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9日 星期日

課堂上的孔恩


九零年代的大學時,物理系的學生在必修『中國通史』之後,還要必修『中國近代史』。在修過的科學類課程,不管是物理、化學、生物化學,通通沒提過孔恩這個人,也沒提過什麼典範不典範的。講最多的,反倒是『中國近代史』,那時的教授,幾乎是把『奇理斯瑪』當成發語詞,把『孔恩』掛嘴邊,每堂課都在『典範的轉移』。

那時候,就看到有些同學買了那本《科學革命的結構》,我也差一點跟著買。為什麼說差一點呢?

因為教授老是拿孔恩的『典範轉移』說,民主也需要『奇理斯瑪』,要有相當的『權威』,才能從專制進入民主。她用這個理由,來說明辛亥革命之後,中國為什麼沒有進入民主時代,因為缺少可以學習的『典範』。也要替國民黨化個妝,要說中華民國在台灣四十年了,民主進展才這麼一點點。完全沒有提到國民政府自身的缺失,也沒提到中國文化的根本問題。

『典範』被她這樣亂用,還動不動就提什麼量子力學的革命,完全無視一起修課的心理系同學。好歹也要舉一些心理學發展的例子,來講什麼是『典範』。

幾個物理系的同學,對於歷史教授把量子力學拿來這樣亂套,實在搖頭不予認同。但是,環視其他一起修課的心理系同學,眼裡竟然散出崇拜之情。不禁開始懷疑,難道是自視甚高、孤芳自賞過頭了嗎?

於是,同學們又回去重讀有關量子力學的發展史。然後很肯定的說:所謂學生的好運,是遇到了對的老師。那一年,他們運氣並不好。

孔恩誕辰紀念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Momo如是說》-生命力

春天是眾花盛開的季節。上學的途中,有櫻花、樟樹、流蘇、苦楝。出門沒多久,就有幾棵龍眼樹也開花了。我說,你們看,那個龍眼樹現在開花,等到夏天就有龍眼吃了。這算很快的。那個芒果也很快,差不多現在開花,六月就結芒果了。各種生物,有他們的生命進程,速度不一樣。你們看那些獨角仙,在土裡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