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16日 星期日

照相般的記憶力——自閉症與消化

這是綜合人智醫學講師還有加上我的看法。

自閉症的小孩,『連結』的部分有問題。不僅僅如此,他們的消化通常也有很明顯而嚴重的問題。像是,不吃、很愛吃、沒有飽足感、沒有飢餓感,或是排便的部分也有異常,像是一直忍、忍到不行就拉到褲子裡。

這也是『連結』的問題。一般的人,會把餓肚子跟吃,連結起來。餓的感覺不好受,吃了就可以解除難受。因此,餓的就會有吃的欲望。吃了,會消除飢餓感,也產生了飽足感,太飽,又有不舒服的感覺。因此,會吃到某個程度就停下來。這個感官連結出問題的人,吃是吃,飽足感是飽足感,飢餓感又是飢餓感,這些感官沒有關聯,或是他天生無法自然而然地關聯起來。那就會出現前面講的,吃太多或吃太少。

即使是身體內部的感覺,都無法自然而然地產生連結。對於外部資訊的處理,也很難產生連結,尤其是邏輯上的連結。別人的眉頭一皺,可能是憤怒或悲傷的情緒,他無法將表情與情緒做連結,因此常常顯得很『白目』。

人家都要翻臉了,他怎麼還這麼白目一直講。

這道理就跟食物消化一樣,他天生無法將這些資訊做連結。無法歸納出某個道理、整理出某個法則。

對於食物如此、對於外在資訊如此、對於記憶也如此。所謂『照相般的記憶』,之所以把記憶如相片般地全部記下來,就是因為無法整理出記憶裡的關聯,乾脆全部背下來。這項能力發揮得好,就是背書高手、背譜高手、記憶高手,這種記憶能力,足以補足理解力的不足。甚至在那個以『背書』為主的考試中脫穎而出。其實這是一種缺點。

猿類學者也發現,猩猩有照相般的記憶。Youtube有小步黑猩猩的表演。一下子閃過的字母號誌,她可以按照順序按出來。那個猿類學者的心得是:人類放棄照相般的記憶能力,以換取理解力。

如果這個連結是對的話,那我就可以提出一個觀點,自閉症是不是一種基因的返祖現象?也就是基因組來組去,終於組合出祖先們的某種能力出來。像是肥胖也是一種返祖現象,在古代糧食缺乏的時代,吃進去的東東馬上轉成脂肪存起來,是一種非凡的生存能力。

那麼,黑猩猩為什麼要『照相般的記憶』能力呢?因為他必須要在叢林中,一眼望去馬上記得哪個位置有食物、哪個位置有敵人,沒有時間讓他思考整理。

如果說自閉症的兒童愈來愈多,那麼,我們的環境,是不是又回到那個叢林裡,小孩必須一眼望去,馬上記得哪個位置有好的、哪個位置需要避開?這能力,在沒有搜尋引擎的網路世界是非常好用的。他可以記得哪個網站有哪些資訊,還可以記住網址,以便下次再造訪。照這樣推論,google是可以減輕這種記憶負擔的,也有利於減輕自閉症狀。

尋寶的電玩世界,是不是需要照相般的記憶力呢?所以有助於加強自閉症狀?說這麼多,我們來看看黑猩猩小步的表演,真的是照相記憶能力喔!













2015年8月13日 星期四

觀察與回顧法


一起手就是主觀判斷。這不是我們常見也常做的事嗎?

觀察其實就是回顧。或者說,回顧就是進入意識的觀察結果。
觀察了半天,能夠留下來的,才能在回顧中出現。所以這兩個是一體兩面,一進一出。







歌德式觀察法,其實就是四體觀察法。反方向的,就是四體回顧法。先講物質、再講過程、接著講感情、然後是與『我』的關係、以及對人類的意義。觀察如此,回顧如此,課程安排也是如此。

課程講完了、實驗做完了。隔天,就要學生們『回顧』,看看這些東西,在學生的腦袋裡,消化成什麼樣子。吃進去的東西,長出什麼肉來。這需要時間,需要做夢、甚至在冥想中出現新意。

舉例來說,請學員們在單擺實驗後回顧。

第一、物質:回顧昨天的實驗,有多少設備,能講仔細就多仔細。(繩子、擺錘、時鐘、筆記本、人、、)

第二、過程:這些設備湊起來之後,我們做了哪些事情。測量哪些量,記錄哪些數據。(吊上去、擺起來、記錄時間、、、)

第三、感想:可以講感覺的部分,對這些東西、過程、實驗、團員,有什麼感覺。(合作很有趣、擺錘好重、量準確沒那麼簡單、、、)

第四、我:這些過程,對我而言有什麼意義、我學到了什麼。(週期跟擺長的關係、這可以拿來量時間嗎?)

再來是super Ego。超越個人的我。也就是說,這個實驗,對人類有什麼功用、什麼意義?在歷史上有怎樣的地位,在空間上又有什麼意義。(準時計時器的出現、攜帶式?航海、、、)

華德福非常重視『回顧』,因為有留下記憶的,才是有吸收到的。至於轉化成什麼樣子,那要看個人的學習與生活經驗,教師可以根據回顧,來調整上課的內容和教學方式。

不過,大概是受到教育或是社會習慣的影響,參加人智醫學營的學員,大部份講回顧的時候,一開始就講感覺,講樹帶來的感覺,有覺得很平靜、想到自己的童年,帶給他一種感恩的心等等。

一起手就是主觀判斷。這不是我們常見也常做的事嗎?



請接著看《歌德式觀察法》。



(看來,我也要學生來回顧了。。。)

2015年8月12日 星期三

人智學的學習法——仿生學

Anthroposophy,翻譯成『人智學』。創始人Rudolf Steiner 說了生命的七個歷程,後來有人學他,創立了一套很有特別的學習法,不只是知識的吸收可以這樣做,連感官也是。說穿了,就是一套『仿生學』。如果硬要口訣的話,這裏可以提供一句:

我們學習外在世界的時候,要像內部學習;要學習內在身體的時候,可以向外在世界學習。

所以我說是『仿生學』,模仿生物過程的學習法。老師設計教材,規劃學習過程,也可以利用這七個步驟來設計教材。

生物有什麼過程?簡單講,就是從吃飯、消化、成長、繁殖的過程。食物從嘴巴進來、咬碎、經過食道、胃、十二指腸分解、小腸吸收、大腸吸水、排出。養分吸取來維持生活、成長、然後繁殖下一代。Steiner把這過程分成七步驟:吃、加熱、消化、選取(吸收要的,排出不要的)、自我維持(化為自身的養分)、成長、繁殖與死亡。

對待食物如此,對待知識亦復如是。

1. 吃:就是張開你的『大口』,用各種感官將知識『吃』進來。
2. 加熱:就是『加溫』到你可以接受的樣子。
3. 營養:就是用這些知識滋養你自己。
4. 消化與選取:切碎食物、分解知識。(到這裡像是微分)挑走你要的,不適合的、不是現在要的,就準備送到大腸肛門去。
5. 自我維持:就是利用這些知識,轉化為自身的養分,化做自己的語言,用這些知識維持生活。
6. 成長:轉化這些知識,促進生活。
7. 繁殖與死亡:就是會去教別人。讓這知識像生物一樣繁殖。繁殖,不是複製,所以每一代不一樣,可能更精簡、可能更繁複、可能更華麗、可能更生活化、可能更學術化。舊的知識,會被新知識取代,像生物一樣死亡。

以木匠為例。

師傅教你各項動作,你就把這些『吃』了進來。
然後『加熱』,練習動作。
『分解』這些動作,重新『組合』回來,汰除不必要的動作。
接下來,可以利用這些消化過的動作,做一些小作品,或是某件作品的某個部分。然後,可以試著做一件物品,接下某個裝潢工作,或像是一件舒服的椅子。
自己當師傅,教學徒。然後許多技術會死亡,被新的技術取代。

可以的話,在提升這些『木工』,達到生活層次、藝術層次。這是要搭配學習的觀察法與回顧法了。






2015年8月9日 星期日

歌德式觀察法

這個方法,不是那個少年煩惱的歌德所發明。而是Rudolf Steiner想出來的。之所以叫『歌德式』,是因為Steiner實在太推崇歌德了。(如果是義大利人,那應該會叫『達文西』)

最基本的哥德式觀察法,是人智學的四體觀察法。按照物質、以太、星芒、跟自我組織的順序觀察。換個大家懂得名詞,就是照著客觀地描述物質、觀察過程、對象給你的情緒、還有觀察者跟被觀察物之間的關係,然是試圖有沒有超越這關係的更高層次的想法。

這裡以看植物為例。第一天,就是看樹的形狀、描述樹有怎樣的組成,但是不要放入情緒、不要放入意見、批判等等。客觀地描述這些物質的部份。


第二天,過程。植物是生命體。所以,他們是怎麼長成這樣的,怎麼伸展出來的,有什麼幾何形狀元素。聽聽安靜的自然聲音,然後他們是怎麼長成這樣的?

我呢?就走在樹林裡。安靜地聽、看。看看樹、天空、蟲叫。然後,樹跟我說什麼呢?看著看這。忽然有一瞬間,

『其實我們是倒著的,你知道嗎?』

這些樹是倒著的。

然後,我看著『樹頭』,就是樹幹接到地的那部份。然後望向樹幹,他的身體跟腳伸向天空。手埋在土裡,伸出手指頭,插入土地緊緊抓住,可能跟別株植物手牽手、打架、握手。

這樣的想法,讓每棵植物都看得很清楚。他們頂著地球啊!

有些腳直直、有些腳張開、有些身體轉半圈、有些腳趾頭用力踩著天空、有些收得很緊。有些像章魚一樣很多腳。。。



植物觀察的例子《台灣欒樹》。
進階的歌德式觀察法,寫在這裡《生命的七個過程》。

自閉症。。。

自閉症的症狀,列起來數百樣。而且常常相反,例如,不吃是症狀之一,吃太多也是症狀。

這次我歸納出來了,就是『連結』。自閉症的人,無法建立關聯性、無法建立正確的連結。對於人跟人、物跟物、感覺跟感覺、五官跟五官,都無法建立連結,無法建立像是因果關係的連結。


因為無法建立五官的連結,所以認不出表情。因為無法建立感覺的連結,所以會吃太多或吃太少,因為『吃』跟『飽或餓』沒有直接關連。因為無法建立物的關連,常常有照相般的記憶,無法理解整個視覺畫面的重點,只好全部背下來。

也好,因為可以『背下來』,所以,要應改善症狀也是可以努力的。但是人智醫學有他的方法,應該是去找出那個無法連結的靈性因素。

看來也有很多人是『沒理解就背下來』的『自閉症學習法』。



人智學的兩性關係

大頭目有開示:

女人要瞭解男人,就看看自己的子宮。男人想瞭解女人,也是低頭看看吧。。。。。


男人的腦袋裝著女人的子宮,孕育思想的胎兒;女人的腦袋裝著男人的精子,千萬般的各種想法傾巢而出。

話說,胚胎發育一開始,兩性器官都有長。到了六週的時候,另一個性器官消失了。那麼,消失到哪裡去呢?

就在那消失的時候,另一個器官長出來了。就是腦袋。於是,男人的腦是女性器官轉化的,女人的腦,是男性器官轉化的。

男人的腦像子宮,一直在孕育新的想法,也一直像子宮一樣,保護自己。很固執地堅守週期,外邊很難進入,直到那思想的小胎兒出生。女人想瞭解男人的腦袋裡想什麼,就想想自己的月經週期,想想懷孕時期對胎兒的保護。

女人的腦,就是精蟲衝腦。很多新想法、新點子,像精蟲一樣,有衝出的欲望、有擴散的衝動。實際上,精蟲化為語言、創意,影響了周圍的人。

孕育新思想的大思想家,大多數是男人。但是不要忘了,大思想家背後,都有很多女性的聊天夥伴。這些女性用思想的精子,啓發男人的腦,使他在腦中孕育思想的小baby。當然,想法也會流產、畸形。

當女人在囉唆時,那不過是精蟲攻擊。可惜,大部份時候是無效的,只有排卵的時候,能容納一個精子進來。當男人很難溝通時,他不過是在孕育新想法。現代的醫學,其實是可以用超音波檢查胎兒的。

各位,瞭解異性的腦袋,不如低頭看看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