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9日 星期一

輪迴的聯想 — 我一定會來找妳

  時間終於到了姊姊最喜歡的老師要出國的時候了。老實的姊姊,想著想著就要哭了。媽媽轉述老師說的話,『妳不要太難過。如果老師有回來,一定會來找妳的,所以你要祝福老師在外國也可以快快樂樂喔~』

  不曉得小朋友的心裡是怎麼想,我小時候對這種時間悠悠的相聚相散,總是深深的無力感。因為不管怎樣,時間有自己的步伐,總是向前走。人與人好像空中的絲線一樣,也許會糾纏,也許會分離。

  昨天整理書櫃,又重看《宗像教授異考錄》裡的『他世再相逢』,又想到老師講的那句話『一定會來找妳』。我就想像,如果有輪迴的話,我們是回到『人世』,還是從『人世』回到那個不可知的狀態(暫時叫做『靈魂』吧!)。哪一邊才是真的呢?

  如果『人世』這邊才是真實,『靈魂』只是暫時的狀態。我們一到這個世界,就會去找朋友、親人。那『靈魂』那邊又發生了什麼事?我認識你嗎?你為什麼要找我?怎麼找最快?就是當他們的小孩。於是,你小時候認識的人,就應該是你最想找的人。後來才認識的人,就是那些要找你的人。這樣講也有漏洞,你要找的人就成了你的父母,那如果妳只是要找其中之一呢?長大後,你就要脫離父母獨立,是所謂緣份到了嗎?由於沒有『靈魂』的記憶,我們怎麼知道要找的在哪裡呢?

  如果『靈魂』那邊才是真實的。反過來,人一死成了『靈魂』之後,會去找你的好朋友,找擬最想念的『靈魂』。我們來人間,就像是暫時出國進修一樣,終究要回到『靈魂』的狀態。

  不過最根本的問題是,為什麼要分成這兩種狀態呢?還是像地球一樣,就自然出現很多種族、很多國家?




2012年4月2日 星期一

有關音樂的問題


巴哈的十二平均律是說,Do跟高音的Do的頻率剛好差一倍(吉他弦短一半,笛子的孔距也短一半)。中間切成十二的音階,像是鋼琴的七個白鍵加五個黑鍵。中間音階的切法,不是兩個頻率相減除以十二,也不是弦長切十二等分,而是按照比例來切,Do右邊黑鍵的頻率是Do的k倍,接著的白鍵Re又是前面黑鍵的k倍,如此下去白黑白黑。。。,按照k倍增加,到了高音的Do,就倍增了十二次,也就是k的十二次方。(於是k的十二次方就是2)。
在鋼琴上,不是所有白鍵的旁邊就是黑鍵,Mi Fa之間沒有、Si Do之間也沒有。為什麼當初拿來當音符的是這十二個音階取七個,而不是六個?(是為遇到類似植樹問題,必須有白白相間?)
如此就會引申另一個更基本的問題:為什麼要切十二階?切十一階(或十三階)就不會有這樣的問題了。
另外,以頻率來看音階,如果Do是1的話
Do = 1
Re = k^2 (k的二次方)
Mi = K^4
Fa = k^5
Sol = k^7
La = k^9
Si = k^11
Do = k^12


中間有兩個所謂半音Fa跟Si。


為什麼不是取這六個?
Do = 1
Re = k^2 (k的二次方)
Mi = K^4
#Fa = k^6 (接下來走黑鍵)
#Sol = k^8
#La = k^10
Do = k^12 
不知道這跟天上的七曜(日月金木水火土)有沒有關係?


如果你有絕對音感,隨便發一個音,你就知道是哪個音階。那就更要問另一個問題,為什麼Do要定這個頻率呢?或是這個頻率為什麼要定成Do?(然後按照比例倍增?)

我早上就在鋼琴上試驗後取的六音,以及移動一階兩階知後聽起來如何。也不賴啊!過程中我就發現另一個問題。以前有人說中國的『宮商角徵羽』(或是你喜歡『五六义工上』,我只知道『五』是La 『工』是Mi)是西洋七音裡面的五個全音,就是Do Re Mi Sol La (一對一對應關係)。這樣又會有個怪現象:
宮Do = 1
商Re = k^2 (k的二次方)
角Mi = K^4
徴Sol = k^7
羽La = k^9
Do = k^12


角-徴, 羽-宮之間是跳三級的,所以有補進兩個變音,就跟西洋的七音是一樣的。


問題又回到明明是『十二平均律』為什麼要取七音?

這跟鑽竹孔、或是截木片長短做木琴、或是拉弦長有關嗎?(這是畢達哥拉斯的簡單整數比)








他世再相逢——《宗像教授異考錄》與《時間旋渦》

  《宗像教授異考錄》第一集裡面有一篇叫做『他世再相逢』,講的是一個和尚在印度不幸墜谷身亡的事情,他最後是微笑地合掌跟宗像教授說『他世再相逢』。這故事延伸到第十一集,這位和尚以前所在的廟宇,有一尊觀音像,這觀音像有兩個臉,一個臉剖開之後,裡面還有一張臉。這是要告訴人家,每個人的內心都可以住著觀音。

  我要講的不是修行得道的觀音故事。

  這個和尚有個雙胞胎的姊姊,是個物理學家。她跟宗像教授談話的時候,講到印度有個字叫做akasha,人類所有的知識記憶都放在那裡,好像一個無所不包的資料庫一樣,也許那就是所謂的神吧!

  如果我們這一生的所有記憶,全部都被記錄下來。那麼我們就真的可以轉世,也就是把紀錄裡記憶,再轉移 給新的生命,另一個時空的那個生命,就繼承了你以前的種種(或說是『業』?)。記錄在哪裡?在akashic record裡。

  這跟《時間漩渦》想要講的很像。

  書裡面的假想智慧生物,就是一種無中心的組織,他們自我建構,可橫跨幾個銀河,可能是某個已消滅的文明所製造的『自動生命』。他們會自動蒐集資訊、複製,將宇宙中的每個文明全部紀錄下來。也因此,第一代的主角傑森,可以在第二集裡面透過假想智慧生物的代謝,又『重生』過來與小男孩艾沙克談話。第二集的混種小男孩艾沙克跟飛行員特克,他們意外地被吸收到假想智慧生物裡,也可以在一萬年後又重新裝著原來的記憶活過來。這是一種科幻的永生狀態—把你身上的所有東西全部紀錄下來,在另外的時空重新複製。這不就是『不生不滅』嗎?

  這是『資訊形態的神』。或是說,這是『神的資訊形態』

  這不就跟《宗像教授》引用的akasha一樣嗎?

  做為科幻小說,《時間漩渦》更進一步地把akasha的觀念具體化了。(具體化的方式,跟圖靈講『什麼是可以計算的數字』一樣。用現代科技的眼光,展現akasha如果存在,應該是什麼樣子。現在的資訊科技不也這樣嗎?你可以搬動部落格,可以電腦重灌,那個『備份』,就是簡單版的akashic record。

  如此,我們的資訊之神,紀錄你在這個時空的所有,可以在另一個時空把『你』再度重現。於是,那個『他世再相逢』就可以真的實現了。


延伸閱讀:
藏在民俗的歷史痕跡

Akashic Record in WiKi
Akashic Rec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