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5日 星期五

七彩羽毛的烏鴉--大學與銀行只會這招

 「國際化」這個時髦的流行語,在一堆文化人士的推波助瀾之下,不管什麼事情都要宣稱有「國際化」才顯得進步.於是,大學也跟著時髦,在宣告要發展有特色的大學同時,也要朝著「國際化」邁進.台灣的大學對自己的評價標準,也要跟著「國際化」,按照世界其他地方的標準來評價自己.

 加分的項目有很多,其中有一項是校內有多少「諾貝爾獎得主」,可是評分標準裡面,並沒有講這位得主是在該校任職的做的研究得獎,還是得獎的時候是該校的教授,或是得獎以後才到這個學校.於是,許多學校為了讓自己加分,紛紛聘任一些「諾貝爾獎得主」來擔任特約講座、講座教授,一年出現幾天不重要,能夠增進多少研究教學也不是重點,只要名字掛在教職員名單就好.

 長年在學術圈經營的校長們,只有你們想得出來這種把七彩羽毛掛在自己身上的招數嗎?像那隻伊索預言裡的烏鴉一樣,不用自己長羽毛,也不必替自己的羽毛上彩色,只要把人家的羽毛拿到自己身上就好.

 這招只有你們這些教授想得出來嗎?
 當然不是囉!

 看看這則廣告:



 這位媽媽很辛苦,一個人為了女兒獨闖天涯,只為了替她坐月子,飛過半個地球,花了好幾天,受苦受難,終於修成正果.

 很好,很感人,很催淚.

 BUT,這位媽媽的事蹟,怎麼看都跟這家銀行沒什麼關係.

 人家在語言不通,不知道要從哪個登機門轉機的時候,是銀行的人替她帶路的嗎?

 人家在受到海關刁難的時後,是銀行的人,出面跟那個凶巴巴的海關解釋,什麼是坐月子,坐月子就是要吃這些花花草草嗎?
 
 這跟大學們聘這些「諾貝爾獎得主」來加分,有什麼兩樣呢?培養人才很難,讓人才可以自由發揮很難,充分的資源贊助研究也很難....自然地,產生「諾貝爾獎得主」也很難.但是,花錢找這些「諾貝爾獎得主」來特聘、特約就比較簡單.

 簡單講,就是把別人的努力功勞說成是自己的最簡單.大學至少有花點錢,聘諾貝爾獎得主來加分.這家銀行更聰明,把那位媽媽辛苦的努力拍成短片,變成廣告.最後加上自己銀行的名字,這樣就好像是你的功勞一樣.

 掛羽毛,還真簡單咧~~

 除了這兩個之外,更常見的是都市的美化.很多地方的安全島花卉,並不是種上去的,而是擺上去的,花季一過,就整個搬走,不必紮根,直接換另一種花.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