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3日 星期六

台灣欒樹——手繪的好處


在這個幾乎人手一機,而且還附高解析相機,還能即拍即傳的時代。手繪的意義到底在哪裡呢?

就在這裡!


八月份去參加的人誌醫學營裡,有個帶狀課程《歌德式觀察法》,學員要去觀察樹。也有機會慢慢地將樹畫下來。對我這個有辨色力問題的人,樹和草就像上了『綠色迷彩』一樣,看得眼花撩亂,很少仔細看看樹的形狀。按道理,顏色分辨不清的人,應該是以形為主。可是這『綠色迷彩』的威力太強,令我直接閃避。



這次既然要看,就讓我挑棵樹慢慢畫下來吧!動筆之前,我還繞樹不只三匝。仔細一看,才發現這樹有很特別的地方(也許對學園藝植物森林的人來說是常識),它的葉子是互生的,可是葉柄部分卻是對生的。葉緣有鋸齒狀。這樹還會流出『玻璃珠』。後來有植物專家的學員說,那叫做『流膠病』,就是受傷生病,流出樹脂來自我療癒。只是它的樹脂凝固後像玻璃般透明。

這樹叫什麼名字,我是要離開前才去看立牌。喔~~台灣欒樹。接著我就認識到那個對生、互生、鋸齒狀,還有玻璃珠。其實,竹北美食街的石頭溜滑梯那裡也有這樣的樹,其實路邊很多行道樹都是他們的兄弟姐妹。九月左右,這些樹開了黃花。喔~~原來以前看到的那些黃花,是台灣欒樹開的。

畫過一次,我就認識這樹。照過千百遍,也不知他是誰。這是相機普遍的時代,手繪的意義。


詳見《歌德式觀察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Momo如是說》-生命力

春天是眾花盛開的季節。上學的途中,有櫻花、樟樹、流蘇、苦楝。出門沒多久,就有幾棵龍眼樹也開花了。我說,你們看,那個龍眼樹現在開花,等到夏天就有龍眼吃了。這算很快的。那個芒果也很快,差不多現在開花,六月就結芒果了。各種生物,有他們的生命進程,速度不一樣。你們看那些獨角仙,在土裡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