的存在?

還是他透過如他墓誌銘上有關熵的公式,看到了宇宙的終結呢?

知道了有個後起的物理學家,提出證明分子存在的方法。對Boltzmann而言,也許也無法阻止他赴死的決心。然而,知道這件事情,也許讓他在生命的最後時刻感到一些寬慰-我所說的分子,不是假設性的粒子,而是真實的存在著。

台中歌劇院五樓的放映室,這是歌劇院設計者伊東豊雄專屬的放映室。
觀眾可以躺在懶骨頭放鬆欣賞。


閏月,還有人智學的宇宙力量


雖然說影響季節最大的是太陽,或說是日照的角度。這決定了每天的日照時間,還有因此而生的二十四節氣。月亮的力量,其實也不小,月亮的位置,會影響到潮汐。月相的盈虧,會影響到小動物們的約會時間。白天要躲過狩獵者的追擊,許多蟲子將約會的時間移到夜晚,特別是有月色的夜晚,男男女女相約月光之下。當然,也有狩獵者也跟著在夜裡出沒,這真是一場賭上性命的約會啊!(蟲子的約會,影響到花卉的授粉、農作物的結果。所以也賭上植物的性命!)

今年的夏天似乎特別長,過了九月,天氣竟然比盛夏的七月還難耐。不過,看看農曆,今年有兩次六月,中秋才剛過。為什麼十九年的週期要把閏月放在六月,網路上有資料,不過我沒有去研究。就現象來看,兩次六月等於是說今年的夏天特別長,比平常多了一個月,這跟前三週的天氣爆熱還蠻吻合的。


裡如果農曆的閏月真實地補足了太陽曆的不足,對於今年的爆熱就不必太擔心是溫室效應了。換句話說,這是十九年的週期,可預測,而且會回來的。

記下今天早上上學時跟小朋友的聊天。也慶祝新竹終於變涼了。

姊姊說:沒關係,秋天還有個十一月。(不是這樣就跳過了。)

在星相學上,月亮的軌道稱之為白道,太陽的軌道稱之為黃道。兩者的交會週期是十八年七個月又十天。農曆是陰陽合曆,有月亮週期的陰曆來計算幾月幾日,也有用太陽曆來計算二十四節氣。在農曆的部分,因為月亮週期短,所以陰曆的部分跑得快,必須補閏月,來減緩陰曆的速度,免得會遇到正月初一跑到夏天去了。補閏月的原則,就是所謂『十九年七閏』,在十九年裡面放入七個閏月。各位會發現在十九歲生日的時候,農曆跟國曆又再度重合一起。就是這個日月軌道重合的週期所致。

這個十八年七個月又十天的日月軌道週期,在Steiner的人智學是個重要的時間,說是宇宙力量會顯現一些事件來推你走向正軌。

在早晨或傍晚的斜陽裡,看著自己稻田裡的影子。
仔細瞧瞧,你會發現頭上有一道光柱。

2017年10月4日 星期三

因果

每年的秋季,學校會幫小朋友辦慶生會,然後會回憶出生、幼年,今年還有名字的意義。

前天翻了一本《故事如何改變你的大腦?》,作者有兩個女兒,寫書的時候,一個四歲,一個七歲。引發他寫書的動機,是他有天開車聽著收音機,播放了《偷走灰姑娘》這首歌,他被觸動到,只好停下車在路邊大哭一場,平息後再開回馬路上。

歌詞大約是說,一個男生要到女朋友的家裡,見人家的父母。他看了女生小時候玩耍的照片,扮演灰姑娘的遊戲等等。忽然他意識到,他是女孩的白馬王子,可是卻是進門來偷灰姑娘的某某人。

然後作者寫了一句:

這首歌捕捉到『為人父者,清楚知道自己永遠不會是女兒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的感受。

已經過世的日本導演小津安二郎還拍了部電影《秋刀魚之味》,來形容這種又甜蜜又苦澀的滋味。宮崎駿不也出品了《波妞》來講這樣的故事嗎?

這是生命必經的道路,也不能為了閃避這種感受,就不要結婚、不要生小孩。

知道這種感受,好好地用生命去品嘗吧!

給各位有女兒的爸爸們。
話說回來,我們還不是偷了人家的『灰姑娘』!

I went to see her dad for a sit down man to man
Wasn't any secret, I'd be asking for her hand 
I guess that's why he left waiting in the living room by myself 
With at least a dozen pictures of her sitting on a shelf, she was 
Playing Cinderella 
She was riding her first bike 
Bouncing on the bed and looking for a pillow fight 
Runnin' through the sprinkler with a big popsicle grin 
Dancin' with her dad, lookin' up at him 
In her eyes I'm prince charming but to him I'm just some fellow 
Riding in and stealing Cinderella





2017年10月3日 星期二

推己及人


這兩週早上騎腳踏車載兒子上學,我們每天都是最早到的。這時候,只有早班的老師比我們早一些。我們就會先去看小雞一家,等教室的門打開,跟兒子和老師說再見之後,然後再騎回家,沖洗、換衣,再開車載姊姊們上學。然後繞出去喝個咖啡,準備接下來的自然科學課程。

難得昨天還有同學的媽媽跟我們一樣早到。小孩們立刻就玩在一起。老師開了教室的門之後,媽媽叫著他們家兄弟們過去。我也帶著Dodo走過去。


我觀察到這裏的小小差別:人家媽媽要他們兄弟背起自己不小的包包,而Dodo的小包包還在我手上。我就在想,一般人看到就會說,人家媽媽在訓練小孩獨立,而這個老爹還在寵小孩。

不過,我進一步想。有些人從小被訓練獨立自主,長大後生活事情都可以自理,會洗衣、清理、還知道怎麼換燈泡、修理電器等等,這是新時代的好男人,不會被說成是生活白癡的王子病、公主病、媽寶。

可是,(接下來不是說那個媽媽跟兄弟)在心理層面呢?

他們從小被要求自己揹起重重的背包,會不會心裡有這樣的懷疑:媽媽你為什麼不幫我呢?

長大後對待別人,也用同樣的心理對待別人。像是『你們就該接受訓練,這點小事要自己來。』所謂的『小事』是拿自己的包包、是處理垃圾、洗衣拖地,會不會擴展到功課、工作、生產、帶小孩呢?

他們會不會想:我那麼小的時候,就要自己揹起超重的包包,念書不會,就用功啊!你們不過是拿個拐杖,還需要什麼斜坡呢?生小孩有什麼特別之處,不就是要自立自強獨立自主嗎?要生就要自己負責,放什麼產假呢?

我說的是同情心。他們有同理心,非常有同理心,他們的同理心發揮在推己及人,認為我都可以了,你們應該也可以如此。從小的獨立自主訓練,然後推己及人,會不會導致前面講的狀況呢?

還是,他們知道獨立自主的辛苦,從此會協助別人呢?

從另外一個角度想,那些接受爸爸媽媽幫忙的小孩,可能會這樣想:從小爸爸媽媽知道我個子小,就會幫我拿包包。長大後,我也要像爸爸媽媽那樣對我,我也要幫助弱小的人。不會這樣嗎?這也是同理心,推己及人地去幫助別人。自己接受別人的好意,長大有能力了,也會用好意去幫助別人。還是,他們會把別人的協助視為理所當然,然後變成大家講的媽寶呢?

這裏有個心理品質沒有討論到。

父母用什麼心理品質,在訓練獨立自主、在幫小孩拿包包呢?大人是一臉不耐煩地說:你們自己拿! 還是一臉所謂恨鐵不成鋼地把磨練當訓練?還是一臉不耐煩地搶過小孩的包包,在心裡說:我拿比較快!這些都不是良好的心理品質。

所以我們要常常自問:我們持著什麼樣的心理品質呢?

然後有機會會問小孩:兒子啊!你感受到的是什麼呢?

仔細觀察小孩行為,是不是變得獨立、冷酷、依賴、有同理心、有同情心、體貼、自律、無情、、、等等的展現。




《夢幻花》— 廢核時代核工人的使命


東野寫了推理小說《夢幻花》,講得是消失了一百五十年的黃色牽牛花,又重現日本所引發的命案。

那種消失的花,曾經大量種植,為得是它的迷幻性質。這些性質,剛開始很吸引人,長期使用卻會讓人抓狂。於是從江戶時代起,就有些家族奉命要保守這祕密,並且搜查並銷毀這類植物,以免有人誤食而抓狂,使國家陷入恐慌。


主人翁之一,念的是『第二物理能量系』,白話文叫做『核工系』。他要畢業的時候,剛好遇到福島核災,面對自己專長是大家唾棄的核能,而且全民要在2030年關閉所有核電廠,他覺得前途茫茫。

因為這夢幻的黃色牽牛花,他知道了核工人的使命。他說:核電廠可以關閉,可是核能並不會消失。我存在的意義,就是要埋葬這種『夢幻』能源,守護人民安全。像是那些保守秘密並銷毀迷幻植物的家族那樣。

東野巧妙地說出了,廢核時代核工人的使命。

夢幻花

天使的夢

2013年10月1日星期二,早上做了一個夢:

一開始,友人粉ㄟ在網路上秀,下面有一排字寫『全世界兒童最愛的公園』。那是一個大約三層樓高的噴火龍造型的溜滑梯,左右各一個,小朋友可以在龍的身體爬進爬出。然後我就跟女兒說,我覺得在德國的時候去過耶。(事實上是沒有)


接著,我們變成在玻璃大樓裡,看這噴火龍溜滑梯。有人指著天上說,天使!我抬頭一看,天上出現十二個天使,都是男生的模樣,中間有個長長捲髮,大鬍子。他們都沒有翅膀。就這樣飛下來,一一跟我握手之後,進了大樓。耶穌也跟在後面飛進來了。

這時候,我心裡想,萬一撒旦他們攻過來、打起來怎麼辦。這裡不就要變廢墟嗎?

旁邊有人指著一個穿黑西裝的天使,說是耶穌的守護天使,總共有兩位,這次來了一個。這個天使一副很酷的樣子,短髮、瘦小,他背對著大家,看著窗外。

接著有十二個女生懷了天使的小孩,每個肚子裡還是雙胞胎。這二十四個胎兒快速長大,三天就發育完成。

場景跳到小baby出生了,我們忽然間變成阿公阿嬤,而且是外公外婆。還有阿公阿嬤送母奶過來,說要幫忙餵小baby。(我就想,這不會是你這阿嬤的奶吧?)

然後小d寶發出聲音,把我吵醒。
這個夢很特別的是,場景都很明亮,天使都發柔光。我的夢大部份,開始的時候有背景,然後慢慢變暗,最後都變成晚上。大概是RAM不夠,所幸把背景忽略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