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19日 星期二

給那個即將消逝的『類比時代』


 台灣的無線電視,在今年七月就要『數位時代』,類比電視要加裝機上盒,不然就收不到訊號了。

 上個禮拜,姊姊看了Micky Mouse的一段影片之後,就學裡面的一句話『橡皮怎麼那麼,難褲子啊!』,然後問我,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我請她再講一遍,她還是重複那句『橡皮怎麼那麼,難褲子啊!』。

  難褲子?還是南部子?還是。。。。?

  姊姊兩歲半開始,就會唱英文歌、客家歌、台語歌、甚至是德文歌,她可以『原音重現』,就是完全聽到什麼音,就跟著發什麼音。大部份的時候,她是不知道那什麼意思的。又再大一點,她會開始找相近音的字彙,基本上是同音異字之類的辭彙,所以還是屬於『原音重現』。不要小看這種能力,我們大人早就沒這種能力了。聽不懂的,其實根本就記不住。我們的聽說程序,已經是『聽、理解、記憶、重現』,『聽不懂』等於是『記不住』。不信的話,隨便找個流行歌曲,不要看歌詞,看看聽幾次你才記得住?注意喔~~小朋友大概兩次就記住了。

  用訊號處理來比喻,這時候的小孩,就像是類比放大器,按照聽來的聲音,直接放大,自己沒有多加詮釋。大人就像是數位處理器,聽到的聲音,還會加以修正,把那些沒聽到的補起來,把那些沒聽清楚的用自己的字彙補上去。只是我們聽到的聲音比數位訊號複雜的多,不是0101而已,所以補正的時候,會因為自己學習累積下來的辭彙,不見得每次都補得很正確。比如說梁靜茹的《大手牽小手》裡面有一句『。。。像溫柔野獸。。。。』到底是『野獸』還是『野手』還是其他的,我一直沒聽懂,也沒去查。又例如陳明章的《伊是我的寶貝》裡也有一句『末開ㄟ花,需要你我ㄟ關心』,到底是『還沒開的花』?還是『不會開的花』?

  這是中文的缺點,字本身有音調,加上音樂又有音調,兩個混在一起,弄錯的機會又增加許多。我認為古代那些詩詞歌賦之所以嚴格要求平仄,特別是宋詞,每個詞牌的某個位置,能放的字並不多。這是因為字本身有音調,你若放錯地方唱錯音,那可不只是失之千里,而是可能要殺頭、要滿門抄斬了!

  我後來看了Mickey Mouse,知道姊姊說的那句是什麼了。原來是『橡皮怎麼這麼,難控制啊!』。姊姊已經發展到像大人那樣,會用已知的辭彙去補沒聽過的辭彙。因為她沒聽過『控制』,所以就用音相近的『褲子』去替代。她已經不像小時候那樣,原音重現的時代已經過去了。對於聲音的處理,她已經像大人一樣,要先理解,然後重新唱出來。

  跟台灣的無線傳播一樣,姊姊的『類比時代』也將消失。
  容易感傷的老爸,特別寫這篇來哀悼那個即將消逝的『類比時代』。

PS. 為什麼要哀悼那個時代?注意一件事,那個有真空管的類比音響,比數位音響要貴上好幾倍,有價值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