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5日 星期一

小木偶奇遇記--父老子幼單親家庭的世紀預言

當父母的好處之一,就是可以看著小孩長大,跟著小孩補充自己已遺忘的幼年與童年時期.姊姊喜歡看電視卡通,喜歡看宮崎駿和迪士尼.迪士尼的卡通中,有一部<小木偶奇遇記>,這算是世界有名的兒童文學名著,版本很多,講來講去,就是講小木偶,歷經馬戲團、壞朋友,變成了壞小孩,差一點變成驢之後,被仙女救了,就改過向善,最後從鯨魚的肚子裡,救出了爸爸之後,修成正果,仙女棒一點,小木偶變成了小男孩.大部分的說法,通常是說這是一個少男養成的過程,經過各種誘惑、變壞、改過,然後變成真正的男孩.故事裡的說謊鼻子變長,還是大家常引用的譬喻.

也有人說電影<AI>是科幻版的<小木偶奇遇記>,一個人工智慧的機器男孩,如何變成真正男孩的故事.當然,這個機器男孩,在好幾萬年之後,人類已經消失的冰凍地球上,被外星人發現,重新喚起他腦中的記憶,當了一天真正的男孩.

重看故事的好處,就是會有更新的心得.以下是即將進入四十歲又當了老爸的觀看心得:

在我看來,這根本不是講什麼男孩子的養成,也不是什麼要變成男孩有多好這種克莉雪.這是在講單親家庭的悲劇.小木偶的爸爸是一個老工匠,技術很好,為小孩帶來歡樂,可惜沒有結婚、沒有小孩.年紀大了,刻了一個小男孩樣子懸絲傀儡--小木偶--以自娛.好心的仙女,仙女棒一指,小木偶就會自己動了起來.這個兩個人組成的家庭,一個老人跟一個小孩,沒有媽媽的單親家庭.而且,這個爸爸的年紀其實可以當爺爺了,這個小孩的心智其實像是新生兒一樣.這樣的家庭合照,放到現代的台灣,不就是「人老娶少妻,妻生子後離去」的模樣嗎?

接下來,苦難才要開始.這個老爸爸,沒有力氣兼顧媽媽的角色,「教跟養」無法顧及,雖是父子,實則是隔代教養.老爸爸滿懷愛心也沒有用,小孩子還是喜歡外面的花花世界,跟朋友吃喝玩樂,也贏過在家裡跟老爸爸一起.見面的機會少,講話的機會更少,自然不要講聽什麼爸爸的床邊故事了.小孩子在外頭做了什麼,老爸爸一點也不知道,知道了也管不到.小孩在頭的胡作非為,只能靠外力來糾正,只能靠仙女的指引跟懲罰.

這<小木偶奇遇記>真是跨時代的鉅著,似乎預言著二十一世紀的台灣.生小孩是符合基因的利益,所以老而孤獨的男人,會挑年輕的女生當老婆,來幫他的基因找出路.滿懷欣喜的帶著小孩出去散步,卻被鄰居當成爺孫的含貽之樂.這是事實,走在路上看到老人跟小孩,心理就會懷疑這是父子還是爺孫?

除此之外,作者巧妙的安排,也符合本世紀的狀況:老爸爸的職業是鐘錶匠,滿牆發條的咕咕鐘,構造精美,集合工學與美學的結晶.放到現在,剛好對照時下年輕人一支接一支的手機,可以計時、照相、聽音樂、講電話.一個雖然精美,可惜敵不過小而美的現代科技.

所以未婚的男人啊!雖然年紀大一點,都還可以找到年輕的對象.可是,如果你想要當爸爸的話,體力上要好好自我訓練,才能陪著小孩玩樂成長.不只是體力,觀念上也要追上時代,拋棄滿腦守舊的死觀念.

還有更重要的一點:這世界沒有仙女幫忙,請你要好好對待自己的老婆,不要變成單親家庭.

PS. 最後,我要向原著者:義大利作家 Carlo Collodi 致敬.圖片引自:迪士尼整理

延伸閱讀:崖上的波妞人類故事童話—草原會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