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4日 星期一

愛的飛行坦克

歷經大約兩週的甲蟲王大戰—獨角仙分組大賽,在本週開始前結束。原本爬滿獨角仙的光蠟樹,只殘留甲蟲們吸食樹汁的痕跡。

獨角仙呢?

散落一地的男男女女。

地底下,大概多了蟲卵,等待來年羽化,加入初夏的戰鬥飛行。

我說,當年聯考為何沒填生物科系?

說是自然的生命輪轉,世世代代。

可是我實在是無法承受這樣的場景啊!


寫首詩送他們吧:

夏初六月
繞樹盤旋
如葉落土
相逢來年

2014年7月10日 星期四

愛情的展望理論

在有風險的情況之下,該怎麼做選擇呢?只看期望值不夠,《快思慢想》的作者卡尼曼跟已故的特握斯基提出了展望理論Prospect theory。簡單地把獲利損失與人的感受,畫了一個這樣的圖。

橫軸的右邊是獲利,左邊是損失。縱軸的上面是獲利的價值、獲利帶來的快樂,縱軸下面是損失帶來的痛苦。

這張圖有兩個重點:

第一、飽和:
不管是獲利帶來的快樂,還是損失帶來的痛苦,隨著獲利增加,快樂感覺就漸漸減少。損失方面也是如此。

第二、損失補不回:
圖左邊的曲線下降得比右邊上升得還深。意思是說,損失所帶來的痛苦,大於獲利所帶來的快樂。賺一千元的快樂,無法彌補損失1000元的痛苦。

一頭霧水,對吧?

用愛情來講,失戀所帶來的痛苦,是日後多交幾個女朋友或男朋友,所無法彌補的。這有多痛苦呢?

痛苦到『初戀』,常常是電影、小說的題材,日久不衰。主角總是記得初戀(後來又分手的)情人,拼死拼活也要再見一面。痛苦到九把刀寫了小說還拍成電影,而且是那年度最賺錢的電影。你說《賽德克》票房高,但是成本也高啊!

如果你日後不幸失戀了。請想起熱統課曾講過的『愛情展望理論』,初戀失戀最痛苦,再來就不會那麼難過了。這沒什麼,人之常情,心理學家跟經濟學家如此說,物理學家也是這麼說的。從愛情開始,發展成展望理論的《展望之愛情理論》。

2014年7月7日 星期一

廚房

過了暑假,姊姊就要進小學了。
這小學是體制外的華德福學校。老師已經見過面了,姊姊很喜歡。

昨晚,媽媽就先讓姊姊練習洗自己的碗。

其實,我不喜歡小孩進廚房。這裡危險的東西太多,有刀、有火、有電,顧火就顧不到小孩。可是她們都好喜歡來。理由都不一樣,姊姊想幫忙、妹妹想看、弟弟大概是對冰箱裡面的東西很有興趣。

這種事也是禁止不來的。姊姊會來看切水果,我會請她站到左邊,免得被刀子砍到。妹妹有時候還會進來,站在小椅子上面看鍋子裡到底變什麼花樣。偶爾也會抱著弟弟,讓他看炒菜。

我就說,現在只要看就好,等你們下巴超過水槽,再來幫忙吧!

不過,小孩大了,要開始練習做家事。

唉~~ 我還是希望她們不要進來。

即使他們都不進來,他們還是會長大的。

2014年7月4日 星期五

植物



看似平靜的森林裡,無時無刻上演著生存的爭奪戰。我是指植物的部分。


他們像上爭奪陽光、向下爭奪水源。有的爬滿把其他植物的身上,將其勒死;有的像是賭輸掀桌一樣,引發火災,燒個精光,然後自己的種子先發芽;有的伸出長長的根,到別人地盤上,分泌毒液,將其毒死;有的在自家周圍,佈滿結界,別人的種子發不了芽。

爭鬥手段之兇殘,不比動物差到哪去。

植物在地球上存在得比動物還久,絕對不是傻傻地站在那裡。

不知道有沒有發展出斷絕別人空氣,令其窒息而死?或是把二氧化碳吸光,讓鄰居『過度換氣』而死?


說不定土石流也是。植物說好了,大雨一來,我們就把根都縮起來,讓人類淹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