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0日 星期四

一個無疾而終的故事

    研究常常是試驗新的想法,經常會得到意外的結果。言下之意,就是常常得不到預期的結果。大部份這一類的研究都很低調,外界的人通常都不會知道。但是,這不代表那些『高調』的研究,會保證有什麼具體結果。所謂『高調』的研究,就是有一點點成果,就開記者會,然後宣告下一代的新產品即將問世,他們的研究即將掀起某個產業革命。而這類的產品,通常是『高科技』產品。


 某個北部國立大學教授,參考日本人的配方,在光碟片上塗上一種化合物,這一塗可以讓雷射光自動聚焦。如果光點縮小成十分之一,這張光碟的容量就自動變成十倍。加上光碟可以是多層,正反面共四層,這樣就可以做出超大容量光碟,從4G變成160G。他們的實驗室,是個神祕單位,進門要刷卡,門口要錄影。他們有發現,就開記者會。也跟廠商合作,準備大量生產。他們在2002年就開記者會,宣告100G DVD即將問。(奈米光學記者會)
十年了,各位有看到100G的DVD嗎?

問題在哪裡?至少有兩個問題,一個是科學的問題、一個是科學家的問題。

 科學的問題在於,你把雷射聚焦,自動把光碟的儲存單位變小,容量自動提升。問題是,這條路不會沒有盡頭。想像最厲害最厲害,一個原子當一個位元好了,你要用什麼儀器去讀呢?目前是有這樣的工具,叫做STM,具有原子解析度。問題是,有多快呢?因為紀錄的單位變小,訊號也跟著變小,讀取的時候有困難,讀取的速度也不會太快。就像是我們考試開放做小抄好了,各位為了要寫很多,比如整本《古文觀止》好了,於是就要寫很小很小,小到要用顯微鏡才看得到。然後,考了這樣一題:

『。。。。如銜枚疾走。。。。』這句出自哪裡?前一句是什麼?下一句是什麼?隨便舉作者另外三篇文章的標題。

如果對這文章毫無印象,有多少人有把握在下課前找到答案呢?

速度是個問題。

你總不能跟出題老師說『老師,這些答案我都知道,只是我要花兩天找。』這種說法,想要得高分幾乎是不可能。


科學家的問題在於,科學家通常對市場不是很敏感。

 台灣曾經有很多很多的光碟片製造商。一開始,印光碟利潤高很好賺,後來廠商多了。光碟片也多了,可怕的物希為貴原則就出現了,價格沒多久就降下來了,利潤少了,廠商開始苦哈哈。問題是,日本為什麼不想賺這個錢?他們還把技術輸出給台灣的廠商?這裡有個陰謀論,說是這個小錢就給你台灣韓國賺,日本的公司在這個時候投資到新產品的研發。那個新產品是什麼?就是幾乎變成口頭禪的USB,正確名稱應該是USB隨身碟。隨身碟大概是2002、 2003問世,一出手就是64M, 128M, 256M,那些什麼磁碟片、軟碟機,沒多久就進入歷史。接著隨身碟容量進入1G,CD片也準備收攤了。不只是USB隨身碟,那些不需要另外機器的儲存器,像是CF卡、SD卡等等,都在四、五年之後提升到16G, 32G,四條USB就超過100G了。攜帶式硬碟也問世了,一出手就是100G,現在有1T了。

現在還有人在燒光碟嗎?除了郵寄資料外,很多人就多買硬碟備份了吧!?光碟機也只有安裝軟體的時候用到吧!

雪上加霜的事情還沒結束,新一代的藍光片,容量大速度快,好像是高畫質家庭電影的新指標。結果那個引領電子流行風潮的Apple說他們不想淌這混水。即使是100G光碟,對手還有更快更穩更大的硬碟。光碟的未來在哪裡?科學家看得到嗎?科學研究很有趣,擴張知識很偉大,但是不斷宣稱自己的研究是開發新產品,把目標鎖定在新產品,除了科學、技術之外,還要看看市場,還要看看人性。不幸的是,這是科學家最弱的部份。

所以啊!如果把研究目標放在開發新產品,就要注意市場經濟,還有人的需求與極限。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