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0日 星期六

記憶的愛情理論

記憶是中性的。

把記憶力好的人,說成是『很會記恨』,那是被記得的人說的。

換句話說,記憶力好的人,是如影片般,忠實地回述所有細節。但是,大部份的人的記憶強度跟情緒有關,快樂、悲傷、生氣、恐懼等等有關的事情,會在記憶庫裡放大。那些情緒沒什麼起伏的事件,就在記憶庫裡慢慢縮小,變成所謂的細節。

但是,在回述裡出現的人物,他們如果是用情緒在記憶的,會對於記憶裡好的人,那種如影片的回述感到震驚:怎麼你記得的跟我記得的差這麼多?

一個有情緒的加權縮放,一個如監視器般的平鋪直敘,這之間的差異,就會被前者說成是:記恨。

為什麼是記恨,而不是記住我的好?
最簡單的答案是:我們想讓別人知道的好,其實只佔全部表現的一小部分而已,當誠實紀錄器播放出全部影片時,就演出那不想讓人知道的大部份了。

相對地,如果記憶力好了人,回述起某件事的某間只有他記得的細節。而這細節,是你那時候想要表現出的好(卻沒人知道),你這時候就會感到好感動。你就會說,他(她)總是會注意到我的好。我的好,只有他知道。於是,很快地墜入情網,覺得他是天地間唯一的知音,甚至是時間長流裡,唯一的知己。但是,BUT。。。。

如果他也是這樣回憶別人,那接下來,你就會說他很花心、多情。

他只是記憶力好,你注意到你喜歡的,他就是你的知己。你注意到你不喜歡的,他就是很會記恨。說來說去,是你自作多情。

找三種認識你一段時間的人:1. 家人、2. 普通朋友、3. 親近的朋友(男女朋友、老公老婆、仰慕的人)。你自己先寫下五件與他們的共同回憶,並且記下時間,還有記憶裡最重要的事情。然後,同樣的問題,請他們回憶。

然後,你就會發現這之間的差異。

這像是鏡子裡的你,總是深情款款地用最美的角度看著你。但是照片裡,卻常常有些你很想刪除的畫面。別人怎麼看我們,跟我們怎麼想自己,這差很多喔~~這三個作業下來,也許答案很傷感,人家都不記得我做了什麼;也許會很感動,原來他記得這麼細。

最重要的是,你怎麼解讀這之間的差異。有些人看到一點,就會說:他記得這些就夠了、你看!我就知道他記得、、如果是這樣的話,你有快樂的天性,你屬於『黑白講湖效應』(Lake Wobegon effect) 的多數人。如果總是:唉~~他什麼都沒想起來、這些都沒看到重點、、、那也不錯,你是個可以保持客觀冷靜的人,可以直擊事情的真相。

我們對於記憶的深淺,來自於情緒,對於記憶的解讀,也來自於情緒。情緒,讓人入迷,也讓人失去客觀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Momo如是說》-生命力

春天是眾花盛開的季節。上學的途中,有櫻花、樟樹、流蘇、苦楝。出門沒多久,就有幾棵龍眼樹也開花了。我說,你們看,那個龍眼樹現在開花,等到夏天就有龍眼吃了。這算很快的。那個芒果也很快,差不多現在開花,六月就結芒果了。各種生物,有他們的生命進程,速度不一樣。你們看那些獨角仙,在土裡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