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4日 星期六

奇蹟的1905,還有隔年


話說Einstein (1879 - 1955)在取得博士學位之後,沒能立即找到大學教職。為了養家,輾轉經親友介紹到了專利局工作。那時候,他有朋友還有老婆幫忙一起討論,論文一篇又一篇,直到學界注意到他。這幾篇論文(有五篇或六篇之說)裡面,有一篇是關於『布朗運動』的論文-關於顯微鏡下花粉在液體表面做不規則的折線運動,Einstein把這個當成是分子隨機運動的證據,進一步還可以推導出分子的大小。照《世紀天才》裡面演的,他跟他太太兩人,高興地說:這可以給實驗學家去測量,然後就可以證明分子的存在了!

那年是1905年,被稱為Einstein的奇蹟之年。(台灣脫離清朝統治要10年了。)


需要分子存在證據的,應該是當時另一個物理學前輩 Boltzmann (1844 - 1906) 所建立的理論。他巧妙地把熱學裡巨觀的物理量-溫度、熵,連結到微觀的分子運動。使得熱力學有了更基本的意義。問題是,討論分子運動得先證實分子的存在。在那個時代,分子還是個假設的東西。許多當時的物理學家都認為,分子不過是個假設而已。

Boltzmann在Einstein奇蹟的1905隔年,也就是1906年自殺身亡。

不知道已經61歲的他,有看到Einstein的論文嗎?還是看了之後,搖頭地認為,哎~~這還不足以證明分子的存在?

還是他透過如他墓誌銘上有關熵的公式,看到了宇宙的終結呢?

知道了有個後起的物理學家,提出證明分子存在的方法。對Boltzmann而言,也許也無法阻止他赴死的決心。然而,知道這件事情,也許讓他在生命的最後時刻感到一些寬慰-我所說的分子,不是假設性的粒子,而是真實的存在著。

台中歌劇院五樓的放映室,這是歌劇院設計者伊東豊雄專屬的放映室。
觀眾可以躺在懶骨頭放鬆欣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