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8日 星期二

消失的自由意志?

    愛因斯坦的(狹義)相對論表面上是,物體可以藉由移動來使自己的時間變慢。(這是科幻小的好題材,科學家尚未實現,讓小家盡情發揮。)更深層的意義是,相對論連結時間與空間,時間是空間的另一種表現,也就是各位常聽到的,『我們生活在四度空間』裡。問題來了,如果時間相空間一樣,我們可以在空間上移動,也就可以在時間上移動,可以停留在從未來到過去的時間點上。這還好,只是『時間旅行』的可能性。更可怕的是,時間會不會向空間一樣,就在遠方等你呢?

    比如,我們要去高雄,要去台北。這兩個城市已經在那裡,你只是去了那裡。如果『未來』就像是地圖上的某個地方,它已經在那裡,我們只是去經歷它。那我們還有『自由意志』嗎?還是我們自己以為做了很多選擇,其實那些都是假象,未來已經在那裡等我們,我們什麼都沒做,只是去經歷過而已。也有科學家這樣認為:如果,『未來』已經在那裡,『過去』也未曾消失,不僅僅在我們的記憶裡,也還留在某個的角落。就像時間地圖上的那些地方,不論是未來還是過去,他們未曾消失。

    這影響的層次,不僅僅在科幻小的題材而已。法律常常不處罰無行為能力者,如果『自由意志』是假象,那麼法律懲罰的對象在哪裡?為了罪,我們甚至不需要證明自己心神喪失、不需要證明自己無行為能力。如果我們毫無『自由意志』可言,我們又怎麼對自己的行為負責呢?沒有自由意志的人生,算是什麼人生呢?相對論會把我們帶到這樣的境地嗎?

    心理學家研究顯示,擁有選擇權會讓動物或人活得更快樂、更健康。難道『自由意志』是一種腦啡,讓我們自己有隨時做選擇的假象嗎?即使這只是假象,有這樣的假象也不錯。有些人,連假象都沒有。人生毫無選擇,只能隨波逐流。

    牛頓式的『時代巨輪』導致了『決定論』;在愛因斯坦相對論的架構之下,我們可以改變時間的『流速』,卻也造成另外一種『決定論』。物理界的兩大巨擘,竟然都讓我們都喪失了『自由意志』。科學,不只是表現在『科技』,同時也影響到最根本的人生價
愛因斯坦的(狹義)相對論表面上是,物體可以藉由移動來使自己的時間變慢。(這是科幻小的好題材,科學家尚未實現,讓小家盡情發揮。)更深層的意義是,相對論連結時間與空間,時間是空間的另一種表現,也就是各位常聽到的,『我們生活在四度空間』裡。問題來了,如果時間相空間一樣,我們可以在空間上移動,也就可以在時間上移動,可以停留在從未來到過去的時間點上。這還好,只是『時間旅行』的可能性。更可怕的是,時間會不會向空間一樣,就在遠方等你呢?

    比如,我們要去高雄,要去台北。這兩個城市已經在那裡,你只是去了那裡。如果『未來』就像是地圖上的某個地方,它已經在那裡,我們只是去經歷它。那我們還有『自由意志』嗎?還是我們自己以為做了很多選擇,其實那些都是假象,未來已經在那裡等我們,我們什麼都沒做,只是去經歷過而已。也有科學家這樣認為:如果,『未來』已經在那裡,『過去』也未曾消失,不僅僅在我們的記憶裡,也還留在某個的角落。就像時間地圖上的那些地方,不論是未來還是過去,他們未曾消失。

    這影響的層次,不僅僅在科幻小的題材而已。法律常常不處罰無行為能力者,如果『自由意志』是假象,那麼法律懲罰的對象在哪裡?為了罪,我們甚至不需要證明自己心神喪失、不需要證明自己無行為能力。如果我們毫無『自由意志』可言,我們又怎麼對自己的行為負責呢?沒有自由意志的人生,算是什麼人生呢?相對論會把我們帶到這樣的境地嗎?

    心理學家研究顯示,擁有選擇權會讓動物或人活得更快樂、更健康。難道『自由意志』是一種腦啡,讓我們自己有隨時做選擇的假象嗎?即使這只是假象,有這樣的假象也不錯。有些人,連假象都沒有。人生毫無選擇,只能隨波逐流。

    牛頓式的『時代巨輪』導致了『決定論』;在愛因斯坦相對論的架構之下,我們可以改變時間的『流速』,卻也造成另外一種『決定論』。物理界的兩大巨擘,竟然都讓我們都喪失了『自由意志』。科學,不只是表現在『科技』,同時也影響到最根本的人生價






延伸閱讀:異種入侵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