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9日 星期二

粉紅色時期

 以前看藝術相關的書籍時,常常會提到二十世紀美術史上一個重要的人物--畢卡索,他是極少數在生前就已經享受到藝術成就的人.畫賣得很好,收入頗多,人活得自在瀟灑.跟據一位畫家前輩所說,他講過一句與國際化有關的話:國際化就是本土化.你要畫出自己的特色,你的畫就會走向世界,世界才會走向你.如果到了二十一世紀,你還是只會印象主義的畫風,那你只能在沒什麼印象主義的台灣呼風喚雨,在繪畫的主流世界裡,不過是me too的小咖.畢卡索一生的畫風多變,早期畫得很寫實,後來出現立體派的畫風,也有野獸派的影子.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有個時期叫做「藍色時期」,不曉得是因為藍色顏料比較便宜,還是其他顏料停產.他這時期的畫,多半以藍色做為基調.這種近乎單色的畫,對我這種色盲的人而言,就像是在看鉛筆素描一般,視覺清爽愉快.不過,為什麼會有這種「XX色時期」的謎團,在帶姊姊的時候,就比較能理解其中之奧秘了.

 印象中,姊姊在一歲之前,比較喜歡的是綠色.她在手能抓球的時候,就會在紅、藍、綠、黃的色球中,對綠色特別有興趣,抓起綠球來玩的時間比其他色球都長,次數也比較多.爸爸是個大色盲,自然也對女兒是不是色盲感到非常擔憂.還好,遺傳定律基本上還站得住腳,姊姊可以認出好多種顏色,包括那些我認都認不出來的.

 大約在兩歲的時候,她喜歡上粉紅色,自己會說:我最喜歡粉紅色了.什麼東西都要粉紅色:衣服要粉紅色的最漂亮,鞋子也是粉紅色,髮飾要粉紅色,玩具要粉紅色,旋轉木馬也要騎粉紅色,喜歡的動物最好能變成粉紅色.吃的東西也要粉紅色,於是蛋糕要吃草莓口味,多多也要草莓口味,冰淇淋也要草莓口味,西瓜口味也可以,因為西瓜冰淇淋是粉紅色的.於是,那些不是粉紅色的衣服,就慢慢地深藏櫃中、不見天日.

 這時候,我知道姊姊進入了「粉紅色時期」.同時間,她喜歡穿裙子,把自己打扮得像小公主.她喜歡迪士尼的公主們:小美人魚、睡美人、小仙女、美女與野獸的美女....可是,這幾個女主角只有睡美人最後跳舞的那時候,穿著的長裙才會桃紅跟藍色互相轉變.小美人魚跟小仙女甚至是綠色系的.姊姊喜歡這些美女們的樣子,加上她自己喜歡的粉紅色.

 她還會分配顏色給家人:媽媽是紅色、妹妹是藍色、爸爸是咖啡色.不過,我最好是跟她一起穿粉紅色的衣服,這樣她才會說好看.

 我猜,畢卡索的藍色時期,是不是有個小女孩跟他說「我最喜歡藍色」或是「你是藍色的」?於是,為了這小女孩的淺淺一笑,年輕的畢卡索卯起來用藍色作畫,日後變成了「藍色時期」.



PS. 同時我也懂了那個夏卡爾的「夢」系列畫作.
 
 

 

2010年6月25日 星期五

七彩羽毛的烏鴉--大學與銀行只會這招

 「國際化」這個時髦的流行語,在一堆文化人士的推波助瀾之下,不管什麼事情都要宣稱有「國際化」才顯得進步.於是,大學也跟著時髦,在宣告要發展有特色的大學同時,也要朝著「國際化」邁進.台灣的大學對自己的評價標準,也要跟著「國際化」,按照世界其他地方的標準來評價自己.

 加分的項目有很多,其中有一項是校內有多少「諾貝爾獎得主」,可是評分標準裡面,並沒有講這位得主是在該校任職的做的研究得獎,還是得獎的時候是該校的教授,或是得獎以後才到這個學校.於是,許多學校為了讓自己加分,紛紛聘任一些「諾貝爾獎得主」來擔任特約講座、講座教授,一年出現幾天不重要,能夠增進多少研究教學也不是重點,只要名字掛在教職員名單就好.

 長年在學術圈經營的校長們,只有你們想得出來這種把七彩羽毛掛在自己身上的招數嗎?像那隻伊索預言裡的烏鴉一樣,不用自己長羽毛,也不必替自己的羽毛上彩色,只要把人家的羽毛拿到自己身上就好.

 這招只有你們這些教授想得出來嗎?
 當然不是囉!

 看看這則廣告:



 這位媽媽很辛苦,一個人為了女兒獨闖天涯,只為了替她坐月子,飛過半個地球,花了好幾天,受苦受難,終於修成正果.

 很好,很感人,很催淚.

 BUT,這位媽媽的事蹟,怎麼看都跟這家銀行沒什麼關係.

 人家在語言不通,不知道要從哪個登機門轉機的時候,是銀行的人替她帶路的嗎?

 人家在受到海關刁難的時後,是銀行的人,出面跟那個凶巴巴的海關解釋,什麼是坐月子,坐月子就是要吃這些花花草草嗎?
 
 這跟大學們聘這些「諾貝爾獎得主」來加分,有什麼兩樣呢?培養人才很難,讓人才可以自由發揮很難,充分的資源贊助研究也很難....自然地,產生「諾貝爾獎得主」也很難.但是,花錢找這些「諾貝爾獎得主」來特聘、特約就比較簡單.

 簡單講,就是把別人的努力功勞說成是自己的最簡單.大學至少有花點錢,聘諾貝爾獎得主來加分.這家銀行更聰明,把那位媽媽辛苦的努力拍成短片,變成廣告.最後加上自己銀行的名字,這樣就好像是你的功勞一樣.

 掛羽毛,還真簡單咧~~

 除了這兩個之外,更常見的是都市的美化.很多地方的安全島花卉,並不是種上去的,而是擺上去的,花季一過,就整個搬走,不必紮根,直接換另一種花.

2010年6月23日 星期三

男人要注意,從一則親情廣告談起

十戒十愛



 這是一家臍帶血公司的廣告,講的是父親對女兒的愛,要給她最好的,所以什麼個人嗜好,抽煙、應酬等等通通都戒了.最後女兒長大了,送女兒出國留學,在機場揮淚告別.

 很好,很催淚,也很不實際.

這廣告少了什麼?

 小女孩從baby變成少女,再變成年輕小姐的過程中,很多時候,都只是照片.特別是小baby那段,最需要有大人在旁邊照顧的時候,爸爸缺席了.爸爸寧可加班看小孩照片,也不肯「戒加班」,來幫忙帶小孩.說穿了,就是家計比較重要,經濟比較重要,重要到比女兒還重要.那算什麼「十戒十愛」呢?

 男人要注意啊!因為生理上的關係,不管你的能力再強,身材再好,腦袋再聰明,先天上,你就是不能懷孕.所以,不管你再有多大、多包容、多犧牲奉獻的父愛,都比不上能懷胎十月的媽媽.爸爸的親子關係,不像媽媽那樣天生而直接.爸爸的親子關係,完全需要靠後天的經營.

 再加上另一個演化上的劣勢:男人的心情表達和感受能力一般都比女人差.也就是說,爸爸常常講不出心中的感受,也感受不到家人的心情.對老婆如此,對女兒也如此.所以在家庭關係的經營上更要加把勁.

 各位當了爸爸的朋友,如果你想擺脫傳統嚴父的角色,就不要按照傳統的方式--只顧賺錢、犧牲家庭--來經營家庭關係(雖然我不喜歡經營這個字彙,不過暫時還找不到其他字,就只好先用了).不要只看著照片,要常常在家裡帶小孩、抱小孩、幫小孩洗澡、陪小孩玩耍......你的十戒,才能變成十愛,在機場道別的時候,才會留下真實的眼淚.

2010年6月21日 星期一

超時空肥皂劇--雨不停國的夜市人生

日前公視推出了一個電視小品<那年,雨不停國>,講的是一個八八水災遺留下來的孤女,因為父親跟奶奶都不幸罹難,只好投靠住在東北角的叔叔.導演要利用這個反差,因為雨水過多的水災,卻讓主角搬到全台灣最會下雨的東北角.一下雨,整個災難的記憶、與死去家人的記憶就浮現心頭,低迴不已.到這裡,都算是精心設計.敗就敗在為了提高收視率,在電視上考大家一題:

請問,雨不停國在哪裡?

 (a) 台灣的東北角 (b) 英國的倫敦.....

答案是要大家選(a).

不過,既然問了,就不乏眼尖的觀眾,開始檢視拍攝的地點.於是有人發現了,女主角叔叔的家在宜蘭大溪、男主角同學的家在台北縣貢寮、等車的車站在四腳亭.....簡單講,導演為了取他心目中最適合的景,把整個劇變成漂浮在空中的超時空肥皂劇.女主角下了火車,是在四腳亭,自然不能散步回大溪的家.當然啦!你要玩超時空肥皂劇也不是不可以,你就不要大喇喇的問觀眾你的劇是哪裡的故事,這樣對住在那裡或熟悉那裡的觀眾太不尊重,也太失禮了.

 換我來問個問題:

為什麼台灣這些拍戲的,不能在一個真實的地點好好地拍嗎?

 你要拍東北角,就不能找一個村落,以那裡的真實地理環境做背景,拍一齣可以問人家這是哪裡的劇嗎?

 辦不到的時候,就不要裝可愛,問大家這是哪裡這種蠢問題!!

講到超時空肥皂劇,至少還有個八點檔<夜市人生>也是.不過,這是時間上的荒謬.劇情一開始,是講主角們在孩提時代的生活種種,他們的家長大部分在夜市擺攤,所以自認為是夜市的小孩.在他們還是小學五六年級的時候,大人們手中就拿著小小的手機,而且開的車都是最新沒寫台灣省的車牌,這表示那個時候,已經是2007年左右.接著演著演著,忽然就二十年後,小朋友長大了.那是什麼年代?2027年?演到未來去了.

 這也算是創意,沒有科幻元素的未來劇.不過那個2027年的未來世界,跟現在沒什麼兩樣,人生就只在兩件事上打滾:「錢、情」.沒有理想、抱負...這些奢華的東西.即使是連續劇,只要收視還不錯,就代表劇中的價值觀有不少台灣人能夠接受,而收視長紅的劇,那就表示劇中講的事情,是大部分台灣人能接受的.只有「錢、情」的連續劇,正表示台灣人真的就還停留在「錢、情」的階段.

 「錢、情」的價值觀代表台灣人還停留在最基本的生物本能.錢可以滿足吃、穿、住,情則是性慾的窗口.如果我們的價值只到這裡,表示我們連基本的生物需求都無法滿足.真的是這樣嗎?大部分的人都還在餓肚子、穿破衣、無殼可住嗎?還是我們經歷的太久的窮困,即使那些基本需求已經滿足,卻不知道自己該追求什麼?

 <那年,雨不停國>跟<夜市人生>看起來好像截然不同.<那年,雨不停國>想要講災民的心理重建,要講親情,還有少年的愛情友情.不過卻因為問了蠢問題,突顯了整個劇的時空荒謬性.於是跟另外一個超時空的<夜市人生>巧妙的連結了起來,兩個都是建立在虛無的空氣之中,成了沒有超越「錢、情」價值的人生戲劇了.


圖片來源:<那年,雨不停國>官網 <夜市人生>官網





 

2010年6月4日 星期五

隔空的愛情不長久--第七道海浪許下願望

第七道海浪許下願望







Alle sieben Wellen
作者:丹尼爾.葛拉陶
原文作者:Daniel Glattauer
譯者:林敏雅

出版社:商周出版
出版日期:2010年06月04日
ISBN:9789866285905


 這是《失眠的北風吹來愛情》的續集.男女主角繼續透過e-mail談戀愛.不過,這種只能閱讀文字的愛情,終究不能長久.下場不是像《戀戀風塵》裡,拼命寫信給女友,卻讓女友給郵差追走;就是急著見面,繼續另一段真實的戀情.本書屬於何者?這裡就不能透露了.

 這次我讀這本e-mail的對話集,採取的是偵探的姿態.也就是說,要從這對話紀錄,推測這兩個人如何交往.

 線索一:時間.

 每封e-mail上都有個小小的時間.三分鐘後、三天後、一個月後...等等,從這些時間的線索,你就可以猜猜,沒有寫e-mail的時候,他們在做什麼?見面了嗎?還是各自聊他們的戀愛呢?女主角有老公,男主角有女友.他們在e-mail之外,還有生活.在那些空白的時段,他們在做什麼?
 
 於是你可以猜,三秒鐘大概就是掛在電腦前打字.三分鐘,也許只能去到杯酒.三天的呢?是出差?還是其實兩個跑去約會了呢?

 線索二:老公.

 女主角的老公,在上一集就知道女主角的網路戀情,還試圖阻止他們.阻止的方法很奇怪,是反其道而行,拜託男主角去跟他老婆見個面,甚至上個床.這老公大概是相信,所謂真實令人幻滅.但是他大概沒想到這層:也許乾柴就碰見烈火,見了面反而燒的更烈.這個老公到底做了正確的選擇嗎?

 這是日耳曼式的愛情,沒有日式的暗戀,也沒有台式的濃烈.所以,如果用一樣冷靜的眼光來看,也許帶來意想不到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