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13日 星期一

科幻小說第一定律

  這是我看了幾篇科幻小說跟幾部科幻電影之後的心得。這算是基本邏輯問題。

  科幻小說第一定律:

  科學沒有研究清楚的,在科幻小說裡也不會寫得清楚。
   That unclear in science is unclear in science fiction either. 

  簡單講,如果在科幻小說裡面可以把那些科學講清楚,那就不是科幻小說,而是科學報告了。

  艾西莫夫的『心理史學』,人類可以藉由邏輯推演,預知未來會發生的事情。在科學上,也可以這樣講,比如說是天氣預測,如果你掌握了所有的資訊,綿密的溫度、溼度、風向紀錄,點滴不漏的歷史紀錄,你就可以測出各種可能的天氣,每種天氣都還有機率,然後機率最大的,就可以當未來的預測。現在科學所缺的,就是那些綿密的天氣紀錄。另一個層次的問題是,有了這些紀錄,就可以預測天氣嗎?如果天氣本質上是無法預測的,再多的紀錄也沒有用。在這裡《第一定律》進來了,在科學上,這種到底是『本質』上無法預測,還是『技術』上無法預測的問題還不清楚。科幻小說寫到天氣預測時,也會變得模稜兩可。即使是認為這是『技術』上不可行,但是『本質』上可以的科幻小說,也會在如何變成可行的那一段模糊帶過。因為在那個地方,科學上並不清楚,科幻小說自然也不知如何說明。

  另外一個例子是『時空旅行』,這是『本質』跟『技術』上都不清楚的事情。只是物理上將時間逆轉,似乎也沒有違反任何物理定律。時空旅行產生的問題,不在物理,而是在哲學上的『因果律』。像是Grandfather Paradox『祖父悖論』、Predestination Paradox都是因為『因果律』的問題,使得時空旅行變得很詭異,違反直覺。你回到過去把祖父殺了,你還會存在嗎?你因為某件事情,要到『過去』調查發生的原因,結果才發現原來是你自己造成那個事件。那麼你怎麼會不知道呢?所以有關『時空旅行』的科幻小說,會講出這些矛盾點,也多少違反了某些『因果論』,然而在『技術』層次上,絕對是寫不清楚的。因為在科學上,根本不曉得要怎樣進行時空旅行。像是《魔鬼終結者》、《時間迴旋》、《時空旅人之妻》等等。

  例子還有很多,例如『腦神經的控制』,說起來很簡單,腦神經是由電傳遞訊號,如果你發出電磁訊號,那應該就能控制他人想法,如果你能接受別人腦部微小的電磁訊號,你就能『讀心』。問題是,How? 因為在科學上,腦部是個大謎團,訊號怎麼解讀都還不清楚咧~~像是艾西莫夫的《機器人四部曲》裡面有會控制他人想法跟讀心術的機器人,到底他是怎麼俱有這樣的能力,作者只能訴諸意外。同樣是腦的問題,科學根本就不知道這些神經加起來,是如何產生意識的。當然,科幻小說裡有意識的機器人,只能用意外、偶然的機會,讓這機器人忽然有了自我意識。艾西莫夫的《機器人四部曲》也是。

  倒過來說:

  科幻小說裡可以寫清楚的,應該是科學上研究過的。

所以,在看科幻小説或電影時,如果看到模糊不清的情節時,你就可以知道那部份應該在科學上也不清楚。如果科學上已經知道得很清楚,科幻小說卻講不出所以然的,那就是作者的失誤了。

  接下來,我會用這個科幻小說第一定律,來看看哪些科幻小說是值得大家一看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