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7日 星期三

《勇氣》 - 回去跟小時的我說,不必完全遵從師長的話。


如同運氣一樣,生命課題也會顯現三次。

最近『勇氣』來找我。

我想到十歲的時候,曾經當過戕害台灣文化的幫兇。在那個方言會受罰的時代,我就讀的小學,來了一張『方言登記表』,每個同學有專屬的一行,說一次方言,就登記一次,每個禮拜結算,數數看有幾個『正』字。我當班長,就執行這登記的任務。

每個禮拜五下午,要將那張登記表繳回給訓導主任。在訓導主任眼中,我是很負責任的班長,因為我每週五,都會在排放學路隊的時候,順便繳回登記表。有一兩次忘記了,把登記表帶回家,我還回頭到學校辦公室繳交。就因為這樣,訓導主任說我很負責。(我還記得他姓劉。)其實,我對什麼登記方言沒什麼興趣,我對推行國語也沒什麼興趣。我只覺得遲交會被罵,我不想被罵。這就是壓力。

做某件事的動力,不是來自於那件事本身。不管是喜歡那件事本身,還是喜歡那件事對人的影響。總之,動力來自於師長們的壓力。

我那時候沒有勇氣,順應自己的內心。我沒有勇氣,拒絕服從師長不合理的要求。讓自己成為戕害台灣文化的幫兇。

所以我靜坐冥想,回到小學三年級,跟發現忘了繳交登記表的時候,跟小時候的自己說:沒關係啦!不用急著交,禮拜一再拿去也不會怎樣。還有,隨便登記就好。

我記得,到後來,我是讓同學自己去登記的。而且,這個登記表,在陳定南當縣長之後就廢除了,連帶看電影不用唱國歌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