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21日 星期三

『只是冰』嘛~~


  幾天前聊到『Justice』,台灣就翻成『正義』。
  在台灣,『正義』是個道德條目,我們要做這個做那個,才能符合正義。外文翻成中文最糟糕的缺點是我們對翻譯的名詞容易望文生義,以為 justice就是正跟義兩個字合起來的意思。要瞭解這個字義,我們還要去看一下,這個 justice的字形變化。例如最常見的just,有『剛剛好』的意思,像是 just fine。它的動詞形態 justify,這才是重點,你要怎樣做判斷、判準、證成(哲學翻得很謷口^_^)。




  台灣的教育,很少要大家做選擇。上什麼學校也沒得選,住哪裡,學區就在哪裡,學校就在那裡等你。連午餐也沒得選,一律就是營養午餐。穿什麼衣服,也是制服。髮禁雖然解除很久,你染髮、龐克,還是會受到師長的特別關照。

我們習慣的是『接受』,不是『選擇』。這是我們文化要進階成文明的缺陷。簡單,『接受』等於是『複製』前代,這是不會演化的系統,是一攤死水。沒有變化,不能進步。連『選擇』的機會都很少了。當然也不會justify,也不會有justice。這對我們能不能變成文明國家,是很關鍵的。


  

對個人而言,總是會遇到需要『選擇』的時候,如果你沒有一套價的判準體系,每次的選擇都根據不一樣的理由,很可能常常做出『非理性』的選擇,損害自己的利益,葬身自己的幸福。




  對社會而言,充滿了非理性的人,做一堆非理性的選擇。當然不是什麼好事。

所以啊!要在每次選擇的時候,而且要思考為什麼。然後記住,你的判準標準,可以一直沿用嗎?可以讓你得到幸福嗎?


PS. 在唸大學時,有看到有些學生的系服外套寫個 justice。一開始沒看清楚,還以寫個『果汁』 juice 做什麼?後來才知道他們是法律系的學生。不知道這寫法律人是自詡為正義的『裁判者』?還是把唸法律當成是追求高收入的跳板?還是攤開雙手說:『正義?不過就是冰罷了!』 Just ice !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Momo如是說》-生命力

春天是眾花盛開的季節。上學的途中,有櫻花、樟樹、流蘇、苦楝。出門沒多久,就有幾棵龍眼樹也開花了。我說,你們看,那個龍眼樹現在開花,等到夏天就有龍眼吃了。這算很快的。那個芒果也很快,差不多現在開花,六月就結芒果了。各種生物,有他們的生命進程,速度不一樣。你們看那些獨角仙,在土裡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