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31日 星期一

科學家的風花雪月

    日前,在Face Book上說了妹妹對天上的星星有興趣,會指著天空說『星星』,還叫大家要跟著她看天上。最後補上一句『那顆亮亮的星星,好像是木星』。這時候引來老同學的回話,說那是Jupiter沒錯。於是,家裡的大人想到我轉述的『以前一群大學生對話的場景』。

    那是將近二十年前的澎湖畢業旅行,場景是在入夜的海邊。大家看到了天空大大的北斗七星,有人讚歎了一下說,原來北斗七星這麼大啊!Hope先說了,星座就這麼大啊!看星座盤都以為很小。其實很大。接著他開始討論在澎湖這個緯度,也就是北回歸線經過的的地方,北極星的仰角就是二十三度半,所以不會很高,不必抬頭就看得到。然後就有一些星相大師,展現他們對於星空的瞭解。

    既然是海邊,除了天空還有海。於是就有人聊起現在到底是漲潮還是退潮,是農曆初幾,幾點會漲幾點會退(不是跌喔~)。所以看到海平面的高度,就可以猜出現在幾點之類的話。接下來的話題,應該是我提起的。於是我就問了一句:

    可以從月亮知道現在幾點嗎?

    原本,我是想出個離譜的題目,讓大家的焦點回到畢業旅行該有的風花雪月、該有的落英醉月、或是原本該有的生活小點滴、或是未來的感言。

    結果,真的有人提供了方法,可以從月相,就是滿月、上弦、下弦月,推算出現在初幾、現在幾點。當時心裡想到是。。。。。真是一群焚琴煮鶴的科學家啊~~

    過了二十年,當時對話的主角們,有人成為電子工程師,那位提供月相定時法的人,成了科學家。現在想起來,那些男生不是焚琴煮鶴的了無風趣,而這就是他們風花雪月的方式。男人啊!特別是理工背景的男人,說起話來很難露出感情。也許他們會憂傷落花流水、也許會讚嘆宇宙浩瀚,但是要說出他們內心到底想什麼,似乎沒有正確的語句。

    古代有個政治上失敗的帝王寫出了這樣的詞『。。。。欲語還休,欲語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這已經是文學家,而且是在苦悶失望中寫出的詞句,也講不出心中的感受。這群現代的科學家們,又怎麼能掌握文字,描寫出自己內心的話呢?如果他們講的出來,就不必在科學符號裡打轉了。

   於是,失敗的帝王把話題轉向天氣。不知如何表達的男性科學家們,在該是賞月的時候,只好開始那一長串的推理,卻道『月朔望弦說不休』。

   

2011年10月27日 星期四

速度之終結


    現今的電子品裡,硬體的部份在速度上似乎已經到了極限。不管是CPU、硬碟、RAM整體速度已經超過人類的反應。對於玩家而言,無窮無盡地追求電腦速度,其實是很沒必要的。因為人類的反應速度並沒有隨著CPU變快而跟著加速,打怪物的時候,你總不希望怪物的反應速度也跟著CPU快了10倍。視覺畫面也是如此,當解析度已經精細到肉眼分辨不出來,螢幕做得再細就沒什麼意義了。當顏色真實得看不出差異時,開發新的面板就沒有太大的價了。

那麼,加快硬體速度的意義在哪裡?

    除了少數像是天氣的計算需要很快很快的電腦之外,大部份的電腦使用者是用不到那麼高速的。儲存的空間也是,對於大部份的人而言,資料量也沒超過10G。就算你有數以萬計的電子檔照片,真正拿出來看的,也不過是幾張而已。

    於是,那些多餘的速度、多餘的硬碟空間要拿來做什麼?拿來讓寫電腦遊戲的人讓畫面變得美美的,但是遊戲本身沒有什麼改變。舉個例子來講,3D對打的Virture Fighter,在第一代的時候,人物是由幾何形狀構成的。經過十幾年來的演進,出招的速度沒變、招數多了一點、角色多了一點,變最多的是人物的外表,愈來愈漂亮,變最多的是,對打的擂台,畫面愈來愈仔細。遊戲的本身,沒什麼大的改變。

    在這個硬體速度容量已經超過人類負荷的時代,硬體的研發,即將走到盡頭。還可以改進的地方,是落在遊戲的容,是落在故事的本身。3D動畫可以畫出像真人般的髮絲,隨風飄揚,也可以畫出世帥哥美女。用這樣的技術做出來的電影動畫,如果故事很無趣,你頂多也是看一次。

    這道理很淺顯。書寫工具一百年來沒什麼差異。因為人類的手還是一個樣子。可是人類用筆寫下的文學、科學在這一百年進步了多少、充實了多少?雖然不能等量比較,但遠遠超過紙筆的進步。所以,請充實目前電子商品的內容,不要投入人力去追求速度了。(這也是蘋果成功的原因之一。)

    很多所謂高科技業,已經或是即將走入黃昏。即使是研發,也要注意是在哪個領域研發。在硬體方面,一味地速度做快、容量做大、體積做小等等量的改變,很可能已經到了盡頭。能夠產生大革命的,是『質』的改變,例如像科幻小說裡,有味道的照片、有觸覺的影像,那才是需要投入研發的領域。




2011年10月26日 星期三

遇見時間的方向

故事要從孫燕姿唱的『遇見』講起。





這首歌其實很有意思,歌曲快結束前有一段講到時間的歌詞:

我往前飛,飛過一片時間海。

到底,往前飛是飛到『過去』還是『未來』?

大部的人是覺得往前是飛到未來,也就是在時間的軸上,你是面對『未來』,而『過去』在你的後面,人生向火車一樣,朝著未來前進。這樣的想法,符合日常的用語的,例如說,『回顧過往』:回頭看過去發生的事情,人是面對『未來』,『過去』在你的背後。也有人說要『往前看,不要往後看』,不管你同不同意,這句話的前面指的是『未來』。

《宗像教授異考錄》有一集裡面,講到日本有一種神,神像的背面刻得栩栩如生,正面有頭有臉,可是沒有五官。讓人不知道面貌是什麼的神,是怎樣的神呢?宗像教授認為是『時間之神』,祂帶領大家走在時間的最前方。所以,人們只看得到祂的背後,不知道祂的面貌。在這裡,我們是面向未來的。

另外有少部份的人覺得,那個『往前飛』是飛到『過去』。所以,我們也有相對的用語:例如,『以前』指的是『過去』,『以後』指的是『未來』。這裡的前面是『過去』,後面是『未來』。人像是在時間的長河中倒著划船,面向過去,未來在你的背後。這種用法,是不是隱含著人不敢面對不可知的未來呢?還是認為,把過去種種弄清楚明白,就可以知道即使是看不見的未來呢?


從語言上對『時間』先後有幾乎是相反的用法,就可以猜出我們文化裡面,對時間的本質是什麼並不瞭解。幾點幾分,幾年幾月,我們很清楚。可是,時間到底是什麼?我們其實不清不處。

所以在時間的長河裡,我們希望能面向未來,大部份的時候,卻面向過去。

文化上如此,科學上也無法給出答案。





2011年10月19日 星期三

異種入侵


    『訊號傳輸』遠比『實體傳輸』簡單多了

    媽媽可以打電話教在美國留學的小孩,如何做小籠包,小孩子可以按照媽媽口述的指示,用當地的食材『重建』小籠包,不需要把小籠包空運到美國。

這個觀念其實也不新,我們日常在用的電話就是一例,發話人的聲音轉成電子訊號之後,在收話人那端的電話『重建』成聲音。真正的聲音,就是從你聲帶震動、嘴巴發出的聲波,早在你的四周消散,對方聽到的,完全是他電話聽筒重建出來的。

利用『訊號—重建』的傳輸,可以遠距離傳送,也可以超越時間。我們聽的CDMP3,就是這種方式,唱歌的人,早已不在那裡。我們聽到的聲音,其實是player『重建』出來的聲音。

    這種用『訊號—重建』的傳輸,有個嚴重的缺點,就是會失真。那個留美的小孩,做出的小籠包有做出媽媽要的味道嗎?有或沒有,都無法檢驗。要真正檢驗,就需要媽媽做飛機到美國去驗證。

    其實書本上面的觀念也是,只是讀到書的人,有沒有重建出古代人的想表達的意義呢?讀四書的人,有沒有瞭解孔子想講的意義,其實無法考證。除非你把孔子招喚到現在來。即使用DNA『重建』的孔子,也無法驗證到底是不是原來那個孔子。

    

這樣的梗,在科幻電影裡面常常用到。

    早期的『變蠅人』就是一例。那個科學家想要把人從這裡移到那裡,用的方式也是抄錄你身上的所有『資訊』,然後在另外一個chamber裡面『重建』出來。那個『資訊』就是DNA,結果科學家在傳輸的時候,不小心混進了一隻小蒼蠅,於是重建後的科學家,身上就帶了蒼蠅的基因了。不過這故事最後是悲劇,科學家慢慢變成了蒼蠅,而不是像蜘蛛人或飛天少女豬那樣,變成什麼蒼蠅超人。

    

另外一個科幻電影『異種』也是。科學家沒事對著天空收訊,結果聽到一些訊號,好像是基因密碼。於是就用地球上的技術『重建』了這個外星物種。電影是導向這外星物種後來要殘害地球人。注意重點在這裡,實體不必坐著飛碟穿越幾千光年的距離,花幾百年的時間來地球。這種飛行方式很糟糕,你可以選當時最健康最聰明的十對外星人來侵略地球,結果因為在飛行過程的幾百年間,很容易就近親交配,原來好的物種通通變成又笨又病的後代,到了地球也不知道要幹嘛,甚至忘了如何開飛碟。你可以說,距離保護了地球不受外星人入侵。或許,在地球上看到的那些飛碟都是無人駕駛的自動飛機。原本的外星太空人,早就近親交配生病死亡。

    

你也可以反其道而行。

    先去解你的基因密碼,沒事就對著天空唱歌~~『 ATTCGGCGU』~~不定就有哪個外星科學家,在幾千光年外的行星上面把你『重建』出來。你可能就變成侵略外星的『異種』,變成恐怖外星的外星怪物。也可能『重建』的你,在外星人眼中實在太可愛了,變成那星球最流行的寵物。也畜,變成外星最好的蛋白質來源,就被拿來當豬養來吃啦!這時候,你可能是外星動物保護協會的救星,你的出現,解放了被吃了幾千年的外星豬、外星雞。因為他們不用吃同星球的動物朋友了,吃外星肉比較沒有道德愧疚。你可能名留外星歷史,甚至有銅像。



    訊號傳輸比實體傳輸容易,這意思是,實體的運送比較花能量。這可以從電腦的耗電量看出來,你開了喇叭,電池一下子就用完了。因為發出聲音,必須實際震動空氣。

    我們可以繼續想像未來的資訊世界。如果家裡有什麼食物拷貝機,網路上有些免費食譜,只要下載,就可以在你家重建。你只要在家裡備妥那些食物原料就可以。不定那時後社會局會提供基本食譜,要吃高級的,要花錢才能下載。這樣就非常省能源,你只要在家裡定期補充麵粉、稻米、鹽、糖、還有水就可以。那時候的社會照護志工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遠端幫你下載營養均衡的餐點,並且定期檢查你家的食物倉庫有沒有缺柴米油鹽的。



2011年10月17日 星期一

你的肝臟好嗎?


占星術基本上認為天上星星的運行跟人的命運有關。

    這種想法的基礎跟人體的『全息律』有關,全息律認為人體的一部份,可以代表全部。由此,發展出『耳針』,耳像是一個倒著屈膝的胎兒,耳垂的部份恰好是頭部。『底反射區』又是另外一例,它認為可以反應到整個身體;身體,也會顯現出某部份的情形。類似的道理,人是宇宙的一部份,人的『小宇宙』也會和『大宇宙』互相呼應。
天上的星星,代表著人體的器官,也代表一個人的狀態,也就是命運。


    

我們常常會用器官,來形容一個人。比如,你聽到有人:『啊!某某人心腸很好。』你不至於會認為他在講這個人的血壓心跳正常,胃腸蠕動良好。當你聽到有人“『這個人真是一肚子壞水。』你也不至於會以為他剛剛喝了含塑化劑的飲料。

 這樣的字彙還有『心肝寶貝』、『狼心狗肺』、『肝腸寸斷』、『好脾氣』等等,我們都拿器官來形容心情。我們常常用『生理』去形容『心理』。相反的用法卻很少。這可能是因為要名『抽象』的心理很難,只好用『具像』的器官來比。也有可能是古代的醫術裡面,大宇宙的星星對應到器官,同時也對應到人的命運,自然也反映出人的心理狀態。也因此,描述人的命運可以化約成天體的運行,心理狀態也可以化約成生理狀態。


    於是,生心合為一體,天人合為一體。這樣統合的講法,剛好跟科學的分析方法相違背。要講整體,就先要分開來研究,最後在合起來看整體的性質。只討論合起來的結果,是無法探究其演變的道理的。這是占星術雖然有Astrology這樣的字彙,卻一直無法進入科學領域的因素之一。


    當然也是使用這種『器官形容心理』混合式語言的文化,沒有發展出現代科學的原因之一。






    


   
   

2011年10月10日 星期一

進退失據——關於女人是推動世界的力量


帶著小朋友到『十鼓文化村』,小朋友看到五分車,就高興地說要去坐。看到上面寫著國雙十鼓活動時刻表13:4014:40,我們大概在13:10就去等。怕沒坐到位子。

結果呢~~

遇到國局辦的雙十十鼓節目在13:30開場,司機先生準時來了,告訴大家上車了,車要開了,可是不敢開,因為有個層級比較高的蔣先生,等開幕結束再開。等到兩點十分,舞台還在隆隆鼕鼕,車子靜悄悄沒有動的樣子。



我就帶著姊姊去找那司機先生,我,什麼時候會開啊?他就要等表演結束。我,你們表訂13:40,這樣寫就要開,不然你就取消。我們等了這麼久,到底要不要開啊?你們時刻表也是因為這活動訂的,寫了不開,這樣是欺騙小孩,欺騙小孩不好吧!
他只好摸摸頭,開啦!開啦!開之前還去請示那個高層。終於,五分車前進後退開了五分鐘。



園裡面還有另外一種小火車—嘟嘟車,比較小。這車是一位小姐負責的,人家才不管表演什麼的,遙控器一按,嘟嘟車就發動轉了一圈。



我就吧!女人是『推動世界的力量』,男人只會在那邊顧東顧西,怕事膽小。開了怕得罪舞台組,不開可能自己拿不到工作獎金。開也不敢,不開又頂不過遊客壓力,所謂進退失據,大概就是這意思。

沒想到在這小地方、小事情又看到了『女人是推動世界的力量』實例。



外貌協會

    這故事要從某一集的《爸媽冏很大》講起。那一集的主題是關於女孩子到了年紀大卻沒有對象,來賓們多半是三十五以上想結婚卻沒有男友的女子。其中幾個的法頗耐人尋味,女子甲就了,她不是『外貌協會』,可是有一次,她的朋友介紹一個『很適合她的人』相親,遠遠一看,哇,頭都禿到後面去了,走進之後,對方禮貌性地站起來打招呼,哇,矮了她半個頭。然後她又強調,她不是『外貌協會』,可是這也差太多了吧!

   大人,這就是她找不到對象的原因,口是心非,嘴巴一套,行為是一套。難怪找不到對象。大人在FB的原文:

昨天在看爸媽囧很大的時候(昨天題目是熟女還是剩女), 聽到一個熟女:「我幾乎是來者不拒了,我不是一個外貌協會的人,但是有一次我的女性朋友要幫我介紹一個很適合我的人,我去了遠遠就發現那個男生頭髮幾乎全禿了,走近一點還看到他居然比我矮一個頭,我實在不能接受所以就離開了」

這樣哪裡不是外貌協會呀?場中很多熟女的言論都讓我覺得:前面念打後面觀念。

喜歡好看的人,有需要這麼遮遮掩掩嗎?


接著沒幾天,網友Crystaly 幸福家庭的小孩大都很好看。

於是我想到了『演化』。

    演化對於生物體是很殘酷的,沒有後代,基因就斷了、就傳不下去了。於是,演化會使個體發展出一套擇偶的標準。個體需要找到攜帶好基因的對象,然後將自己的基因與之混合,遺傳給下一代。這個對象不只基因要好,最好能有保護下一代甚至兩代的能力。對於沒有夫妻制度的生物而言,選對象的壓力還不算大,選錯了再選一個就是了。對那些終生一夫一妻,或是大部份時間一夫一妻的物種而言。選錯對象等於是宣告基因的末日。因此,那些一夫一妻的物種,就會發展出各種挑選對象的判準方法。相對地,也會發展出吸引對象的方法。像是長尾雞離譜的尾巴、雄孔雀的千眼扇尾。這些判準方法,第一層就是靠『視聽嗅味觸』等五官來進行。人類也是一夫一妻的物種(至少是大部份時間一夫一妻),自然也是擇偶高手,靠外表來進行篩選,可以說是演化的產物。而且,找到外表吸引人的另一半,意味著你也有很高的機率有會吸引人的小孩——他們可是能幫你提升把基因再傳出去的機率呢!

    『外貌協會』
一般而言,這個辭彙屬於負面的意義,實在是背負了太多的名了,好像人非得選不好看甚至是醜醜的男女朋友或另一半,才是有情有意、愛情最偉大的人間至寶。從演化的觀點來看,『好看』其實是『健康』的一種表現。簡單講,從外貌,你可以察覺寄生蟲、皮膚病。如果把氣味也算進去,那也是身體狀況加上衛生習慣。所以,『外貌協會』其實是『健康評估促進會』。不然,醫生為什麼會有所謂『觀、聞、望、切』,裡面前三項都是外貌啊!

    人類是判準高手,自然也是掩飾高手。現代科技讓人失去判準依據。

香水:被動的方面,掩蓋體臭、掩蓋體表的細菌、掩蓋免疫系統可能的缺陷、掩蓋不良的衛生習慣。根據賣香水的廣告說,香水甚至可以主動出擊,讓你更具吸引力。



化妝:讓人看起來更年輕,更有活力,膚色更健康。這些都意味著有更高的生殖能力。

衣裝:這代表一個人的美學。誰能好好發展個人美學?這意味著個體已經脫離了只求三餐溫飽的貧窮。這代表他或她有足夠的能力培育後代。

    喜歡好看的人,這是人之常情。不必遮遮掩掩。想要遮掩,應該是害怕萬一選美選到『科技產物』的美,日後也許無法自圓其說,只好先說:『我不是外貌協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