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18日 星期六

路西法的誘惑

提出人智學的史代納博士,有一段很特別的宇宙演化進程,與基督教的上帝創造世界有些差別,也融入東方的輪迴觀。這是我在人智醫學營聽到的。

大意是這樣的:在他的宇宙創生的第一階段『古土星』時期,智天使跟熾天使努力並接受座天使 (Throne Angel) 的服務,他們三階層的天使努力創造了『溫暖』。到了宇宙創生的第二階段,他們要求座天使不要再替他們服務,然後座天使收回力量,開始服務他自己。後來,座天使就成了路西法 (Lucifer) 。

聽到這裡,Lucifer就是那個所謂的墮落天使。Lucifer不是光明的意思嗎?怎麼跟地獄扯上關係呢?

Janice老師說,沒錯。Lucifer是光明的意思,不過,那個光跟太陽那種金光不一樣,Lucifer是屬於輕盈的光。因為Lucifer他完全屏棄物質的享樂,專注追求歡感官的享受,對於沈重的物質層次不屑一顧,像光一樣輕盈飄渺。跟Lucifer相對的是黑暗天使Ahriman,他就重視物質的享受,兩種都會誘惑人類。

聽了之後,我想。對啊!我們人類的心智這麼容易受誘惑,不是沈迷物質,就是沈迷感官,或是兩個兼有。那怎麼克服這光明與黑暗的誘惑呢?

晚上,跟前輩同學們討論天堂地獄的事情。史代納的說法,是人死之後,你生前所做的種種,對別人做的事情,會原封不動以倒敘的方式,回饋在自己身上。如何做,就如何受。學長說,你看,把傷害別人的痛苦會反彈到自己的身上。如果把這些排列起來,不就是我們所謂的十殿閻羅的地獄審判嗎?對別人的好與友善,也會回饋到自身,如果把這些也排在一起,這不就是天堂的愛與喜樂嗎?

那晚,我一直在想弱小的人類,如何克服Lucifer 與 Ahriman的誘惑呢?好難喔!

隔天的早上,我忽然想到。既然Lucifer是收回力量服務自己的座天使所變成的,也許我們能做的是逆轉這個過程,就是不要收回力量只服務自己。或許這樣,就能避免Lucifer的誘惑。早餐的時候,剛好坐在Janice老師旁邊,她先問我是做什麼的,我說是學物理教物理。她接著說,那我昨天講的宇宙演化史,你聽了認為怎樣?我說,這都是有可能的,畢竟科學對於宇宙創生的一切,也是推論而來的。

接著我跟她講關於路西法的想法,去服務別人,也許就能抵抗Lucifer的誘惑。他聽了聽回答說:That's beautiful. (我忘了問他是說這個想的過程,還是這個答案 beautiful?)

我想寫下這些有關Lucifer以及服務他人的想法,可是一直沒寫出來。大概是在等什麼未到的機緣吧!

今天在跟女科技人們講到『永續』。我說:

『永續的生活,如同對環境不可以耗盡資源、對人也不要榨取身心勞力,對自己也要好好珍惜。能愛自己的人,應該也會善待別人、寵物、環境。

自己是拼命三郎,可以犧牲一切成就某件事。那對於環境,是不是也可以犧牲一切,去成就某件大事,例如所謂經濟發展、所謂放生功德呢?
。。。。。這是《愛情的環保理論》』


然後,我想到前面講的路西法與服務他人的想法。應該補充這段,服務別人固然可能擺脫路西法那種感官的誘惑,可是一味地服務他人而忘了自己也是人,那並不是基於無條件的愛為出發點。這樣的行為,是很難永續的。自己像那個拼命開發的資源一樣,一下子就枯竭了。

我的心智很弱小,只能以愛為出發點,服務自己也服務別人,慢慢地走向彩虹之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後記:

2016年參加IPMT的護理組,從早上的哥德式觀察、文本導讀到下午的主課程,都跟著Janice老師。她大約是五十幾歲,美國人,是唯一一位非德國系的老師。每年冬天夏天都會來台灣幾週,來幫忙華德福社群上課。

她教的熱敷什麼的,大概知道一些,細節全都忘光。不過,她講人智學的演化第一階段,我倒是記得很清楚。特別是座天使收回力量之後變成了路西法,以及後來我想到的如何看待路西法的誘惑。


2017年要結業的時候,剛好她有空,我就跑去跟她講那個光明天使的啟發,以及後來用這來判別事件是不是出於服務的本質。她聽了之後說:I am so touched. (然後 have a hug.)

是啊!那是去年的主要收穫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