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31日 星期日

紗布巾與蘭花草

洗澡的時後,會拿紗布巾給小朋友擦臉,有時候小朋友也會跟我要紗布巾。通常,去拿紗布巾會有一小段時間空檔。這時候,我就搜尋記憶裡最接近『紗布巾』歌詞的一小段《蘭花草》。

短歌是這樣唱的:

朝朝紗布巾,夜夜不相忘。


唱久了,小朋友就開始問,這原來是怎麼唱的啊?(用隨便的膝蓋想,也知道老爸一定是亂唱的。)



於是,我就從頭唱起。


我從山中來,帶著蘭花草。

種在校園中,希望花開早。

一日看三回,看得花失落。

蘭花卻依然,苞也無一個。

轉眼秋天到,移蘭入暖房。

朝朝紗布巾,夜夜不相忘。




咦!?還是『紗布巾』啊!原來不可能是紗布巾啊!

於是問了google大神。沒看就算了,一看!哇!這是胡適的詩譜曲而成的。胡適耶!那個引領五四德賽先生的風雲人物,那個家長會長不願卸任的南港某小學,還有那個台東老子不老子的鐵花村之子耶~~

跟古代詩人詞人一樣,學術上呼風喚雨,政治上慷慨直言,軍事上運籌帷幄。寫起詩詞。。。嗯,扭扭捏捏,溫柔婉約。你看那個范仲淹,寫下『先天下之憂而憂』,可是也寫下『山映斜陽天接水,芳草無情,更在斜陽外。』讀到這裡,難道沒想過,這是寫給誰看的啊?




你看那個歐陽修,媽媽用竹子在地上教他寫字,長大後他主編《資治通鑑》氣勢磅礡的編年史,要做為君王治國之鏡。可是他的詩詞呢?隨便看也寫出『寸寸柔腸,盈盈粉淚,樓高莫近危欄倚。。』這又是思念哪位啊?

文人當然有柔情的一面。於是,我查了胡適的《蘭花草》:


我從山中來 帶著蘭花草

種在小園中 希望花開早

一日看三回 看得花時過

蘭草卻依然 苞也無一個

眼見秋天到 移蘭入暖房

朝朝頻顧惜 夜夜不相忘

期待春花開 能將宿願償

滿庭花簇簇 開得許多香


喔~~不是『紗布巾』是『頻顧惜』,在白話詩開始時,留下這麼文言文的痕跡。在仔細一讀,這不是什麼惜花憐草的纏綿悱惻,這是講適性教養啊!


蘭花草叢山中移小花園,不會開。


移到暖房,也不會開。


最後呢?



只好用想想的『期待明春百花開』。寫到這裡,胡適停筆了。花不會開的!



因為長在森林裡的蘭花草,隨隨便便移到花園裡,再怎麼看來看去,能活下來都已經阿彌陀佛,更不用期待開花了。要懂得蘭花草的本性,才能好好地對待。就跟對小孩子一樣,你要瞭解他們,在這之前當然要先瞭解你自己。

聽說胡適國小的小孩,校歌之外,就是會唱《蘭花草》。我說校長老師啊!你們難道沒有聽出來,這首歌詞是很晦暗、也很沒希望的嗎?最後花沒開。而且蘭花草到底有沒有種活?《海賊王》裡的抽煙動作,你們就緊張兮兮。這移植失敗不開花的蘭花草呢?你們心臟還好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