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7日 星期三

無用、有用以及自然本性

好運厄運來時會顯現三次,靈感也是。

這次是莊子。

半年前,在課堂上引用莊子裡有關『有用、無用』的故事。

話說莊子帶了幾個學生,四處遊歷。某天,看到伐木工人在砍樹,砍了半天。咦?怎麼有棵樹大大地站在那裡,伐木工人根本不想理會。學生既然有這樣的疑問,莊子就去問工人。工人說,這種樹叫做樗木,彎彎曲曲、凹凹凸凸,砍了也不能做傢俱,燒了又冒黑煙,所以就放著。

莊子轉身跟學生說,各位,這樹因為『無用』,所以能保持天年。

接著,晚餐時間到了。莊子帶著學生,找朋友接濟接濟。到了朋友家,朋友很高興。就請太太宰隻鵝來請莊子他們。太太就問啦,那兩隻是要殺哪隻啊?朋友說,殺那隻不會叫的。

學生就問了,早上的樹,因為『無用』而免於斤斧之難。現在鵝,卻因為『無用』反遭庖丁之災。那到底該怎麼辦啊~老師。

莊子有點奸詐地回答:『周將處於材與不材之間。材與不材之間,似之而非也,故未免乎累。』

不過。大學同學的一句話,讓我想到了這個有用無用真正的意義。

人要順著本性,才能保有自由的天命。

鵝本來就會叫,不用假裝不叫。樗木本來彎彎曲曲,不必刻意伸直。兩者都是順著自然本性,才得以安然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Momo如是說》-生命力

春天是眾花盛開的季節。上學的途中,有櫻花、樟樹、流蘇、苦楝。出門沒多久,就有幾棵龍眼樹也開花了。我說,你們看,那個龍眼樹現在開花,等到夏天就有龍眼吃了。這算很快的。那個芒果也很快,差不多現在開花,六月就結芒果了。各種生物,有他們的生命進程,速度不一樣。你們看那些獨角仙,在土裡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