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4日 星期五

歹竹如是說之 III

  上一代的遺傳『缺陷』是為了造就更『多樣』的下一代,以提高後代對未來的適應能力。這樣的例子,除了我假設的『色弱』之外,比較有名的例子,是曾經在美國引起種族爭議的『鐮刀型貧血症』。這是一個顯隱性的遺傳現象(我不要把這叫做『缺陷』或『疾病』)。一般人身上掌控紅血球的基因是AA,帶著這樣的基因組合,就會有圓圓飽滿中間有點凹陷的紅血球,這樣的紅血球可以攜帶氧氣,不會貧血。但是,有一些人帶著兩個aa基因,就會長出攜帶氧氣能力很差的紅血球,容易貧血,生存不容易。因此,在一般時候,這種造成貧血的a基因會漸漸被演化淘汰掉,帶著a基因的人也很少。但是,在非洲的某些地區,攜帶這樣的a基因卻大有人在。原因是帶著中間型Aa的人,平常跟AA的人一樣,紅血球有正常的形狀,但是在氧氣不足的情況之下,紅血球會變成歪歪的鐮刀狀,然後攜帶氧的能力變差,造成貧血,這也是『鐮刀型貧血症』名稱的由來。所以帶著Aa基因的人,在高山上生活會有嚴重的問題。那非洲那些地區的人,為什麼會有很多攜帶Aa的人呢?

線索有兩個:古典的《伊索寓言》還有童話故事裡的《愛麗絲夢遊仙境》。

  伊索寓言裡有個有關朋友的故事,話說兩個朋友在山上行走時,遇到了熊,甲就準備丟下行李,穿好鞋子準備逃跑。乙就說了『你跑得再快也跑不過熊啊!』甲就用嚴肅的表情看著乙說:『我不是要跑贏熊,我只要跑贏你。』當然,原來的故事一個躺在地上裝死,一個爬到樹上躲起來,熊聞一聞就走了,後來兩個朋友也斷絕來往。這故事是要告訴我們友情友多可貴(脆弱?)。但是故事指出了演化中很重要的一點,你要看清楚競爭的對手是誰。斑馬要躲過獅子的追擊,跑得過獅子當然很好,但是只要跑贏其他同伴,就能逃過一劫,因為獅子家裡沒有冰箱,也不會做皮毛貿易,牠們一次只抓夠吃的數量。斑馬的量比獅子多很多,被獅子吃掉的畢竟是少數。沒被吃掉的斑馬,都幸福喜樂,安享天年嗎?造成斑馬求生演化的推力,不是只有獅子或獵豹等狩獵者而已。

  這時候,童話故事要來幫忙了。《愛麗絲夢遊仙境》裡的愛麗絲跑到了撲克牌王國,她看到所有撲克牌都在向前跑的時候,頗為訝異。於是她問了紅心皇后,皇后悠悠地說了這樣的話『在我們的國度裡,跑步只是為了留在原地』。這是演化論的見解《紅心皇后》理論。生物為了生存要努力增加適應力,你的敵人也是,最後可能只是回到原點而已。

  在演化的路上,斑馬努力向前跑,可是競爭的對象主要不是狩獵者,而是身上的寄生物,包括病毒、細菌、黴菌、寄生蟲等等,死於這些的才多著。動物身上發展免疫系統,對付這些看不見但是隨時會侵入身體的微生物。所以說,敵人在看不到的地方!(不是本能寺喔~)

  那麼,這些攜帶Aa的人,要對抗的敵人在哪裡?在非洲這些地區肆虐的『瘧原蟲』。你挑食,豬肉要吃脂肪均勻如冬晨結地之『霜降』。瘧原蟲也要挑又圓又美的AA紅血球,所以Aaaa就躲過瘧原蟲的攻擊。可是aa又會惡性貧血。所以Aa就在瘧疾肆虐的地區,成了最是應環境的組合了。可是,Aa的男女,躲過瘧疾,長到適婚的年齡,終成眷屬。他們的子女有一半的機會是跟爸爸媽媽一樣的Aa,有另外四分之一的機會是飽受瘧疾侵害的AA,也有四分之一的機會是惡性貧血的aa。那個被蚊子叮後忽冷忽熱的AA哥哥,也許不能瞭解,為什麼他要受這些痛苦。那個常常暈倒的aa弟弟,也不知為什麼這樣。


  自然殘酷,但不是沒有道理。


  在瘧疾肆虐的地區,需要a來對抗瘧原蟲,也需要A來維持紅血球的攜氧能力。Aa是最佳組合,可是在演化的壓力之下,貧血的aa跟怕瘧疾的AA還是每一代都有機會出現。因為最佳組合是中間型啊!


  那些造成『缺陷』的遺傳基因,也許在某個時空是很好的基因。像是吃糖就變脂肪的胖胖基因,在飢荒時,是最棒的能源儲存基因。有些也許是為了下一代,像我講的『色弱』基因。有些可能是像帶來貧血的a,是為了在某個時空對抗疾病的基因。在科技的進步之下,基因所造成的不便,也許都能慢慢改善。或許在未來的時候,人類能夠超越演化的限制,讓這些基因都能並存下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