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11日 星期六

文字閱讀有助於想像力?

  有些人主張,太多的圖像會讓小孩子沒有想像力。希拉蕊在當第一夫人的時候就說過,你們看啊!講到白雪公主,全世界小孩畫出來的都一樣,這就是迪士尼的影響。

  不過,文字是線性的,一次只能看一個字。沒有圖像的文字敘述,的確讓人充滿想像。這也是每部《神雕俠侶》的小龍女總是有一堆人要跌破眼鏡,因為大家的想像都不一樣。問題來了,如果圖形會令人沒有想像力的話,所有給父母唸的童話故事,都應該只有文字,沒有圖畫。這樣才能讓人充滿想像。然而,事實上卻不是。要培養想像力的童書,充滿了圖畫。以文字為主的書,對象多半是大人。

 『 文字閱讀』會培養人有想像力,那也是圖像的想像力而已,也就是對文字敘述的事情,在腦袋裡編織出畫面。每個人編織出來的圖像,會有很大的差異,把這當作是『有想像力』。如果是這樣的話,相對地,『圖像閱讀』是不是會增進文字的敘述能力呢?

  給你一張圖,請你描述上面畫什麼。每個人講的順序、重點、忽略的地方都會不一樣。按照『有想像力』的標準,這應該『有文字敘述能力』。例如你跟朋友一起去看電影,回家講給另一個朋友聽,兩人講的可能會完全不一樣。重視人際關係的,可能會從人名、家族圖譜講起,接著用鳥瞰的方式,將情節交代一遍。重視懸疑的人,可能會先埋伏筆,有些情節故意隱藏不講,最後講出令人恍然大悟的結局。所以,看圖片、電視、電影,看完講給其他人聽,會幫助人回想、整理、以及敘事或說故事的能力。現今的職場,不是常常強調又具備說故事的能力嗎?

  所以,光看文字,看完之後講給別人聽,可能只會增進『背誦』能力,因為作者已經把最精煉的文字、最好的敘事順序用文字表現出來了,你怎麼可能說得比他好?如果你可以說得比作者好,那就不是什麼好文章了,至少文字不夠精煉。

(創立量子力學的物理大師Dirac是用自己寫的書當課本。聽說他上課時,就把課文逐字照唸。回答學生的問題時,會反問說,你是哪一部份不懂?喔!然後就把那一段課文再唸一遍。他的理由是說,我已經用最清楚、精確的文字來描述這些物理,不會有更好的描述方式了。聽不懂,我就只好再唸一遍。)

  所以,對那些極力讚揚文字而排斥圖像的言論,我是相當地不以為然。(不然而那些致力於繪本、教學影片、投影片的人,是在戕害『想像力』嗎?)

  不同的資訊界面,都有他擅長的一面,也有他的弱點。

  跟我講蕭邦的音樂有多好聽、跟我講阿爾勒的向日葵有多美、跟我講墾丁的陽光、跟我講仙人掌有多刺。。。。 除非你視力不良,無法欣賞美景;或是失去味覺、失去聽覺。有五官可以吸收資訊,為什麼只要視覺裡的文字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Momo如是說》-生命力

春天是眾花盛開的季節。上學的途中,有櫻花、樟樹、流蘇、苦楝。出門沒多久,就有幾棵龍眼樹也開花了。我說,你們看,那個龍眼樹現在開花,等到夏天就有龍眼吃了。這算很快的。那個芒果也很快,差不多現在開花,六月就結芒果了。各種生物,有他們的生命進程,速度不一樣。你們看那些獨角仙,在土裡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