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8日 星期日

焦躁的文化

什麼時候開始,焦躁成為台灣的普遍現象,甚至是主流價值?
我們一直趕,一直想要『今天種花,明天開花』。我們常常一刻也不能等,一但慢了,就落後、就再也追不回來了。

什麼時候,把這意念灌到腦裡,變成習慣?

前年買了兩盆九重葛,一盆粉紅綠,一盆粉紅紫。剛來的時候,枝葉茂盛、花朵盛開。到了去年的冬天,花謝了、落葉了,末端樹枝乾枯,大概剩下十片葉子的光景。盆裡剩下一片空地,於是我把過期的蛋白營養粉,倒了進去,翻攪一番,想說當成肥料。事實上,肥料應該要另外發酵做堆肥才對。

有一次,到飛鳳山的勸善堂,看人家修剪九重葛,媽媽問了人家怎麼種,那人就給了四枝剪下來的樹枝,說是回去插著就可以長出新的。於是,那片空地,除了自製施肥之外,每盆各插兩枝。

初春的二月,我看了看那插進去的樹枝,沒有發芽的樣子,於是就拔了出來,底下也沒有長根的現象。於是就放倒在盆裡。原來的九重葛,繼續乾枯,葉子也幾乎掉光。

三月的時候,氣溫回暖了。九重葛稍微有冒出葉子,還好,沒有死掉。我只能繼續澆水。

四月,天氣真的比較溫暖了。九重葛冒出許多葉子,還長出新枝,整個開始朝氣蓬勃,葉子還大的像手掌一樣,可是都沒有開花。我問了農夫朋友,農夫轉述園藝友人的話,『應該是氮肥過多,才會只長葉子,不開花。』

那要怎麼解?


農夫朋友沒有回答。

新枝長得很多,重得快壓到地上,於是我將先前放倒的移植樹枝,又插了回去,當成支撐架。

五月,開始冒出花了。到了六月,就一片繁花盛開的樣子。我還發現,重插回去的移植樹枝,有一株也冒出葉子。


植物的成長,需要耐心等待。有施肥、澆水,也要等到氣溫回暖,才會冒出新葉。要開花,也不能急,只能繼續澆水,耐心等待。我可憐的移植樹枝,要是繼續等,也許全部都能活過來。

教小孩,不也是這樣子嗎?生活習慣要改,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更何況是觀念的養成。如果是要改變習慣,是不是也要花更多的時間?


我們養分俱足,持續澆水,也要等春天要結束之際,才看到一點點成果。學校的事,老師跟家長們持續以愛心澆水,新習慣的養成,是需要時間的。可惜,很多人是沒耐心的。一天沒看到效果就跳腳了,更何況還要等幾年的事情?

至於解藥,還要思考與練習。可以確定的是,不是『利他能』那種急就章,那是用焦躁治焦躁,請鬼領藥單啊!
延伸閱讀:焦躁的文化,為什麼?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Momo如是說》-生命力

春天是眾花盛開的季節。上學的途中,有櫻花、樟樹、流蘇、苦楝。出門沒多久,就有幾棵龍眼樹也開花了。我說,你們看,那個龍眼樹現在開花,等到夏天就有龍眼吃了。這算很快的。那個芒果也很快,差不多現在開花,六月就結芒果了。各種生物,有他們的生命進程,速度不一樣。你們看那些獨角仙,在土裡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