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19日 星期一

女人是推動世界的力量——天公、地公、母舅公

  通常結婚請客的時候,最前面會有一個十人或十二人坐的主桌。扣掉結婚人、主婚人,剩下的六席會找誰來坐?舅舅,沒錯。舅舅會坐大位。所以,民間有句話是說:『天公、地公、母舅公』。在這句話裡,舅舅的地位崇高,僅次於天與地,算是人間最高位置,至少在婚宴的時候是如此。

為什麼結婚的場合,會找舅舅來坐大位呢?

  從漢人的父系社會傳統來看,男生地位比較高、強調宗族姓氏。這樣看來,最大的應該是大伯,他是整個家族的宗族長。可是,婚宴的時候,卻找一個連姓氏都不一樣的『舅舅』,這很奇怪。媽媽在家裡,都只是個『X氏』,沒什麼地位,怎麼會去找她『後頭厝』的兄弟呢?

  這裡其實很諷刺,最愛寫『族譜』(不是『祖譜』)的漢人社會,譜上的媽媽們,大多只有姓,最多給個全名,她的娘家在哪裡,根本不會寫進去。結果,要結婚了,要增加新一代族譜了,還要去把不會寫入族譜的舅舅找來。這不是很奇怪嗎?在怎麼排,也輪不到那個異姓的舅舅啊!

  如果從母系社會來看,那更輪不到舅舅出馬。最大、最有權威的是大阿姨,地位就相當於父系社會的大伯一樣。

  為什麼是舅舅呢?

  第一種解釋,就是母系社會遇到父系社會的妥協。想像一下,父系社會的兒子要跟母系社會的女兒結婚。雙方要派出宗族長出來商討結婚的種種過程、禮儀等等繁複的事情。父系社會的大伯遇到母系社會的大姨。大伯會說:『請派一個男人,這種事,要男人們討論才算數』。大姨可能就火了,家族裡面就我說了算,『派阿伯沒有,叫我弟弟跟著來總可以吧!那你們那邊也要換人,派個有地位的女人吧!』大伯就想說,啊弟媳的姊妹,不知道嫁到哪裡去了,我怎麼找啊!倒是弟媳娘家的兄弟找得到。於是,最後協調的結果,能滿足男人又是母系的,就是舅舅啦!

  我個人是不喜歡這種解釋。

  我比較偏好自然的解釋。

  結婚在生物意義上,就是男女結合,準備有下一代。要生育下一代,講的是血緣關係。能替新人雙方代言的父執輩(就是爸爸、伯伯、叔叔、舅舅、表叔、表舅、姨丈、姑丈等等),後面四個關係有點遠,就不要說了。前三者,有哪一個確認跟新人有血緣關係?

  在那個沒有驗DNA的時代,能確認血緣的,是靠媽媽的肚子。這一點,現在也差不多。醫院婦產科接生出來的嬰兒要掛手環腳環,上面寫著出生時間,還有XXX之女,那個XXX是媽媽的名字,不是爸爸的名字。法律上也是如此,如果媽媽懷孕的期間,身分證上是單身的,生父還需要靠認養,才能當爸爸。(奉勸各位大男人啊!你們的父親的地位,其實是建立在配偶的善意之上啊!)

  爸爸的地位,需要靠維持婚姻狀態來保證。更何況是爸爸的兄弟,那些當叔叔伯伯的,更不用說了,排都排不上咧!

  但是,有一種男人,靠著那個『XXX手環』,就可以宣稱『我是那個小嬰兒的血親』。就是跟媽媽從同一個『阿嬤肚子』生出來的舅舅。他們兄妹(或姊弟)之間的血緣,可以透過『阿嬤的肚子』來確認。(當然,這裡沒有荒誕不經充滿權謀中國風的《貍貓換太子》,也沒有黑心醫院偷換嬰兒)

  看吧!確定有血緣關係的父執輩親屬,就只有舅舅而已。因此,在講血緣的婚姻場合,舅舅——就要坐大位。雖然他分不到結婚兩家的財產,也管不到聯姻兩家的家務事,但是,在這種講血緣的場合,他就要被抬出來,坐在最受尊敬的位置。

  舅舅坐大位這件事,其實是父系社會在講血緣的場合,不得已之舉。想像一下那個大伯,甚至是還掌權的爺爺,他是多麼勉為其難地去找平常敬而遠之的弟媳(或媳婦)之娘家,還要人家的家族長,就是那個舅舅,過來這邊幫自己的姪子(或孫子)主持婚宴。

  這隱藏著什麼祕密?

  這告訴我們,會生小孩的是女人。家族的男人在婚姻場合上的無力,只好去找另一家族的男人來幫忙。這是男人們的密謀,用那種沒有道理的俗話『天公、地公、母舅公』,企圖聯手壓制女人,不讓媽媽、阿姨發表意見。

  還有呢?

  我說女人啊!在講血緣的場合,妳們有絕對的主場優勢,請善用這項優勢!女人是推動世界的力量,也是延續人類生命的泉源。

  讓我引《奈津之藏》裡面尾瀨朗藉著奈津之口引用平塚雷鳥於一九一一年九月發表《元始女性是太陽》的幾句話:

  元始之初,女人是太陽。

 以前是,現在也是!






(PS. 親愛的讀者,你們為什麼最近才來看這篇呢?可以留個言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Momo如是說》-生命力

春天是眾花盛開的季節。上學的途中,有櫻花、樟樹、流蘇、苦楝。出門沒多久,就有幾棵龍眼樹也開花了。我說,你們看,那個龍眼樹現在開花,等到夏天就有龍眼吃了。這算很快的。那個芒果也很快,差不多現在開花,六月就結芒果了。各種生物,有他們的生命進程,速度不一樣。你們看那些獨角仙,在土裡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