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4日 星期一

愛的飛行坦克

歷經大約兩週的甲蟲王大戰—獨角仙分組大賽,在本週開始前結束。原本爬滿獨角仙的光蠟樹,只殘留甲蟲們吸食樹汁的痕跡。

獨角仙呢?

散落一地的男男女女。

地底下,大概多了蟲卵,等待來年羽化,加入初夏的戰鬥飛行。

我說,當年聯考為何沒填生物科系?

說是自然的生命輪轉,世世代代。

可是我實在是無法承受這樣的場景啊!


寫首詩送他們吧:

夏初六月
繞樹盤旋
如葉落土
相逢來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