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0日 星期日

Every little thing

我要問的是有關歷史學派的問題。

像《婦人王氏之死》的史景遷,談歷史喜歡用every little thing談起,逐漸累積起來,最後歷史的大勢走向如此,已成不可抗力之事。

這種談法,有什麼專有的派別名稱嗎?

我想,在未來的歷史學家們,談論二十一世紀的東亞史,也許會把小朋友的死亡事件,以及當時社會各界的反應,作為台灣部分的章節主軸。

一滴一滴的累積,終於成為大洪流。而我們,正在這過程中。。。





1 則留言:

  1. 您可以與我們分享自己的故事,或讓我們為您撰文,將抽象的想法具體成像

    ,為您把特別的心意傳達給特別的人。讓酒瓶重新被賦予新的生命與價值!
    愛的進行式/酒瓶雕刻 loving-style
    http://loving-style.com/

    回覆刪除

《Momo如是說》-生命力

春天是眾花盛開的季節。上學的途中,有櫻花、樟樹、流蘇、苦楝。出門沒多久,就有幾棵龍眼樹也開花了。我說,你們看,那個龍眼樹現在開花,等到夏天就有龍眼吃了。這算很快的。那個芒果也很快,差不多現在開花,六月就結芒果了。各種生物,有他們的生命進程,速度不一樣。你們看那些獨角仙,在土裡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