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0日 星期一

朝三暮四


如同運氣一樣,生命課題也會顯現三次。

《莊子》最近來找我。


先是上課的時候,提到選擇的難題,引用了《莊子》裡的有用的鵝與無用的樗。接著貼了某個年輕教授的死訊,同學的說法,讓我對這有用無用有了『要順應本性』的新解。

今天,想到朝三暮四。

打聽到游泳池五點就開放。本來想先去游泳,然後早餐,再回來整理家裡。後來還是先整理家裡,快中午才出門。

游泳的好處是,一旦你掌握了呼吸的節奏,那些動作就可以自動化,然後就有時間思考。(Steiner所謂的『釋放以太的力量』)我想到,先游泳再整理,與先整理再游泳,不就是朝三暮四與朝四暮三嗎?

這裏的差別,就只有猴子反應激烈。就人類的觀點,兩者應該是一樣的。莊子就是在諷刺這一點。可是,人類常常把『時間順序』當成了『因果關係』。於是,後者變成了前者的果,前者變成後者的音。先整理再游泳,游泳成了獎勵。先游泳再整理,整理變成了懲罰。這是大人帶小孩時的『小技巧』,老師鼓勵學生的『小撇步』。老闆後發薪水,也是這個道理。

然而,運用這樣的小技巧,不就是把人當猴子嗎?

沒錯。莊子以前就已經告訴我們,要把人當人,不要當猴子耍。還要時時小心,不要因為朝四暮三改成朝三暮四,就歡天喜地,要把自己也當人啊!




寫於2015年10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Momo如是說》-生命力

春天是眾花盛開的季節。上學的途中,有櫻花、樟樹、流蘇、苦楝。出門沒多久,就有幾棵龍眼樹也開花了。我說,你們看,那個龍眼樹現在開花,等到夏天就有龍眼吃了。這算很快的。那個芒果也很快,差不多現在開花,六月就結芒果了。各種生物,有他們的生命進程,速度不一樣。你們看那些獨角仙,在土裡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