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27日 星期一

黑色密令--科學與良心的大冒險



黑色密令
Black Order

作者:詹姆士.羅林斯
譯者:李玉蘭


出版社:尖端
出版日期:2009年05月12日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789571040462
裝訂:平裝



殺手科學家--西格瑪中隊

 <黑色密令>是詹姆士.羅林斯繼<聖骨拼圖>之後的科技冒險小說.小說延續了作者的風格,與歷史有關的科技解謎.基本的架構是有關失傳的科技:古代有一種超越現代的科技,但是只有極少數的團體知道秘密.要解開這種秘密,就需要科學家登場,可是科學家又不能只在實驗室裡面研究,所以作者設計了一個團隊--西格瑪中隊,一個人稱殺手科學家的團體.隊員每個都具有某一類的博士級專長,醫學、物理、生物,而且都是一流的情報員,受過嚴格的特種部隊訓練.雖然說是中隊,不過登場的只有五個人,司令、副司令、指揮官再加上兩個隊員.還有一個跑龍套出現一下下的探員.

 這就是這部小說的主角們.那要解什麼秘密呢?與<達文西密碼>或是聖殿騎士團迷霧的宗教歷史之謎不同的是,這些秘密都和科學有關,而且是最基礎的科學--物理學有關.科學可以研究到多深入?還有多少未知的境地?心靈也是可以用科學解讀的嗎?

納粹的科學與考古--西姆萊的遺產調查團

 <黑色密令>的秘密是什麼呢?這個主題跟納粹有關.納粹黨在主政德國的時候,為了讓德國快速走出第一次世界大戰戰敗的陰影,並喚起國民自尊等等,開始了種族純粹主義,用白話文講就是「我們是世界上最優秀的民族」,這種話看起來很熟悉,世界上很多國家都是這樣地教導國民,包括中國、日本、韓國等等.可是德國卻發展到種族屠殺的集中營,而且還想用科學證明自己是最尊貴高級人類的後代.以這個主軸發展出來的故事不少,最著名的例子是印第安那瓊斯系列電影,挖掘古蹟,以證明自己是最優秀的.西姆萊的遺產調查團涉及的還不只這些,包括耶穌的聖杯、亞特蘭提斯大陸之謎,連納粹的黨旗,也是連結佛教的神秘符號,只是反過來畫.

 因為戰爭,德國的科學家也分為兩派,一派留在祖國,一派流亡美國.流亡美國的有愛因斯坦,留在祖國的陣容也不容小覷,他們有量子力學的開山祖師--海森堡.於是美國害怕納粹有了海森堡之後,釋放出原子能量是遲早的事情.這才有了製造原子彈的曼哈頓計畫.不過,<黑色密令>講的是另外的事情,納粹在戰爭時期還進行了一項秘密計畫,研究當時剛剛發現不久的量子力學.結合量子力學與生物學的科學,加上納粹帶有嚴重偏差的種族優越,這是<黑色密令>的秘密主軸.

現代版的浮士德--下了地獄還是得到救贖?

 在中世紀現今中德附近地區,流傳著有關浮士德博士的傳說,傳說是這樣子的:有個練金術大
師--浮士德用自己的靈魂和魔鬼交換終極知識,最後當然是下了地獄.不過,德國的大文豪歌德,改寫了這個傳說,在歌德的<浮士德>裡,浮士德雖然跟魔鬼簽下契約,最後卻因為要建設人間樂土,令上帝垂憐,而得到救贖.科學的極限,不是技術與知識的問題,而是良知與道德的問題.你以為科技的發展,帶來的一定是人間樂土嗎?還是讓人類走向地獄?科學家的發現,常常像是跟魔鬼立下契約一樣.

 <黑色密令>裡的科學家也是.科幻小說,可能有華麗的詞藻、驚險的場景、令人眼花撩亂的科技,但是好的科幻小說,一定是關心到人類的終極關懷,他們可能問的是生命的意義或是有關人類存在的問題.這部小說在冒險動作之下,也藏匿了這些議題.

 這是一部有關,人類進化與種族屠殺、心靈與物質的科幻動作小說,人類進化的目的是什麼?有目的嗎?以及最後最後的大哉問--

 怎樣的人可以稱為完美?

身型完美、動作迅捷、還是....


---

2009年4月1日 星期三

嫌疑犯X的獻身--幽暗的理性迷霧

嫌疑犯 X 的獻身

作者:東野圭吾

出版社:
獨步文化

出版日期:2006年09月28日

語言:繁體中文 ISBN:9866954102
裝訂:平裝




 終於看完了<嫌疑犯X的獻身>,這本書也是以物理學家湯川學與刑警草薙俊行為主角的偵探小說,除了篇幅較長之外,主要不同於<偵探伽利略>的地方是故事裡兇殺手法,並不是像魔術一般,需要物理學家出面解決.換句話說,故事的迷團不在眼花撩亂的科學技巧,而是藏在科學基礎的理性與邏輯.

 湯川大學時期所敬佩的數學天才石神哲哉,因為種種因素,只能委身於高中教數學,用著無趣的統一教材,教著一群不怎麼愛數學的高中生.生活中唯一的樂趣,便是回家拿著紙筆研究著大學教授也不一定會的數學難題.幾年寒暑就這樣過去,回首過去,這樣的生命還有繼續下去的意義嗎?於是在某個放學後的傍晚,他決定用繩索結束自己的生命...斷斷續續的敲門聲音打斷了這一切.來訪的是一對新搬來的母女,剛好住在他隔壁,按照禮節帶這小禮物來拜訪鄰居.花崗靖子的笑容,使得他的生命又有了新的意義.

 報恩的機會來了.隔壁的母女遇上了麻煩,失手殺死了糾纏不清的前夫.他聽到了打鬥聲,主動過去幫忙掩飾一切.用他的數學邏輯,想出了最可行的有效方案,幫忙脫罪.他的方法,不是簡單的毀屍滅跡,因為死了一個人,終究會引起警方的注意,感情不好的前妻,一定會列入關係人.在反覆偵訊之下,一定會不小心就供出自己是兇手.於是,天才數學家,用他縝密的邏輯推演,想出了看似有破綻的不在場證明,追查之下卻無懈可擊.愈是調查愈排除死者前妻的嫌疑.用他的話說,就是他出了一道「看似幾何題,實際上是代數問題」這種欺騙學生的考題,來欺騙警方.

 如果只是對付警察,也許他可以全身而退.問題是,他遇上了另一個天才,一個在知識上可以了解他與他匹敵的夥伴--湯川.因為草薙的關係,兩人因為這命案,又碰在一起.兩人見面,聊天敘舊話當年,石神雖然不露聲色,卻隱瞞不過同樣能邏輯推理、理性思考的另一個腦袋.

 「回答一個難題與檢驗別人答案的真假,哪一個比較難?」 這是湯川察覺石神可能有牽連之後,問石神的問題,也是暗示.

 結局在數學上是最差的解--石神的詭計被視破了,花崗也認罪,誰都沒得到幸福.邏輯的結果,得到最差的解.這讓我想到賽局理論裡的困境,理性的計算結果,卻得到最差的解.意思是說,純然的理性並不會讓人的到最好的結果,我們受困於理性的迷霧裡,成了邏輯的囚犯.

 這是理性的盡頭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