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7日 星期四

語言的時空觀

思想化成語言,嘴巴怎麼講,代表腦袋怎麼想。反過來說,語言也會影響思考習慣,話說久了,就變成習慣語,也變成習慣的思考模式。我們把空間的前後,跟時間的順序,混在一起用了。語言看不到未來,思想是否也這樣?‘

如果把人生當成是一班開往未來的列車,我們是車上的乘客。我們的座位是朝向車頭,還是朝向車尾?(時光機器的想像

說要看向未來、前瞻未來。可惜,我們使用的語言不是這樣。我們的座位是朝向車尾,我們背對車頭,在我們眼前的不是『未來』,而是『過去』。

過去的事情怎麼說?

『以前』有個偉人。。。。
『從前』有位公主。。。。

過去的人,我們說『前輩』、『前人』。

在我們『眼前』陳列的,盡是過去的事,過去的人。我們前瞻何處?過去啊!

未來的事情怎麼說?

『以後』,我要奮發圖強。。。
從今『以後』,我要戒掉壞習慣。。。。

在這樣的語言表達裡,我們是用什麼向著未來?
我們用『背後』,我們用『屁股』。我們面向過去,未來在我們的後面。

眼前所見的,都是過去的事情。
我們使用的語言,沒有前瞻性,看不到未來。

思想化成語言。在我們的思想裡,是不是也背對『未來』?

哲學家朋友說得好:在中國文化裡,不用看未來,只要看著祖先就好,祖先會幫我們指引方向。

這樣的文化怎麼演進呢?而且語彙裡就崇古賤今,例如古代,比古代還早的叫『上古』,『上』就是位階比較高的字眼。

學歷史,看過去的事情,就意義上來說,是要能記取過去的歷史教訓,從中『啓發』我們處理未來事件的態度。但是,如果只是從歷史裡學習,凡是以古人為依據,這樣就夠了嗎?當然是不夠的,古人再怎麼神聖,也不是活在現代,這是根本上的差異啊!拿古人的方式當樣板,固然有用,可是也要注意到他們『不是現代人』的基本差異,時空人物通通不一樣了。所以前面我用『啓發』,而不是學習,更不是摹仿。

那怎麼辦呢?

也許羅馬神話裡的神祇Janus可以當參考。他有兩個面。一面朝過去,一面朝未來。意思是說,我們看著過去的事情,不要忘記,但是也要看著未來,前瞻未來。

《宗像教授》裡的時間之神也可以借鏡:時間之神沒有正面,只有背面,因為祂總是跑再最前頭。)

接著,我盡量少用『以後』『從前』的字眼。我會說,未來再過十年;我會說,在過去十年的時候。我要在語彙裡區隔『時間順序』和『空間前後』。

所以,我開始講『未來』的故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