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7日 星期六

演化想爾錄-色盲

我看來看去,都像是『白-土』、『藍白-土』、『藍白-深土』,從來就不會是白金、藍黑。

女兒跟太太們討論怎麼看會有白金,怎麼轉又會有藍黑時。啊~有啦!隨著角度有變一些顏色,但是也沒有到白金變藍黑那樣。為什麼?我自己想了一個答案:

因為我是色盲,顏色從來不是我注意的焦點,我也不會用顏色來分辨物體。只有在很不得已的情況之下,才會用顏色來形容。

色盲的人,也不會受色彩所迷惑。想像一下古代獵人隊伍裡的那個色盲尖兵。他的任務就是在其他人還在困惑看到的是老虎嗎?顏色好像不太對的時候,他就已經投出長矛,展開攻擊了。或是打手勢跟隊長說,那是老虎,繞路吧!

是啊!老虎的黃黑線條,隨著營養狀況、年紀,以及剛剛有沒有落水,顏色會有改變。但是老虎還是危險的動物啊!(那個洋裝的顏色是隨著光影角度變化,終究還是那件洋裝啊!)



2015洋裝色彩大爭議

(寫於2015.2.27)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Momo如是說》-生命力

春天是眾花盛開的季節。上學的途中,有櫻花、樟樹、流蘇、苦楝。出門沒多久,就有幾棵龍眼樹也開花了。我說,你們看,那個龍眼樹現在開花,等到夏天就有龍眼吃了。這算很快的。那個芒果也很快,差不多現在開花,六月就結芒果了。各種生物,有他們的生命進程,速度不一樣。你們看那些獨角仙,在土裡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