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1日 星期三

夢之雙重虛構

很多時候,夢的場景來自於經驗的組合。像拼貼那樣,把去過的地方組合起來。我有一陣子的夢就以陰雨的礦業城市當背景,很像是記憶中的侯硐。因為我沒有真正到過那個地方,只是火車經過,所以場景是從火車站看出去的景像。至於在礦業大樓裡的遊歷,大概是用尚未完工的粗胚房子拼湊而來。

這是一重的虛構。場景是虛構的,但我認得出來是從哪裡組合來的。


另一類夢的場景,本身是虛構的。在夢裡還會出現這樣的想法:喔~~跟上次來的時候不一樣。在夢裡,為了一個不存在的地方,創造了不存在的記憶,然後說『這個地方變了』。所以我說這是『雙重虛構』。

上個禮拜夢見一群人組隊比賽,他們在山坡上衝刺著,最快到達山頂者獲勝。那山坡不高,大概十層樓高,中間要經過一些水泥管。難度在於要選對水管,有些水管會放水把人沖出來。本來我是場邊的啦啦隊,選手們拉我下去幫他們選水泥管。我帶他們選對管子,順利抵達目的地。那裡有個用紅磚琉璃瓦築起的圍牆。然後有人說,這是哪裡哪裡的後門啊!我竟然出現相應的記憶,喔~~對啊!這是那個後門,外面以前是什麼什麼樣子。其實沒有那個後門,也沒有那個去過的記憶。

今天又出現這樣的雙重虛構。夢見在老街辦活動。我在攤位上接受民眾的報名。我起身跟夥伴說,我到後面走走,你們幫我看著。後面的巷子裡,有一堆賣燒餅、炸物的商家。這時候虛構的記憶出現了:以前這裡空空的,現在這麼熱鬧了啊!而且我立刻意識到根本就沒有那個所謂空空的記憶,連現在這個老街都不存在。

虛構的繁華老街、虛構的蕭條記憶。

當然,這也可能是夢境場景來自於各種記憶的組合,拼湊出我都認不出來的樣貌。潛意識說:這場景不只是拼湊,還加了一些變化喔!意識立刻出來更正,沒這回事。

想到了,這是Cars toon《脫線外傳》的情節。脫線瞎掰了一些英勇故事,還把麥昆拉近瞎掰的故事裡。那也是雙重虛構。


《抽象化的幾個階段》- 數學、白馬、還有抽象畫

最近跟學校老師在聊,才知道有些小孩可以接受物體數目的加減,而且學得很快。但是在數字的加減方面就遲疑了好一陣子。

對啊!這是抽象化啊!

三朵花加四朵花是七朵花,這是花朵數目的加法。小一小二的小孩一下子就會了。但是說到3+4=多少?這不是所有人就直接接受的。因為這裡含有抽象化的過程:三朵花是3、三頭牛是3、三條狗還是3、三個人也是3。具象的花、牛、狗、人都不見了,剩下數字而已。

數字3很具象啊!沒錯,對有些人來講可不是喔!他們可能只是把這數字的運算記下來而已,憑藉著記憶力,還是可以撐好一段時日。

接下來會遇到0。有個數字代表沒有。這也有許多人沒辦法馬上接受。然後還有負號,比沒有還少是甚麼概念呢?這有不少國中生花了好一段時間才用『好吧!我認了。』的心情,可能當成虛空地名,硬生生地記下來。

下一步的抽象,是從數字變成符號。數字可以這樣運算,符號也可以這樣運算。從方塊、三角形,接著用字母x, y代替。這裡也有很多中學生很勉強地吞下去,經過一番練習之後『好吧!』。

如果這三階段都真實體會了。那我們就可以來討論『白馬非馬』的問題了。

白馬非馬是戰國時代的公孫龍提出的。他說:『白馬』不是『馬』。(難道是豬嗎?)

當然不是這樣解。他一講完,就有人用集合的概念說:公孫先生,你說白馬不是馬,那紅馬也不是馬,藍馬也不是,我把所有顏色掃一遍,這世界不就沒有馬了嗎?

非也非也。白馬是說具體的一匹白色的馬。後面的『馬』是概念的馬。『具象的馬』跟『概念的馬』是不一樣的!!

講到『馬』,這是概念的馬,大家會有些共同的特徵,例如形體、速度。但是根據學習的經驗,每個人的概念會有些差異。但是具體一匹馬站在那裡,剩下的是觀察力跟描述詞彙的差異,大家講的是同一匹馬。

從具象到抽象,從具體的到概念的。數學上有,思想上有,藝術上也有-抽象畫。怎麼畫一個『人』,具備人的概念,可是又不是某一個人呢?

然後我們可以去欣賞抽象畫了。




花園星空的愛情故事

傳說七仙女在仙池沐髮,被牛郎看見了。接下來的愛情故事你們都知道了,最小的七仙女-織女,不顧媽媽王母娘娘的反對,跟凡人牛郎結婚,還生下了兩個小孩。

這段愛情故事,在夏日星空是織女星與牛郎星,隔著銀河鵲橋遙遙相望,中間還橫著一把十字型的天鵝座-王母娘娘的劍。牛郎星還牽著兩顆星星,像是他們的小孩。

同樣地,這段愛情故事,在人間流傳成一首詩,就是杜牧寫的

『天階夜色涼如水, 臥看牽牛織女星。』

那個牽牛,就是牛郎。


凡人牛郎到底有什麼魅力,讓織女醉心於他呢?為什麼不是跟地上的科學家相戀呢?

最近在照海花園尋找纏繞的攀緣植物,有了答案。絲瓜、豆苗等等是右螺旋的,繞女蘿的菟絲是右旋、百香果也是、連竹子的生長,也看得出是右旋的向上成長,甚至骨子裡的DNA也是右旋。那麼,哪裡有左旋呢?

右旋的蝶豆花

右旋的瓜藤

右旋的花藤

右旋的菟絲花


我在校園裡又繞了幾圈。終於發現了左旋的牽牛花。Bingo !

世人看不出牛郎有什麼特別,織女慧眼獨具,看到了他獨特的一面 - 我的他與眾不同。

左旋的牽牛花藤

既然如此,王母娘娘為什麼要反對呢?還祭出神劍,將他們分散銀河之兩端呢?

每年只有七夕可約,還不如參商之永不相見。

後來我又巡了巡校園。我找到答案了!

你想看到的,會在大自然中顯現。

我看到另外一種左旋的爬藤。換句話說,左旋的牽牛很特別,但也不致於特別到只有他這樣。以王母娘娘的高度,她自然是知道牛郎在織女眼中是很特別的,但是,像牛郎這樣的人不多,但也不致於要捨棄仙籍,落入凡間相許。



不過,用地球人的觀點來看,愛上左旋的織女,即使沒跟牽牛一起,也會鍾情於另外那些特別的左旋花吧!

《照海花園記》-

路人甲之歌

電化學實驗是在金工之後要電鍍到必經之路。但是,這沒有立即效果的實驗,有些同學就沒有耐心去嘗試。

這個同學請那個同學去拿個水,那個同學就這樣經過,這個同學就說,老師,那個人好像是路人甲一樣,實驗跟他沒有關係。


我說,路人甲!路人甲有歌喔~~

什麼歌?

你們會唱《茉莉花》吧!最後一句是什麼?

老師,就是『茉莉花,啊~茉莉花。』

不好意思,再前面一句。

學生就唱,『讓我來把你摘下。。』

對啊!接著就是『送給路人甲,茉莉花,啊~茉莉花。』

老師!!!

然後那個同學就問,老師,你知道阿拉丁有幾個哥哥嗎?

這簡單,兩個!阿拉賈跟阿拉炳是哥哥,阿拉苡是姊姊。(這我在我家就講過啦~~)


琵琶行

七年級的上課時講到電解質、水溶液。我說,身上的血液也含電解質喔!血液簡單分成血球跟血漿,這個聽過嗎?

學生說:聽過。

這『血漿』有詩,聽過嗎?

沒有。

你們有讀過《琵琶行》嗎?

有。

那就有啦!就說白居易去聽人家彈琵琶,然後那個女樂手轉指一彈,白居易就寫了這句:

『銀瓶炸破血漿迸』。沒有嗎?

老師,沒這句啦!

不然呢?喔~~是『銀瓶爆頭腦漿迸』,對吧!就是魔音傳腦一來,隔壁兩個聽眾就爆頭了。鎊!!然後最後就『江州司馬青山濕』,當場哭了起來,嗚~~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我才剛來這裡,我什麼都不知道。

老師,不是這樣啦!

不然,原句是什麼?這首詩不就寫白居易被貶到偏鄉,去跟人家唱卡拉OK,吃山豬肉快炒『大豬小豬落一盤』,然後遇到魔音功高手,隨手一彈,鄰座兩個就立刻『銀瓶炸破腦漿迸』,接著乒乒乓乓,現場一片狼籍,然後他就『江州司馬青山濕』,哭著求饒。不是這樣嗎?

不是啦!畫面哪有這麼血腥的。

不然呢?原句是什麼?(終於他們去翻書找詩句了。)





其實我講的比較像是《六指琴魔》的畫面。 ^_^
熱熱的天上課,多講點冷笑話降溫。
還好我沒說,『青山濕』是那套青山洋服做的西裝褲都濕了~~~正確的寫法是『青衫濕』。


2018年6月17日 星期日

看不見的內在品質


等小孩的時候,跟同學的家長閒聊。聊到有些操作的課程體驗。

我說,我小時候也沒做什麼家事,男生也沒有家政課。成家之後,幾乎就包辦所有家事。雖然廚藝不怎麼優良,可是我都在進步中,至少我願意去做。這個『願意』的品質,是很不容易教的。家事類的課程,包括清掃、烹飪、食育等等,很容易化約為技術教學。當然技術很重要,不會做的意願不會太高,但是很會做的,也不代表他就願意做。

這位媽媽就說,對啊!她在原生家庭也很少做家事,現在也是燒菜做飯的,而且做得很有心得。孩子的爸爸有四個兄弟,聽說婆婆對他們四兄弟從小就訓練家事,灑掃廚藝樣樣要求。現在只有大伯還會下廚,其他三個幾乎不碰廚房。

那就對了。這個『願意』的品質是怎麼來的呢?

我不清楚。

有些人被當成公主王子養,他成人以後,就養成茶來伸手的習慣,然後被大家說成是『媽寶』。可是有些卻體會到父母的用心,他感激這份愛心,願意用同樣的心情照顧家人。父母沒有做太多的問題,是如何做、用什麼心情來做。

朱自清的《背影》寫得很仔細(沒想到幾年前還是課文)。二十歲的大人了,爸爸還要拖著胖胖的身體,『顢頇』地走過鐵軌爬上月台,買那個不是很需要的橘子。這就跟現在講的,有一種冷叫做媽媽覺得你會冷,有一種餓叫做爸爸覺得你會餓。朱有長歪了嗎?

感謝的內在品質怎麼養成?把茶來伸手視為理所當然又是怎麼養成的?

也許在嬰兒時期就養成了。不過,教育的本質是認為人的行為有改變的空間,變好變壞都有可能。只能用心教養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台灣,很多教養方式,包括家庭與學校教育,強調要動手做。可是,很容易就變成技術指導。因為技術容易教,而且立即看得到成效。至於心的內在品質,似乎就忘了。這是父母與教育者要注意的。




花萼

花開的時候,花瓣鮮豔美麗,中間的雌蕊雄蕊還負有傳宗接代的重責大任。授粉的雌蕊,後端膨大就變成了果實,裡面結成了種子。他們是整朵花的焦點。

在花瓣跟花柄之間的花萼,比起花瓣,顏色經常是綠色,隱身在後方。比起花蕊,沒有花粉、花蜜,蜜蜂蝴蝶也不會理他。在這過程中,花萼是個陪襯的角色。

但是,在開花的初期,花萼保護著含苞待放的花朵。結果的時候,鮮豔的花瓣早已繽紛落地。但是花萼一直還在那裡,大大開後之後,反伸過來,變成了果蒂。在動物或人類吃了果實之後,這個蒂頭雖被丟棄不用,卻還保持完整。


今天在照海的果樹園裡面,看到了四對稱的果蒂,忽然想到,這就是花開花謝之後留下來的花萼。在我們吃完柿子,這個果蒂還留著。貌似配角的花萼,從最初到最後一直在那裡,默默地支持著花朵、支持的果實。

看起來不是主角,但是一直在那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