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31日 星期一

科學家的風花雪月

    日前,在Face Book上說了妹妹對天上的星星有興趣,會指著天空說『星星』,還叫大家要跟著她看天上。最後補上一句『那顆亮亮的星星,好像是木星』。這時候引來老同學的回話,說那是Jupiter沒錯。於是,家裡的大人想到我轉述的『以前一群大學生對話的場景』。

    那是將近二十年前的澎湖畢業旅行,場景是在入夜的海邊。大家看到了天空大大的北斗七星,有人讚歎了一下說,原來北斗七星這麼大啊!Hope先說了,星座就這麼大啊!看星座盤都以為很小。其實很大。接著他開始討論在澎湖這個緯度,也就是北回歸線經過的的地方,北極星的仰角就是二十三度半,所以不會很高,不必抬頭就看得到。然後就有一些星相大師,展現他們對於星空的瞭解。

    既然是海邊,除了天空還有海。於是就有人聊起現在到底是漲潮還是退潮,是農曆初幾,幾點會漲幾點會退(不是跌喔~)。所以看到海平面的高度,就可以猜出現在幾點之類的話。接下來的話題,應該是我提起的。於是我就問了一句:

    可以從月亮知道現在幾點嗎?

    原本,我是想出個離譜的題目,讓大家的焦點回到畢業旅行該有的風花雪月、該有的落英醉月、或是原本該有的生活小點滴、或是未來的感言。

    結果,真的有人提供了方法,可以從月相,就是滿月、上弦、下弦月,推算出現在初幾、現在幾點。當時心裡想到是。。。。。真是一群焚琴煮鶴的科學家啊~~

    過了二十年,當時對話的主角們,有人成為電子工程師,那位提供月相定時法的人,成了科學家。現在想起來,那些男生不是焚琴煮鶴的了無風趣,而這就是他們風花雪月的方式。男人啊!特別是理工背景的男人,說起話來很難露出感情。也許他們會憂傷落花流水、也許會讚嘆宇宙浩瀚,但是要說出他們內心到底想什麼,似乎沒有正確的語句。

    古代有個政治上失敗的帝王寫出了這樣的詞『。。。。欲語還休,欲語還休,卻道天涼好個秋。』這已經是文學家,而且是在苦悶失望中寫出的詞句,也講不出心中的感受。這群現代的科學家們,又怎麼能掌握文字,描寫出自己內心的話呢?如果他們講的出來,就不必在科學符號裡打轉了。

   於是,失敗的帝王把話題轉向天氣。不知如何表達的男性科學家們,在該是賞月的時候,只好開始那一長串的推理,卻道『月朔望弦說不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